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四大名旦”中,最擅长绘画的要属梅兰芳了。梅兰芳除了精于京剧表演,还擅长绘画、书法,其绘画题材包括人物、花卉、山水,是一位多面手。他早年师从王梦白学画花卉,后随陈师曾、姚茫父学习人物,36岁时又拜齐白石为师。2014年是梅兰芳先生诞辰120周年。千龙文化以“书画”为线,纪念大师的另一面。[详细]
 
“梅派”画风
梅兰芳与绘画之渊源

  梅兰芳大师一生收藏绘画作品相当丰富。他与绘画之渊源也很深。梅兰芳早在青年时,第一次赴上海演出,在沪即于老画家吴昌硕相会,结为忘年交。当时吴老赠予梅兰芳梅花绘画一幅,从此,引起了梅先生对绘画的兴趣。[详细]

谈梅兰芳的绘画题材趣味选择

  梅兰芳在“古装新戏”时与他同著名文人画家交往并开始习画,都发生在同一年,这大致可看做是他对两种艺术的融会贯通之始。有意思的是他对这两种艺术选择上的巧合——在传统基础上改革与集大成是梅兰芳戏剧成就中的两个关键词。[详细]

书画造诣精深收藏博采众长

  梅兰芳的书法功底,主要来自于传统的“帖学”,以行、楷为主。风格娟秀华美,中锋行笔,得规中距、干净利落。字型瘦长,十分精神,有如先生在舞台上的表演,亭亭玉立,含蓄且到位,意境深远。[详细]

追忆大师
 纪念梅兰芳诞辰120周年巡演活动开启
《梅兰芳同志千古》——他不仅是京剧界的一代宗师,继往开来,风格独创,他自强不息的精神,他为民族争光的热情,也是我们一般人都应学习的![详细]

《梅兰芳魂归万花山》——北京海淀西山自古就是帝王将相和文人墨客钟爱的地方,春到西山踏青赏花吟诗作赋,冬到西山踏雪寻梅饮酒作乐,就连死后也要长眠西山。[详细]

 
学艺之境
  年9月的一天,齐白石来到了北京庐草园梅宅。二人握手坐定后,齐白石关切地问到:“听说你最近习画很用功,看过你的画,尤其是最近画的佛像,比以前进步了。”梅兰芳不好意思,忙答道:“对于绘画,我是门外汉,笨人一个,虽然拜过很多老师,但都画不好。我喜欢您老的草虫、游鱼、虾米,就像活的一样,但比活的更美。今天我诚心请您老一画,我在旁边学习学习,看看您的笔下功夫,我这就替您磨墨。”说罢,梅兰芳起身捧出文房四宝,在书桌上磨起墨来。[详细]
  人把梅派表演比作书法中的“楷书”,表现的是一种中庸的哲学和美学风格。梅兰芳为人处世也颇有儒家风范,对人皆以礼相待,“梅、兰”皆名列花中四君子,他也确实人如其名,是一位温文儒雅的君子。

  梅兰芳是如同菊花,“有傲骨而无傲气”。平常日子对待平常人淡然无傲气,非常态的处境下面对强权不屈不挠,也不以卵击石。留一撇胡子,是自毁舞台上的娇美容颜,打几剂伤寒针,则是自伤身体。这是一种无声的反抗,皆有京剧中的刚烈与蕴籍。[详细]

  妃醉酒又名《百花亭》,该剧经京剧大师梅兰芳倾尽毕生心血精雕细刻、加工点缀,是梅派经典代表剧目之一。
  同样,在京剧的历史上,最早以《贵妃醉酒》享誉的演员是余玉琴,之后有两个比较有代表性的人物,一个是清朝王室载涛,一个是著名花旦演员路玉珊即路三宝,他们都是在继承余玉琴的基础上而发展变化的。《贵妃醉酒》是路玉珊的拿手好戏,梅兰芳对路玉珊的表演有这样的评价——做派相当精致、结实,确实名不虚传。[详细]

畹华画缘

愤然毁画

梅兰芳有一笔演出的收入,在赴港时,曾带往香港存入银行。可是返回上海不久,日寇统治下的香港将这笔高额存款全部冻结,无法取出。一直靠利息过日子的梅兰芳,家庭生活顿时举步维艰,全家如何生存成了梅兰芳日夜思考的难题。为了生计,他与夫人商议后决定卖画求生。两人着手构思,夫人磨墨,丈夫绘画。[详细]

艰难求生

梅兰芳曾为了生活,被迫将他画展中的大部分作品卖掉,所得收入一是还债,二是安排家庭生计,三是资助剧团里生活更困难者。他苦涩地回忆着这几年的沧桑历程,心境忧闷地对朋友说:“一个演员正在表演力旺盛之际,因为抵抗恶劣的社会环境,而蓄须谢绝舞台演出,连嗓子都不敢吊,这种痛苦我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我之所以绘画,一半是为了维持生活,一半是借此消遣。否则,我真是要憋死了。”[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