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首页 >> 正文区

李文俊、张佩芬:书不能看太多了,就看看古董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3-07-01 13:45:44  来源:转载  


李文俊、张佩芬,一个是福克纳专家,一个是黑塞专家。

  从潘家园地铁站下来,穿过热闹的街市,就到了华威西里小区翻译家李文俊、张佩芬夫妇的住处。推开门,面前是一长条用来写毛笔字的书桌,延伸到墙边,靠墙立着一个博古架,上面摆满古旧的瓶瓶罐罐、石头雕塑。架子上方挂着从琉璃厂买的拓片,郑板桥的“静轩”二字,裱在紫檀框里。穿过玄关进到客厅,发现书架上也摆满了古董。这是一个充满了潘家园特色的家。

  “年轻的时候当然喜欢看书,没什么特别的藏书,有用的书买一点,没用的也买一点。”李文俊穿着一身西服来迎接,出生在上海的他现在说话还带着浓浓的上海腔,说着说着干脆用起了上海话( 后来才发现,张佩芬也很爱说上海话,虽然来京几十年了,恐怕他们在家里很多时候还会用上海话对话):“现在眼睛不好了,书不能看太多,就看看古董瓷器。”前两年家里的书放不下,他便叫中国书店来收,有一套买的时候以为是乾隆年间的线装书,被认定为道光年间重印的版本,卖了五千多块钱。有一次李文俊在书店看到一套很破旧的《鲁迅全集》,卖 1 万块,他自己有一套品相更好的,不过还没想过卖,他的原则是“放得下就不处理”。

  喜欢上古董以后,李文俊夫妇把家搬到了潘家园对面。书房摆满了古旧的瓶瓶罐罐、石头雕塑。架子上方挂着从琉璃厂买的拓片,郑板桥的“静轩”二字,裱在紫檀框里。

  喜欢上古董以后,李文俊主要买两种书,一种是古董鉴定的书,一种是外国现代文学,买后一种主要是出于专业习惯。2000 年以前,李文俊还住在紫竹院,每逢周末,妻子孩子还没起床的时候,他就出门搭上 300 路公交车,兜一圈兜到潘家园。“那时候这里还是菜地,很荒的,老鼠在土路上跑来跑去,”李文俊说,“那时候买的好多都是不行的东西,扔了也没人要的,慢慢地门槛就精了。”后来搬到潘家园对面,主要原因也是为了买古董,不过他笑说自己没什么钱,所以专拣别人没发现的便宜宝贝,“一千块以上的我就要考虑考虑了”。他比较得意的宝贝,包括一只雍正款牛血红碗,一对同治年的双耳罐,还有一个乾隆年的蓝釉龙纹水洗。“真假那就很难说了,也许我买的都是假货也说不定,不过我看形式颜色,好东西就算是仿的,比如民国仿清朝的,那也是古董了。”他们家里还有一些师友字画,比如黄永玉、钱钟书的,原先挂出来的,现在舍不得挂,都收好了。张佩芬开玩笑说:“‘文革’的时候是患难之交嘛, ‘文革’之后,凡是打过交道的人,都去‘索要’,刚结束的时候有人问他们要字画,他们很高兴的,后来再去要就不给了。”

  李文俊在客厅向我们展示古董的时候,张佩芬在自己的书房里看报纸。她的房间东西不多,收拾得很整齐。最厉害的一套藏书是德文版的《黑塞全集》。这套书是文革结束后,德国送给外文所的。当时的外文所所长冯至找到张佩芬,说你做了这么多年德语编辑,也做做研究吧,不要辜负了人家送的书。于是张佩芬从 1980 年开始搞黑塞的翻译,“一搞搞了 20 年,成了国内的黑塞专家,后来这套书就算是送给她了。”目前张佩芬正在为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编译一本黑塞语录:“我说,谁想到退休了还要搞黑塞,李文俊就跟我说,黑塞是你的饭碗!”

  黑塞之于张佩芬,就类似于福克纳之于李文俊。虽然李文俊翻译过的作家的数量比张佩芬多得多,最近出版的《李文俊译文自选集》中就收录了十几个,但他最为人所知的译作,还是福克纳的 4 部小说(《喧哗与骚动》、《我弥留之际》、《去吧,摩西》和《押沙龙!押沙龙!》)和 1 部随笔集。此外他还写了一本《福克纳评传》。“这辈子搞了六七本福克纳,就把我精力用完了,”李文俊说,“他的其他小说我不翻译了,最近在翻译他的诗。译好了给楚尘出版。”

  当年翻译《押沙龙!押沙龙!》是最辛苦的,有时候一个句子纠缠几天还没译出来。完成之后,李文俊因为劳累过度心脏病发作,幸亏张佩芬及时发现,才把他从鬼门关拉了回来。按他自己的说法,现在“药是一把一把地吃”,“不过还行,还能自己把古董拎回来。”


  作者:韩见  编辑:贯众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相关新闻
v 罗新璋:我的节奏越来越慢 2013-06-25 10:56:14
v 田汉之子翻译家田大畏去世 2013-06-14 08:17:49
v 西语翻译家孙家孟去世 2013-04-08 08:44:59
v 译林骑士 一骑绝尘 英伦诗人 九天落泪 2013-01-24 08:48:01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