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专题 >> 正文区

托马斯·肯尼利专访:《辛德勒的名单》酝酿了10年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2-01-11 14:19:48  来源:转载  

  由金牌导演斯皮尔伯格执导的电影《辛德勒的名单》,不仅石破天惊地披露了二战时期德国实业家辛德勒挽救犹太人免遭纳粹大屠杀的动人故事,更因其中的人文关怀,一举获得1994年奥斯卡的7个奖项。不过,很多该片的忠实影迷可能都不清楚,《辛德勒的名单》改编自小说《辛德勒的方舟》,而其原作者既非犹太裔,也非处于二战中心的欧洲人,而是一位澳大利亚作家托马斯·肯尼利。昨天下午,借“第二届澳大利亚当代作家论坛”的机会,托马斯·肯尼利来到上海,并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虽然已经70岁高龄,但鹤发童颜的肯尼利,乍看上去宛如一位好脾气的圣诞老公公。只是当记者一问到《辛德勒的名单》,他的神情立刻严肃起来:“我们的合作是非常严肃的。从斯皮尔伯格给我打电话,说希望把我的小说改编成电影,到这部电影真的展现在世人面前,当中隔了整整10年时间。”

  《辛德勒的方舟》属于“纪实文学”

  说来也巧,托马斯·肯尼利虽然1935年出生于悉尼,但他的不少家庭成员却直接参与过两次世界大战。他的伯父参加过一战,而父亲二战期间则正在中东服役,还曾经去过新加坡。“那时的澳大利亚就像一个小联合国,不同种族、不同文化的人聚居在一个地方,相互之间的关系却非常紧张。我从小就看到,来自不同人群的男女如果谈恋爱,就会遭到双方家族的大力反对,跟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故事差不了多少。那时,我就对这种对立关系的由来、现状和发展产生了浓厚兴趣。”

  肯尼利曾学过法律,并当过一段时间教师,1964年他出版了第一部长篇小说,从此成为全职作家。一个偶然的机会,他的一个商人朋友把辛德勒的故事告诉他,1982年,肯尼利写出了《辛德勒的方舟》,并以该书获得著名的布克文学奖。但是,这部小说的获奖在当时引起了激烈的争议,很多专家认为,与其说它是一部小说,还不如说它是一篇新闻报道更确切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肯尼利表示,他把这本《辛德勒的方舟》看作“纪实文学”:“这本书里的一切叙述,都是有历史资料佐证的。我甚至请到了纳粹集中营的一些幸存者来审查我的文稿,请他们指出其中的失实之处,他们中有几个直接就是‘辛德勒的名单’上的人物,电影中也有他们的角色。”

  斯皮尔伯格的剧本写了10年

  《辛德勒的方舟》获奖之后,肯尼利接到了大导演斯蒂芬·斯皮尔伯格的电话,表示有意将小说拍成电影,并请肯尼利写剧本。能跟斯皮尔伯格合作,肯尼利当然求之不得,但是,当他按照导演的要求改了又改,并于1985年把自己觉得很有把握的剧本交给斯皮尔伯格时,没想到斯皮尔伯格毫不留情地直说剧本“不合格”,让肯尼利沮丧得要命。随后,斯皮尔伯格忙于《太阳帝国》的拍摄,就没有再提剧本的事情。

  肯尼利本以为合作就泡汤了,不料1992年,斯皮尔伯格再次找到他,而且带来了自己请别人写的第四稿剧本。“斯皮尔伯格是个非常和气的人,但对待艺术却绝对一丝不苟。他的父母都是犹太裔,他说自己要拍的是一场关于自己种族的灾难,所以一定要做好心理准备。”

  为了拍《辛德勒的名单》,斯皮尔伯格带着大批人马冲到波兰实地拍摄。大导演也确实有面子,波兰方面听说此事,破例首次向剧组开放了纳粹集中营纪念馆的一部分场地,肯尼利也被邀请到片场参观过。“如果让我用最简单的话概括斯皮尔伯格的伟大之处,那就是他既能艺术,也能赚钱,这是所有人都求之不得的。”

  看过《大红灯笼高高挂》

  写作《辛德勒的方舟》,也让肯尼利本人成为研究二战的专家。今年正是全世界反法西斯60周年,肯尼利被邀在多个国家做过演讲:“二战给我们很多教训,但是我们真正学到的,远不如我们以为的多。我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只有认错,才能被原谅;只有认错,才可能发展。”

  写作之外,肯尼利还是一位狂热的影迷。斯皮尔伯格的《拯救大兵瑞恩》当然是他的最爱之一,此外他还青睐《阿拉伯的劳伦斯》、以及刚刚夺得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奖的《卢旺达饭店》等展现不同文化冲突的电影。有意思的是,让肯尼利印象最深刻的中国电影,是张艺谋导演的《大红灯笼高高挂》。


  编辑:贯众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