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首页 >> 正文区

警惕“格式化”的阅读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3-06-24 13:02:18  来源:转载  

来源:文汇读书周报

  ●面对浩瀚的图书海洋,读者如何选择这7本书?如何让这四十万分之七的图书选择变得有质量?这问题就变得甚为关键。

  ●应试性的“格式化”阅读容易固化成一种思维定势,甚至会对人一生的阅读品位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

  ●在大众媒介高度发达的今天,读者的阅读偏好往往不是由自己设定的,而是受“他者”(包括大众媒介)摆布的。

  ●在新媒体环境下,这种定向推送就更为稀松平常了。新媒体在某种程度上,即是一个巨型的图书搜索引擎。大家都在利用新媒体这张网捕捞图书,结果收获的多是同质化的东西。

  阅读是一个具有个人化、差异性的知性活动,真正的阅读应是一种去“他律”的思维放牧过程。在这过程中,读者可以自由放飞目光和思想,成为自己的主人。阅读是一种私人性的仪式,当听任我们内心的呼唤。一书在手,“我”是自己领地的主人,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那种恣意阅读的舒心快意,也只有个人化的阅读才能真正体会到。如果一个共同体的阅读活动一定要成为团体操式的表演,这种阅读一定是不正常的。不过,这种理想化的阅读情境,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几乎可望而不可及。人生在很多时候,出于社会化的需要,不得不带着面具,做些身不由己的事情,包括阅读在内,又有多少是为我们自己而读的,真正出于我们内心的需要?

  中国是一个图书生产大国,但不是阅读大国。2012年全国出版图书总量接近40万种,这比“文革”前17年图书出版的总量还多,位居世界第一。然而,与海量的生产规模比较起来,我们的人均阅读量甚为有限,因此说生产与消费的比例严重不对称。2009年,我国人均图书5.3册(包括课本和教辅读物),而同年美国人均图书10册,英国超过8册。据第十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的数据显示,2012年我国18至70周岁国民人均纸质图书阅读量为4.39本,2011年则为4.35本。人均阅读电子书2.35本,比2011年增长了0.93本。虽说,近年的国民图书阅读量在上升,但中国国民的人均图书阅读量还是不高的。把纸质图书和电子图书加起来,人均每年还不到7本书。

  问题是,面对浩瀚的图书海洋,读者如何选择这7本书?如何让这四十万分之七的图书选择变得有质量?这问题就变得甚为关键。这不仅关乎个人的读书含金量,更关乎我们整个国家的阅读品质。表面上看,面对海量的阅读菜单,我们的选择似乎是无限广阔的,每个人都可以在40万图书森林中的任何一棵树上栖息,但实际上,我们的阅读选择很容易出现“选择性失明”:读者的阅读会扎堆在少数图书品类上。这倒不一定说明那些被扎堆选择的图书一定是高质量的,而是因为多数人都在看这些书,少数人就会随大流,形成一种“格式化”的阅读。造成这种“格式化”阅读的原因固然不少,但对于中国的读者而言,其中有两点更值得我们关注:

  一则,阅读的结构性失衡。这从我国的图书品种结构即可说明这一点。我国图书出版统计分为22个大类,其中“文化、科学、教育、体育”(教辅读物包括在其中)这一类占整个图书品种的三分之一左右,是22个类别中最大的一类。在美国图书(2007年)的26个大类中,数量最大的是小说,超过50000个品种,如果加上“诗歌/戏剧”、“散文集其他”两类,文学类图书品种总数则超过70000个,占美国图书品种的近四分之一,是同年我国文学类图书品种的4倍多。美国出版少儿图书30000多种,占美国图书总数的九分之一,约是我国少儿读物的3倍。美国没有“文化、科学、教育、体育”这样一个大类,但是有科学、教育、体育/运动三个类别,其图书总数只有26000多种,不及图书总数的十分之一。虽不能说美国图书品种结构是合理的,但至少可以说明,我们的阅读结构是不合理的。中国读者过度偏好“文化、科学、教育、体育”类的图书,是与我们的应试需求密切关联的。在我看来,应试阅读更多是“格式化”的阅读。我们的中小学阅读训练,很大程度上即是一种“格式化”的阅读规训。笔者的一篇文章曾被作为多个省市的语文阅读试题。若按考卷的参考答案打分,作为文章原作者的我,也只能答“对”其中的三分之二。但对于久经语文阅读训练的考生来说,一般不至于考得比我还惨。这倒并不说明这些一线考生的阅读能力一定比我好到哪里去,而是说,在“格式化”的阅读中,考生经过反复的试错,慢慢习得了一种应试的能力。有了这种能力,读者就不会在功利化阅读中走偏。应试是一种别无选择的选择,应试压力下的阅读不可能有太大的自主空间。再者,这种应试性的“格式化”阅读容易固化成一种思维定势,甚至会对人一生的阅读品位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

  二则,在媒介化语境下,我们的阅读多受到于大众媒介议程设置的规约。如今,在海量图书信息中,要读者完全凭借自己的阅读趣味和偏好进行阅读显然是有难度的,这就像消费者进入大卖场购物,面对琳琅满目的物品,一时间会无从下手。很多消费者的购物行为或多或少受到广告导引。越是海量的信息,越会面临选择的困难,也越容易受到外部力量的影响或干扰。在大众媒介高度发达的今天,读者的阅读偏好往往不是由自己设定的,而是受“他者”(包括大众媒介)摆布的。表面上看,读者具有无限的自由度,他们可以在茫茫书海中自由选择,事实上,他们是大众媒介的俘虏,就像孙行者无论怎么折腾,也逃不出如来的掌心。大众媒介具有强大的议程设置功能,它们通过图书广告、阅读排行榜、书评人推介,对图书进行定向推送。最后,呈现在读者眼前的,往往只是一个狭窄的阅读菜单。在新媒体环境下,这种定向推送就更为稀松平常了。新媒体在某种程度上,即是一个巨型的图书搜索引擎。大家都在利用新媒体这张网捕捞图书,结果收获的多是同质化的东西。在很多情况下,读者的阅读选择,应不会越出大众媒介或他人事先设置好的目标范围的,而此时的读者还自以为这是他自己选择的结果。即是说,新媒体环境下的阅读很容易沦为“格式化”的阅读:不仅所选择的阅读内容被格式化,甚至连阅读方式、阅读趣味也会被“格式化”。如果说,由应试造成的“格式化”阅读不难被觉察,那么新媒体语境下的“格式化”阅读就有很大的隐蔽性,不易被发现。可谓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格式化”阅读是长期淤积的阅读积弊。我们要在短时间内跳出这种“格式化”的阅读陷阱,恐怕还很困难。众人皆往,小我怎能置身度外?我们需要有一种整体性的反思,让每一个读者,都能有独立阅读的意识,并努力用批判性的反思,去消解被长期固化的阅读惯习。再者,也需要有制度力量的介入,应试型的“格式化”阅读是制度造成的,如不改变那种穿着“素质教育”马甲的应试教育制度,“格式化”阅读就难以真正走出来。

作者:张涛甫 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教授


    编辑:勾勾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相关新闻
v 为什么是裸猿 2013-06-19 16:11:44
v 互动电子书:颠覆传统阅读与写作方式 2013-06-14 13:51:51
v 师从张伯驹 诗词叙真情 2013-06-08 10:17:14
v 冒辟疆和董小宛有真爱吗? 2013-06-04 08:27:30
v 有愧于儿童的儿童阅读 2013-06-03 07:59:02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