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首页 >> 信息区

曹学雅集纪念曹雪芹逝世250周年

曹雪芹博物馆7月30日揭牌

http://www.beijingww.com/  时间:2013-07-30 19:05:20  来源:千龙文化  

  2013年7月30日,北京曹雪芹学会以“纪念曹雪芹逝世250周年座谈会”的形式举办了本年度第三次“曹学雅集”活动。北京曹雪芹学会顾问段启明、张俊;学会秘书长李明新、副秘书长位灵芝;京城红学家李希凡、蔡义江、周先慎、吕启祥、杜春耕、陈熙中、张云;作家赵金九、赵大年等人,围绕曹学与红学的关系,曹学研究的现实意义和面临的问题,以及北京曹雪芹学会在推动曹学、红学研究中应发挥的作用等方面畅所欲言。曹雪芹博物馆也于当日揭牌。

文字整理/陈梅   摄影/张露汀)

 

50年前的故宫展览是红学研究史的关键点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红学家 张俊

  曹雪芹逝世250周年,不由让我想到50年前故宫博物院的展览,应该说,那次展览在红学研究史上是个关键点,对后来红学发展起了积极作用。冯其庸先生认为,1963年的故宫展览是曹学红学的大展览,是自有红学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红学活动。当时,我一边参观一边摘记,集成了一本小册子。展品值得回忆,展览的启示值得总结。当时如果没有领导关怀,没有各地部门支持,没有专家学者齐心协力,没有众多工作人员辛勤劳动,很难办起来。今天要举行一个同等规模的曹雪芹逝世250年的纪念会,很难。

 

纪念曹雪芹,一打空话莫如做一件实事

红学家 吕启祥

  如果以莎学为镜,深感红学缺少学术定力和操作规范,缺少对于学术基础工作的一代又一代持之以恒的投入。举例而言,像《红楼梦书录》、《红楼梦卷》这样上世纪六十年代出版的极其重要的目录和资料书早就应当认真增补了,即使本世纪初的《稀见资料》也需要修订增补。再如有关辞典一类,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曾出过《红楼梦鉴赏辞典》、《红楼梦语言辞典》、《红楼梦大辞典》等若干种,《大辞典》曾作增补而殊不理想,旧错未改、新憾丛生。与莎士比亚大辞典和集注本的代代相传、学术接力棒的未曾懈怠相比,距之甚远。

 

让更小的孩子知道《红楼梦》

中央民族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教授 曹立波

  近日参加一个学术沙龙,聊到《红楼梦》,发现大家对《红楼梦》的了解都来自刘心武的红学传播。希望更多红学家能主动争取发言机会,比如建立红学、曹学研究的网站,让大众通过搜索引擎看到的知识不是单向的,而多一些客观性。我想以后争取让学生在网上直接答题,得学分,建立开放式的“红楼梦”课程。除了在大学传播红学,中学生也可以通过阅读教材了解《红楼梦》,我认为初二开始读《红楼梦》比较合适,有家长担心会引发学生早恋,如果不看《红楼梦》,就能避免早恋吗。

《红楼梦》是中国最好的小说

京味作家 赵大年

  我不是专门的红学研究者,对《红楼梦》始终抱着学习的态度,一部小说,让人研究了200多年,史上少有世间罕见。《红楼梦》是中国最好的小说。小说的最高成就是塑造典型人物,我从《红楼梦》学习描写人物。书里没有打打杀杀,没有离奇的情节,塑造的就是一些人物,尤其是女性人物,让人久久不能忘怀。我们还可以学习《红楼梦》的语言,曹雪芹是语言大师,语言是文化的载体,像邓友梅,可以背诵《红楼梦》的若干章节,这对作家的语言很有帮助。作家不能培养,作家是压也压不住的,是自己冒出来的。曹雪芹为什么要写,非写不可,欲罢不能,他进入了文学的本质——人学。

 

一个作家的诞生可遇不可求

作家 赵金九

  《红楼梦》怎么研究都不为过,时代不同,研究不同。曹雪芹的《红楼梦》出来后,中国文学到达顶峰了。我认为,曹学就是研究曹雪芹。我想了解,作为小说家的曹雪芹身上有什么独特素质,跟别人有什么不一样。

  一个作家的诞生,一部优秀作品的问世,可遇不可求。作家是培养出来的吗?作品是生产出来的吗?天资不可培养。你可以培养你喜欢的作家,但不能培养天才的作家。

 

目前需要红学、曹学的整合

北京曹雪芹学会会长 胡德平

  虽然有人否定曹雪芹的著作权,但作为曹学研究者,首先要做好自己的工作,对于9月启动的西山故里项目,我有五条建议:要有真实的文物遗存,以供大家纪念;要有传世的文献资料,以供社会研究;要有系列文化活动,以供公众参与;要有丰富的文化产品,以供群众消费;要敢于参加国内外学术活动。

 
  尽管一代文豪曹雪芹的生死年月至今仍是迷团,在“红学”界也一直争论不休,但是北京的红学家们依然按照较为可靠的说法,决定于2013年9月在北京举行纪念曹雪芹逝世两百五十周年大会。

  为什么纪念曹雪芹逝世周年,而不是纪念他的生年?这是因为专家们至今还无法确定曹雪芹到底生于何年。关于他的生年主要有两种说法:一种认为他生于公元一七一五年,即康熙五十四年乙未;一种认为他生于公元一七二四年,即雍正二年甲辰,由于二说相差九年,且多是依据曹雪芹卒年的记载推算,故一般不取曹雪芹的生年纪念。

  关于曹雪芹的卒年也有争论,主要有三种说法,但由于三种说法仅相差一年,相对于曹雪芹生年的各种说法的不确定性,其卒年的说法更为可靠,且每一种说法都有一定的依据,故以往都根据他的卒年来举行纪念活动,一九六三年,在周恩来的关怀下,故宫曾举办了“纪念曹雪芹逝世两百周年展览”等系列大型活动,成为轰动一时的文化盛事。

一)资助对曹雪芹及其著作《红楼梦》诸多方面的学术研究。
(二)资助有关曹雪芹的遗址、遗物、传说的调查;资助对曹雪芹活动过的地方进行民族学、民俗学、历史学、考古学、语言学的调查。资助多学科研究曹雪芹与《红楼梦》的相关课题。


(三)资助征集有关曹雪芹和《红楼梦》的文献和文物资料,以建立“曹雪芹和《红楼梦》资料中心”。
(四)资助编辑出版学会刊物、曹学系列丛书及有关纪念文集、图片资料等出版物。


(五)资助各地有关部门和群众团体,开展保护有关曹雪芹遗址周围地区的历史文物和自然环境;资助各类学术团体运用各种形式开展宣传、纪念世界文化名人曹雪芹的文化活动。
(六)资助国内外研究曹雪芹和《红楼梦》的团体开展学术交流以及与海外研究世界文化名人的学术团体、纪念机构建立业务联系。

(七)奖励曹学、红学研究领域中的重大发现和对曹雪芹红楼梦文化发展做出突出贡献的单位及个人;
(八)资助、扶持曹雪芹红楼梦相关文化产业的拓展。

 
  


编辑:古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