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天》6月14日全面上市

   >>>>试读点击此处
〖赞〗
·在余华之前,没有人用如此残酷的直白方式将这个麻木冰凉的世界点燃、煮沸。
·在历史景深与现实断面的交汇处展开了新一种关照世界、介入现实的尝试。
·本书是绝望的同义词,希望在死后,平等在死后也难得。
〖弹〗
·结构奇特并不代表想象力丰富,对过往新闻的拼凑,让整个故事失去了张力。第七天的安息,并不能达到。
·较回忆时的得心应手,在面对荒谬的现实时,余华似乎有些不知所措。
·死后世界的意象并不新鲜,描摹的死无葬身之地虚假单薄,接近某种宗教式的美好臆想。

  华七年磨出《第七天》,6月14日在全国实体书店上市,同时推出Kindle版电子书。七年前《兄弟》的巨大热潮与争议,犹在耳目。就在今年,沉默的“先锋派”们集体发声,大胡子马原在神叨的《牛鬼蛇神》复活后,欲借《纠缠》的险峻从此站立。怀旧之风盛行,苏童在最新长篇《黄雀记》,回归多年前的“香椿树街系列”;韩少功、梁晓声分别推出了《日夜书》和《返城年代》,重涉知青题材。而对于这些沉寂中的响动,激赏、弥补、同情与无视都在被搅动的文坛里泛起。我们试着弄清,“第七天”他们都创造了些什么?
马原:《牛鬼蛇神》(2012)VS《上下都很平坦》(1987)
《牛鬼蛇神》    ★★★☆☆     20余年,马原归来。然而新作争议颇大,马原欲解决先前的困境,欲净却未净,致使叙事臃肿堆叠,合力不继。 《上下都很平坦》 ★★★★☆     马原在写出此书后的漫长时间里,几乎丧失写小说的技能。此书哲学意味浓厚,结构奇诡,然而弱点致命,叙事散乱。
叶兆言:《一号命令》(2013)VS《没有玻璃的花房》(2003)
《一号命令》    ★★★★☆     叶兆言不对抗时代,唯一选择是写下去。文字一如既往冷静,简单情节构成庞大而疏离的结构。全是活生生的命运。 《没有玻璃的花房》 ★★★★☆    03年是叶兆言的丰产年,他说,是该缓一缓了。《没有玻璃的花房》是叶兆言孕育的成长史,是过去与现实的会战。
韩少功:《日夜书》(2013)VS《暗示》(2002)

《日夜书》
★★★★☆
《马桥词典》后沉寂10多年,韩少功重归文坛。对下乡历程,小说更关注向内的真实,知青后生活的描写,令人痛心。                            

《暗示》
★★★★☆
韩少功表示,《暗示》在探索一种新文体。韩少功有高度自觉的语言意识。该书思考了语言的霸权、限度和无力感。

苏童:《黄雀记》(2013)VS《河岸》(2009)
《黄雀记》    ★★★★☆     长篇是煎熬苏童的痛苦,4年后黄雀记诞生,作家再次陷没。诸多小短篇集成长篇,生硬而触目。香椿树街在黯淡。 《河岸》      ★★★☆☆    《河岸》为苏童带来了荣誉,也带来持久的困扰。费心营造的意境总掺杂不和谐的意外,匠气与刻意战战兢兢地被揭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