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专题 >> 正文区

策兰:奥斯维辛之后继续写诗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2-02-02 09:53:26  来源:转载  

  稿件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说起德国诗歌,人们想起歌德、荷尔德林、海涅、里尔克……一直数下去,数到策兰,然后就开始犹豫,这是对的,因为保罗·策兰(1920~1970)是德国目前最后一个具有世界声誉的大诗人了。他的诗象征着德国人在战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的记忆,它晦涩、阴沉,力量却直刺人心。他第一首公开发表的诗《死亡赋格》作于1944年,在战后震惊世界文坛,在德国更是几乎家喻户晓,阿多诺不得不因此收回他那句著名的论断,他说:“长期受苦更有权表达,就像被折磨者要叫喊,因此关于奥斯维辛之后不能写诗的说法或许是错的。”


保罗·策兰  

  策兰的父母死于集中营,他本人历尽磨难,于1948年定居巴黎。根据他的经历,人们很容易联想到一个黑色、愁苦、纠结的诗人形象,第一个儿子夭折,50岁时跳进塞纳河自杀……不过德国Suhrcamp出版社的一本《策兰的粉笔之星》可能有助于还原诗人的世俗形象,作者布里吉塔·艾森莱希和策兰在1952~1962这10年保持了秘密情人关系,她说策兰是一个高明的勾引者:“他像是有用不完的魔法小把戏,让我目不暇接。”

  如今83岁的艾森莱希住在巴黎郊外的一个小镇上,戴着老花镜,需要扶着墙才能站起来,可是她当年有一头漂亮的红棕色头发,认识策兰时才24岁(1952年),刚从奥地利来到法国。33岁的诗人带着她游遍整个巴黎,此后10年,她和一个全世界都无法相信的怪诞诗人在甜蜜的黑暗中生活。全世界谈起策兰,都在说大屠杀和犹太人,可是她只看到一个讨人欢喜的情人,在塞纳河的圣路易岛上陪她喝着咖啡。这让人想起皮亚佐拉,他的探戈音乐悲伤婉转,可是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他却说自己在生活里是个非常欢乐的人。策兰看待世界的独特方式以及独守秘密的激动心情深深吸引了艾森莱希。他在《巴黎回忆》里写她:

  跟我回忆吧,巴黎的天空,大秋水仙……

  我们到卖花姑娘那儿买心:

  心是蓝色的,在水中绽放。

  这也让她兴奋。秋水仙是一种美丽的花,含有剧毒,中毒者3天内死亡,且至死保持清醒。

  艾森莱希相信,策兰的诗之所以如此黑暗晦涩,当然和他双亲被纳粹杀害有关,可是他在战后写作的动力,也多半来自于爱情。法国人贝特朗·巴德写过一本策兰的传记,他猜测,策兰的写作过程中多半有艾森莱希的陪伴,“爱情是理解策兰作品的一个关键入口,创作对他来说,是一种示爱行为”。不过这种示爱方式有时不免乖戾,策兰写道:“在你体内/我站立着。”这暗示着他们的性行为,可是对于读者来说,这只是一种阳具中心主义的粗暴语言。

  策兰和艾森莱希的地下情具有浓厚的象征意义。他和出身高贵的巴黎艺术家吉塞勒结婚,是一个流亡者对于主流社会的融入尝试,可是他又不得不寻找艾森莱希这样来自旧故乡的情人,他们之间用德语交谈,她成了策兰与文化母体和语言之根之间秘密的脐带。艾森莱希相信自己掌握了策兰的秘密,她认为这场婚姻只是为了签证和钱。她说,有一天她听到楼下有人用口哨在吹舒伯特《未完成交响曲》的旋律,探头出去一看,正是策兰。当天策兰的孩子夭折了。他们经常在一起听舒伯特和海顿的唱片,一起读德语的诗和小说,因此她相信,这个口哨是策兰的一种隐秘的暗示。

  如果艾森莱希在窗子上晾起一条白手绢,策兰就会知道,她在家等着他。这是两人之间常用的暗号。这个把戏很有可能是策兰想出来的,他原名Ancel,Celan这个笔名是变换字母顺序得来,这个词的拉丁语词根celare有“隐藏”、“秘密”的含义。艾森莱希也是他在世界面前藏起的宝藏,虽然她对他来说有极为重要的文化意义,但他的诗集里没有一本题献给她。有一次他假惺惺地拍胸脯,说一定要在某一本书里写到她,但马上又问了一句,也许你更愿意做一个隐形人?后来艾森莱希搬了家,就在家门口装了一块黑板,如果策兰来访不遇,就在黑板上画一个五角星。这也是这本《策兰的粉笔之星》题名的来源。掉下的粉笔灰也零散地飞进了策兰妻子吉塞勒的梦里,她问策兰,自己总是梦到B.E.(Brigitte Eisenreich)这两个字母,这是什么意思?策兰只能谎作不知,此后他尝试让妻子和情人和平共处,还送了妻子制作的铜版画给艾森莱希,画的是一个精子进入卵子的瞬间(这可能暗示着第一个儿子的死亡),最后当然是以失败告终。

第[1][2]

  编辑:贯众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