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首页 >> 正文区

作家梁鸿:乡村生活正在被整容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3-07-19 09:14:34  来源:中国新闻网  
  18日,著名作家梁鸿在北京出席活动时谈及现代文明对乡村的影响时说,“我们把乡村生活的方式完全割裂掉,成为另外一个人,就像给自己整容一样,一定要整成另外一个人。”

  在当下文学圈里,孙慧芬与作家梁鸿不约而同地都将自己的目光聚焦到中国当下的农村与农民,并以一种独特的视角观察着乡土中国。孙慧芬在《生死十日谈》中直面辽南农村自杀问题,忠实地记录自杀一族的声音;而梁鸿的《出梁庄记》中则关注那些走出乡村的进城农民,记录了梁庄的打工者在城市的生活。

  自杀是精神闪烁的尊严

  《生死十日谈》中记录了一个婆媳二人因一泡屎双双自杀的故事。在孙慧芬看来,他们自杀的原因并不是大多数人在表面看到的愚昧,她看到的是自杀者精神一瞬间闪耀的尊严感,是自杀者在用精神仰望星空。

  孙慧芬认为,婆婆的自杀源于她没能处理好家庭关系,她忍受不了自己最为荣耀的品行被破坏;而儿媳的自杀则源于自己内心的“城市梦”和生活在乡村的巨大反差。孙慧芬说:“这其实是对自己失败的一种抗拒。”

  对于农村的自杀现象,梁鸿认为,这很大程度上来自于当下工业文明对乡土生活的冲击。她说:“现代话语在村庄里以另一种面目出现了,这其实是一种文明的强暴。”

  乡村生活正在被整容

  谈及现代文明对乡村的影响,梁鸿指出,我们正在让自己的面目变得模糊。她说:“我们把我们的乡村生活方式完全割裂掉,成为另外一个人,就像给自己整容一样,一定要整成另外一个人。”

  孙慧芬对此也表示认同,她表示,她的家乡曾因修建滨海公路而截断了河流入海的河道。她说:“一个活生生正在变成死的东西。河流,这就是一个生命,就是我们的命脉。现在,我们不谈这条路有多大经济效益,但是它带来损失我们明明白白看得见。我们人类一定要去改变自然,真的只能说是太无知无畏了。这也是我们觉得,在面临乡村的时候要思考的问题。”

  享受城市生活时不要过分任性

  当被问及乡村生活是否与城镇化对立时,梁鸿表示城市化与乡村生活并不是二元对立的。她认为,城市生活与乡村生活是人类生活中并列的两个种类。她说:“我们在考察乡村的这种没落,并不是一定拿一种代替另一种,是要反对这种思维。我们今天生活在城市中,就是在享受城市生活。当然,我们也可以去享受乡村生活,这并不矛盾。但是我们要记住:当我们享受城市生活时,不要太过任性了,不要太过放肆。”

  而在孙慧芬看来,乡村应该是每个人精神的故乡,但生活在乡村中的人的梦想却在城市。她说:“我们并不是说,只有城市是好的,或者只有乡村是好的。乡村作为精神故乡是我们每一个人的迷恋。每个人在内心里面都觉得那个田园、自然是我们的精神乡村。但我所写到的乡村农民、那些自杀的人们,他们的精神故乡不在。是因为他们怀有一个在别处的梦想,对于生活在乡村里的人来说,就是在城市。所以,我们的生活永远在别处,乡村人觉得在城市,城市人却觉得在乡村。”


  作者:宋宇晟  编辑:勾勾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