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首页 >> 正文区

探寻千年刘济墓的四大谜团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3-07-03 09:00:49  来源:北京青年报  


人物壁画


文官石俑

本网报道:北京房山唐代大墓考古发掘

  从疑似金海陵王墓,到发现墓志确认为唐幽州卢龙节度使刘济墓,随着6月下旬北京电视台现场直播发掘考古过程,位于北京西南房山区长沟镇坟庄村的唐代刘济墓再度引起社会关注。墓主离奇的身世,墓葬规模之考究,壁画之精美,大型彩绘十二生肖人物墓志之罕见,一时成为热议的话题。刘济墓还留给后人四大谜团:为何夫人墓志比刘济的豪华?为何不见刘济夫人张氏尸骨?唐代墓葬为何发现金代铜钱? 刘济为何葬在房山?北京史研究会理事、当代北京史研究会理事杨亦武先生撰文阐述了自己的观点。

  谜团一:为何夫人墓志比刘济的豪华

  考古人员在墓室的通道里发现两方墓志,一方为“唐故幽州卢龙节度观察御使中书令赠太师刘公墓志之铭”,一方为“唐故蓟国太夫人赠燕国太夫人清河御夫人祔志铭”,由此确证,这座唐代大墓是幽州卢龙节度使刘济与其夫人张氏的合葬墓,刘济先葬,夫人祔葬其中。考古人员发现,祔葬者张氏墓志的边长162厘米、厚22.5厘米,规格超大,极为罕见。四斜刹浮雕彩绘十二生肖图案,间以浮雕彩绘牡丹花图案。墓志浮雕在形体处理上,先仔细雕刻出物象,然后根据结构赋彩。人物色泽饱和,浓淡得体。制作极尽奢华,令人叹为观止。反观刘济墓志却是平常普通,志盖呈盝顶式,阴刻篆书6行24字:“唐故幽州卢龙节度观察御使中书令赠太师刘公墓志之铭”。四斜刹线刻十二生肖图案,间以线刻牡丹花图案。志石四边立面阴线刻画卷叶牡丹纹样。

  在男尊女卑的封建社会,墓志的级别出现女强男弱的颠倒现象极为反常,令人费解。但是了解刘济的死因和刘济死后其子刘总的遭逢,这个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晚唐时期,唐王朝对像刘济这样割据一方的地方势力失控,节度使官职成为变相的世袭,朝廷只好顺水推舟予以认可。刘济本想把节度使的位子传给大儿子刘绲,二儿子刘总怀恨在心,为了攫取大位,他趁刘济讨伐成德留后王承宗之际,将父亲刘济毒死军中,又假托刘济的旨意将长兄刘绲传至涿州乱棍棒杀,由此坐上幽州卢龙节度使的宝座。刘总依制礼葬刘济,以掩饰弑父罪行。既是依制而为,刘济墓志并无失常之处。问题出在祔葬者刘济夫人张氏的墓志上。

  刘总弑父杀兄,灵魂不安,白天经常看到父亲刘总和胞兄刘绲一脸冤屈的惨状追着向他索命,弄得他日夜惶恐,几乎崩溃。万般无奈之下,他从幽州各地请来几百名高僧,在官邸后身修建了一座庞大的佛寺,让这些僧人不分白天黑夜地在寺中念经祷告,超度父兄亡灵,为自己消灾去祸。后来,他干脆搬到寺内居住,这样才暂得安宁。一旦回到自己的宅子,又会见到刘济和刘绲的冤魂,吓得他只好长期躲在寺里。

  生母张氏亡故后,刘总正好豪其葬仪,越其葬制。张氏豪华墓志的出现,正反映了刘总借母亲下葬,向父兄忏悔赎救,以求侥幸解脱的心理状态。

  谜团二:为何不见刘济夫人张氏尸骨

  石棺床是墓葬主人的棺椁安放处,墓葬被发掘时,外层的石棺已经不见踪影,内层的木棺已经残毁,墓主人的尸骨也散落在石棺床一旁,推测是盗墓者所致。据考古人员判断,墓葬中的尸骨为男性,是否是墓主人刘济还需进一步验证。刘济夫人张氏的尸骨在墓葬中始终不见踪影,从而为世人留下又一谜团。

  张氏尸骨何以神秘消失?其实,答案也并非难解。熟悉考古的人都知道,在古墓发掘中,尸骨消失的事情并非鲜见。究其原因,无非有二,一是盗墓所致,二是自然损毁。现场考古人员发现,刘济墓至少三次被盗,由此看来,张氏的尸骨应是经盗墓者反复洗劫,或被盗墓者移出墓外,或是由于盗墓者的移动破坏,加之自然损毁,以致千年后的今天完全消失。至于有关人士称“刘济妻子张夫人的尸骨去向,也是考古人员需要继续考证的问题”,笔者认为,目前尚无可考依据,只能期待专家学者进一步深入研究了。

  谜团三:唐代墓葬为何发现金代铜钱

  考古人员在刘济墓的后室意外发现几枚金代的大定通宝铜钱,金代大定通宝使用时期至少在刘济下葬350年之后。那么,350年后使用的金代大定通宝怎么会存在于刘济的墓葬中呢?

  这一问题,对于考古人员来说也并不稀奇,在历年的考古发掘中,葬墓中发现后世物品的现象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合理的解释只有一个,即后世盗墓者带入墓葬的。

  考古专家发现,刘济墓的盗洞在金元时期已经形成,而金代的大定通宝是在整座墓葬被盗贼破坏最严重的后室中发现的。这无疑为金代盗墓者把金代的大定通宝铜钱带入墓葬提供了相当有力的证据。

  至于“刘济的后代在祭奠先人的时候带入墓葬的”、“也有可能是金代时期后人修葺墓葬时所为”诸种解释,尚需寻找有说服力的证据。

  谜团四: 刘济为何葬在房山

  首先,房山的风水适合选墓建陵,房山依山带河,平原广阔,是个选墓葬身的好地方,自西周燕国到明清历朝历代均有墓葬选址房山。规模大、规格高的有琉璃河西周燕国墓葬,金代的皇家陵寝大房山金陵,清代的王爷墓,像刘济这样的历代达官显贵的墓葬更是比比皆是。如战国乐毅墓、唐代孙士林将军墓、唐代张道林将军墓、明代永安公主墓、明代谋臣姚广孝墓、明兵部尚书赵锦墓、明司礼监太监王安墓、清宰相耆英墓等等。如此看来,刘济选址房山亦在情理之中。

  刘济葬房山还有一个特殊原因,刘济是虔诚的佛教徒,与刘济墓相邻的白带山是刘济参与修建寺院和刻经之地。1957年,在石经山藏经洞沉寂了一千多年的石经,被中国佛教协会的工作人员发掘出来,刘济刊刻的《大般若经》随即出世。人们发现,这是一部六百卷的巨制佛典,刘济之前已经刻到三百卷前后,从贞元五年(公元789年),刘济开始续刻,到元和四年(公元809年)四月初,用了整整20年的时间,刻到第四百一十二卷,共计刻经一百余卷。

  刘济死后葬在白带山东南的房山长沟镇的坟庄,毫无疑问和他的宗教信仰及在白带山建寺刻经的渊源息息相关。摄影/陈艳军

  (杨亦武,著名文化学者,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考古系文物考古与鉴定专业,北京史研究会理事、当代北京史研究会理事。三十年来致力于辽金史研究、北京历史文化研究、北京西南佛教文化研究和房山地方文化研究)


  作者:杨亦武  编辑:雨汀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