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首页 >> 信息区

【千龙文化·早茶】饮食文化的票友

http://www.beijingww.com/  时间:2013-08-26 15:02:53  来源:千龙文化  

  古有文人李渔、袁枚等执笔游刃在饮食文化之间,现当代有此嗜好的也不在少数。他们的本行是作家,又对饮食情有独钟,用独到的文字将知识与趣味结合,把美食与文字化成一种境界,由环境、气氛和心境融合成的饮食情趣和品位。

  

  汪曾祺笔下谈吃>>>

  汪曾祺谈“吃”之俗趣,也谈一方水土、一方风俗。在汪曾祺笔下,食物有地域性格。如《胡同文化》一文中,汪曾祺写道:“北京人易于满足,他们对物质生活要求并不高,有窝头吃就知足了。大腌萝卜就不错。小酱萝卜,那还有什么说的。臭豆腐滴几滴香油,可以待姑奶奶了。虾皮熬白菜来了,嘿!”真是妙,把老北京的家常小吃写绝了!

  

  在舌尖上品味张爱玲>>>

  张爱玲更喜欢的是充满了烟火气息的平民食物。“大饼油条同吃,由于甜咸与质地厚韧脆薄的对照,与光吃烧饼味道大不相同,这是中国人自己发明的。有人把油条塞在烧饼里吃,但是油条压扁了又稍差,因为它里面的空气也是不可少的成分之一。”

  张爱玲若得良人,或许也是一个嘴角噙着笑意洗手做羹汤的妇人,这样寻常的幸福是她的心向往之吗?她若是真的这般的幸福着,她会不会变得庸常而泯然众人?

  

  舒国治笔下的台北小吃地图>>>

  “十年来,最让人流口水的一本书”。舒国治说,这个十年,仅仅是个时间单位,并非说过去十年当中没有好的谈吃文章。而这个单位也显示出,以往谈吃的人并不多,近十年来渐渐也成为文章的一种类别了。至于舒国治的叙述如何使人流口水呢?试看:“(芥菜)尤其冬天,青翠中微渗苦口,最与鸡汁的腴厚相和。”(《嘉义刘里长鸡肉饭》)

 

「这个味儿叫北京」

  酸梅汤与打冰盏儿>>>

  “樱桃已过茶香减,铜镜声声唤卖冰”这是清代诗人王渔洋写的《都门竹枝词》,诗赞老北京夏日街巷里用打冰盏儿出售冷饮冰食时的靓景。冰盏儿又称冰碗儿,是以生黄铜制成的直径约三寸、外面磨光的碟形碗,不是用它盛冰食,而是用两只碗叠在一起敲击作响以代替吆喝。

  老北京为何爱吃素>>>

  传统北京素菜脱胎于鲁菜,对基本功要求很高,制作繁复,用料讲究,有的菜光处理备料就需一周,这使其很难放下身段,原汁原味地走入寻常百姓家。在今天,随着“人造肉”的普及,化学合成香料已能仿造各种肉菜的味道,且成本极低,在它们的冲击下,北京素菜生存空间正不断被压缩,加上传统文化传承不力,今天,北京专营素菜的饭馆所剩无几,传统技艺后继乏人。如何保护好老北京素菜,这是一个值得重视的话题。

  老北京的原味玉米哪儿去了>>>

  在老北京的记忆中,玉米占有特殊的地位,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它是北京种植面积最广的农作物,老北京的烀饼、菜团子、棒子面粥等美食,都少不了玉米。然而,不知不觉间,老北京的玉米变味了,糯玉米、甜玉米成了主流,真正的老玉米已难得一见。


编辑:勾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