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专题 >> 正文区

蝈蝈葫芦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3-09-05 15:01:03  来源:北京晚报  

  说说冬天养虫儿、玩虫儿。

  一入冬儿,玩虫儿的主儿就绕世界打听哪家的虫儿“份”出来了,打听谁家的虫儿蜕了第几层皮,谁家的虫儿个头大,膀宽颈长。打听出了哪家的虫儿“够叫”,证明这家份虫儿的“火”(温度)掌握得好,铁定虫儿叫得也好。

  我打小有幸和南城寇家的闺女曾是同学。那会儿,她家住在南城的四平园,那是一个说不上来是大杂院,还是“破大寺”的场院里。这个女同学很能吃苦,当时才上小学几年级,她就过早的操持家务,掌握着全家那可怜的毛毛分分的生活费用,过早的承担了抱着大缸盆和面,蒸两屉窝窝头的活计,买菜洗衣,无活不干。我那时还小,也就将将记得她家几间大北房里搭了一溜的砖炕,靠炕东头的地方挖了一个半人深的灶坑,灶门的四周一层层摆满了盆盆罐罐。后来想起来,这京城有名的寇家为了传承这老北京的玩艺,有多么不容易!

  京城里有了像宣南寇家这些“份”虫儿的名家儿,才有了后来许许多多平民百姓争相品玩的乐儿。这乐儿里,苦不阴儿的来由只有“份”虫儿人自个儿知道。

  其实,平常百姓人家玩儿虫儿没有那么多的讲儿,有讲儿的人玩,没讲儿的人也玩,要是非得定死规矩儿,那就没有意思了。

  很多年,没有人揪细儿(细致)玩虫儿。虫儿,有许多种,蝈蝈、蛐蛐、油葫芦、金钟儿、咋嘴儿、大黄铃、小铃子,数蝈蝈、油葫芦好养。

  先说说,京城里的老爷子们闲得慌,闷得慌了,凑在一块聊闲篇儿、逗闷子,说起了养虫儿。一位说:“儿子孝顺,可世界淘换来五六个蝈蝈,乐是乐了,没地方搁。”大家一听,这哪是没地方搁呀!这是老爷子显摆,撇呢!老爷子接着来:“我这小子真没日子花钱了,如今,这蝈蝈有多贵,您啍知道,五六个五六个的招呼,这哪是孝敬我,纯属是拿大把钞票砸我,我心疼呀!”那一位说了:“哪是哪呀!这是您的造化,谁家能有这么出手大方,一买就是好几个的儿子呀!这至少也得三百块吧!”这位不乐意了:“哪?哪呀!三百块给您,我那儿子是不敢对我说,我估摸着,四百块钱也不饶!”“得,得了吧您,您又吹呢!”“您不信不是,儿子说了,您别心疼那两钱儿,钞票能给您叫儿?能给您乐儿?”旁边的老几位听着悬乎,不想扫这位老爷子的兴儿,咳嗽几声,甩手走了。您瞧瞧,养蝈蝈、玩蝈蝈,老哥们还闹心里劲儿了!这位老爷子闹了个没趣儿,忙着给蝈蝈找住的家什儿去了!平房院里,养个虫,什么家什儿都能用上,老爷子风风火火的回家,翻箱倒柜的找,说什么也找不着当年玩蝈蝈时收起来的葫芦罐。老太太一旁瞅着心疼,帮忙翻天覆地的跟着折腾,老太太找着找着,一拍大腿,想起来了,头年往楼房搬的时候,让大闺女早给撇了。虽说紧抢慢夺的留下一个,头些日子,老太太得了个大孙子,看着葫芦罐好玩儿,给当尿罐了,老太太这会子可不敢说。老太太琢磨出一个法子,拿出两个吃完了的黄桃罐头甁,虽说没见谁使过,总比没地方搁强。

  嘿!这养蝈蝈还有了创意了!有几个玩虫儿的主儿,尤其是玩名蝈蝈、玩名葫芦的主儿听说过,用罐头甁玩蝈蝈、养蝈蝈?要是他们看到后来这家老爷子放在暖气上一排的罐头甁和蝈蝈的震耳欲聋的叫,不把鼻子气歪了,才怪呢!您猜怎么着,这老爷子玩出邪的了,用2.5升的两个大可乐甁,把甁口去了,对头一插,打几个通气的眼儿,放点湿乎土,擦得几乎透明的塑料甁有看头了,看呢,翠绿,精神十足,黑绿带点紫的蝈蝈慢慢的踱着步,双须轻轻的摆动,悠闲的振膀,听吧,可屋子没别的声儿,就听蝈蝈叫了!

  话说回来,光是土玩可不行,老辈传下来的家活什儿,不能弄没喽!这玩蝈蝈的讲儿可大着呢!养虫儿用的葫芦是葫芦瓠子做成的。

  蝈蝈葫芦、油葫芦葫芦、蛐蛐葫芦、金钟葫芦、咋嘴葫芦都有不同的模样,不同的大小,不同的装饰,不同的养法,跟您说吧,里面的讲儿忒多了。

第[1][2]

  编辑:文轩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