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首页 >> 正文区

非虚构写作的自然选择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3-05-23 08:18:39  来源:北京日报  


这是梁鸿《出梁庄记》中的一张照片,文字说明是“向学的手和我的手之比较”。

  对话

  关注人们看不到的“暗角”

  对话人:施战军(《人民文学》主编)

  问:《人民文学》3年前开办了“非虚构”栏目,启动非虚构写作计划,这些年已有多少部非虚构类作品在《人民文学》面世,这类写作对作者来说有哪些难度?

  答:可以说目前市面上的非虚构类热销图书如《中国少了一味药》、《生死十日谈》、《羊道》、《梁庄》(杂志发表时的名字)等,首发大都出自《人民文学》。《人民文学》发稿很严格,3年来面世的也就十几部吧,其实收到的稿子不少,这些来稿大部分还是来自作家。

  在发稿过程中,如果类似题材曾经出现过,有人再写,却没有突破,就很难再发。此外,有的作品太过于个人化,这样的稿子我们也不发。

  对作者来说,从事非虚构写作要求其写作和题材要有力量,要有说服力,这对作家的感受力要求很高,需要作家的襟怀和视界要阔朗。李娟的《羊道》三部曲完全是北疆的个人见闻,她写了景色、习俗,在牧场和男男女女的接触。通过她的笔,我们看到了一片蓬勃、阔大的土地,原野上生灵的表情、动作、心思,真个是“苍苍横翠微”,她的写作不是猎奇,不像游客的观光笔记,而有人文关怀深藏其中。

  问:非虚构写作到底有哪些特点?

  答:非虚构写作呈现的是正在发生的人的具体生活状态,反映的是人们看不到的“暗角”,而且又往往是作家们不太敏感、不是特别关注,但一定又很切中社会现实的地方。

  过去有人说非虚构文学像是底层文学,但我认为,非虚构类作品不是问题文学,它揭示的是最细微的生命状态。非虚构写作表现的首先是生命的个体经验,像李天田《相亲记》,在无数次相亲过程中,她遇到了好人、病人和怪人,这种角度,别的文体并没有表现过。所以说,非虚构文学是没有预设架势的门类,它很家常,表面看起来也很随性。在这个过程中,作家往往并不是很自知,但在写作过程中,要写什么东西会一点点清晰起来,写作内容也会逐渐丰满、立体起来。

  可以说,非虚构写作是从细微处、从个人感受出发,缓慢渗透,然后逐步形成一个整体,成为一个连筋带肉的综合体。

  问:非虚构作品的表现对象是什么?

  答:它写的是社会生活现象,从中展现的是中国作家的现实感、现场感的复归,但是以人为中心,而不是以事件为中心。作家所要展现的人的遭遇、心情、感受,牵扯到社会的方方面面,毕竟人不是孤立地存在,每个人都有亲人,都有家,都有劳动关系、教育等一系列问题。可以说,非虚构的指向是说人是怎样生活的,但在其背后有一个大的中国现实问题。往往,这样的问题不是作家明晃晃地亮出来的,是让读者自己悟出来的:人何以如此?现实的中国需要我们做些什么?中国人为什么会这样思考问题?中国人为什么会这样对待生活?

  透露

  阿来头一回写非虚构作品

  作家阿来已经完成一部20余万字的非虚构作品初稿,预计今年8月,这部作品将交给《人民文学》,这也是阿来的首部非虚构类作品。

  去年9月,阿来开始关注清代的一段历史和传说,那是曾经发生在四川甘孜的关于地方与中央之间冲突的故事。“我是抱着写小说的心思去当地调查,后来发现,历史本身比传说还要精彩。我觉得不用再虚构了,所以索性把调查得到的民间传说,再在档案材料里加以证实,很自然就写成了一部非虚构作品。”

  阿来发现,写非虚构作品其实工作量要大得多,“一个是要到处跑,而且每一处下笔都要有出处,还有就是要梳理田野调查得来的结果,所以写作推进得很慢。”光是写初稿,阿来就花费了半年时间,“这完全不像写小说,想怎么写就怎么写。”

  那段历史年代久远,已经无法找到亲历者,但是阿来可以寻访口述者和当地文化人。开着一辆越野车,阿来跑遍了甘孜的角角落落,常常是来回七八百公里的一路奔波。“很多时候走的都是山路,很不好走。调查过程中,我的越野车光是轮胎就换了四条,花了一万多元。”阿来哈哈笑着说,但他收获的是与至少五六十人的面对面采访,还仔细研究了几十部历史资料,并寻访到了用藏语记录的口头传说。“我后来又花钱,请人翻译成了汉文。”

  阿来说,尽管当年他写《尘埃落定》之前也做过很多调查,但那是碎片式的,需要虚构一些人物关系,来把这些碎片串起来。“到甘孜的这次调查过程,对我来讲是个很舒服的过程,是深入了解社会的很好机会。”阿来说,这部作品目前还没起好名字,也不知道《人民文学》最终是否会相中。


[1][2][3]页

  作者:路艳霞  编辑:勾勾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