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首页 >> 正文区

非虚构写作的自然选择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3-05-23 08:18:39  来源:北京日报  

  今年以来,图书市场有几本书特别值得关注,学者梁鸿的《出梁庄记》、诗人丁燕的《工厂女孩》,还有美国作家张彤禾的《打工女孩》。“非虚构写作”是这些作品的标签,它们触碰中国现实,将小人物的情感、悲欢尽现,而这种写作样式此前并不多见。学者、诗人、作家的全新写作行动,背后蕴藏着怎样的“潜台词”?这是一个值得梳理和关注的文化现象。

  学者与诗人“殊途同归”

  “我很累!”“我不想加班!”诗人丁燕在东莞一家工厂的厕所发现了斑斑字迹,她没有放过这个细节,而是在新书《工厂女孩》中加以真实再现。

  在这家工厂,丁燕打工200天之后,完成了非虚构作品《工厂女孩》,而这些真实内容竟然来自她躲在厕所里的潦草记录。

  “在一家音像带盒厂,我应聘上了啤工(即注塑机操作员)。这是最累、最脏的工作,但对年龄没有限制。”生于上世纪70年代初的丁燕说,在处处碰壁之后,才找到了这份工作。工厂机器24小时运转不停,而她每天要干11个小时。

  丁燕走进了女孩们的工厂生活,更走进了她们的灵魂世界和情感世界。而这样一份关于小人物的真实记录,在过去的本土作家写作中是少有的。

  丁燕2010年从乌鲁木齐迁居东莞,2011年进工厂打工,但她触及生活的方式和写作方式并不孤独,在中国北方的北京,大学教授梁鸿竟然和她“殊途同归”,而此前二人未曾有过任何交集。

  “我和妹妹经常通电话,说村里的谁谁娶亲了,谁谁考上大学了。”梁鸿是中国青年政治学院的中文系教授,走出乡村的她一直惦记着老家的乡邻。但是电话的传递没有让她感到满足,她想回家,想深入踏上家乡土地的冲动,变得越来越强烈。“2008年,我在老家河南穰县梁庄待了下来,那是一种特别自觉的回归,想寻求内部的情感资源,以试图找到自己。”梁鸿说,走出书斋,回到梁庄,其实是一种情感的需求,更靠后的才是公共关怀、社会责任感等,“最本能的冲动是心灵得不到某种满足,更要贴近某种东西,某种实在的东西。”

  “一开始我是拿着笔记,但都是零星记在一些小纸条上,当时仅仅是一个文学爱好者回到家的冲动。”但当梁鸿重新讲起了家乡话,和叔叔、婶婶们围坐在一起的时候,和婶婶、嫂嫂住在一个炕上的时候,相互的心都在打开。“我开始做起了所谓的调查,其实是以亲人的身份,重新回到自己的家,回到熟悉的身份状态里,去倾听,去寻找。”

  继去年推出了记述河南穰县梁庄近30年来变迁的《中国在梁庄》之后,梁鸿的又一部新书《出梁庄记》也于上个月面世。为了写《出梁庄记》,作者的足迹遍及11个省市,走访340余人。她跟随梁庄人打工的足迹,走进了51位梁庄人真实的生活场景和情感世界。“《出梁庄记》写的是整个中国大地的故事,他们在城市奔走的感觉,他们的离散与挣扎。”梁鸿说。

  关于这部新作,梁鸿依旧选择了“在现场”的非虚构写作。“我到每个人家采访都是住在他们家里,如果实在挤不下,也会住在离得最近的宾馆。”到西安采访时,梁鸿就住在旁边的小旅馆,房间落满了灰尘,“因为我住得那么近,早上嫂子就可以过来叫我,两分钟我就到她家。”

  同样是写中国题材,同样是写现实生活中的小人物,外国作家也在行动,他们的作品同样引发了国内读者的强烈关注。

  早在2006年前后,上海译文出版社人文社科部主任张吉人就在美国著名的人文杂志《纽约客》上,发现了美国作家何伟(Peter Hessler)的《寻路中国》部分故事。正是由这部作品开端,国内陆续引进了几部老外写中国现实题材的非虚构作品,如《打工女孩》《再会,老北京》等。

  2011年,张吉人将《寻路中国》引进国内之后,去年又引进了何伟另一部反映中国现实的非虚构作品《江城》。何伟于上世纪90年代末在中国涪陵教书,和当时的中国大学生谈文学、谈莎士比亚,与今天的中国年轻读者产生了奇妙的共鸣。而今年3月,何伟夫人张彤禾(Lesliet Chang)的《打工女孩》也“来”了,作者和东莞打工女孩一同生活了两年,呈现了她们的生活和心路,令中国读者感到震撼。

第[1][2][3]

  作者:路艳霞  编辑:勾勾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