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首页 >> 正文区

王巍:竹乐里的中国气质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3-04-28 08:03:35  来源:北京日报  
  十余载跋涉,遍访竹林,制作竹乐器的过程,挑战重重。

  下岗的窘迫、断掉中指的代价,没有夭折他的竹乐梦想。在竹板琴、拍筒琴、竹拍鼓等乐器相继研制成功,五种创新乐器获国家专利之后,他的探索与兴趣依旧不减。

  他的执著精神感召了30多位精英器乐演奏家加盟,中国第一支竹乐团——北京竹乐团在他的组织下成立。

  竹乐奏起之声,宛若天籁。国际竹藤组织主席亨特先生忍不住翘首称赞。

  他是王巍,对竹乐器半生痴迷和追梦历程,演绎出一部竹乐传奇。


2010年,王巍率竹乐团在密云演出时为听众讲解竹乐器。

  1.家如竹林

  走进王巍的家,犹如走进竹林,有一种安静自然的气息。唯有夫人的爱犬,见到陌生人,喜欢汪汪地叫个不停。

  见客人至,王巍热情地递上一张名片,笑着说:纯竹子做的。竹名片上纹理清晰,上面印有北京竹乐团团长、中国社会音乐研究会副会长等头衔。我注意到他递名片的左手中指只剩有小半截指头,实在不敢想象,这样的一只手,对于一个以音乐为天的人来说,经历过怎样的付出与打击;又是怎样靠着这样的手指,完成竹乐器的特殊加工制作。王巍较少渲染沉痛的经历,谈话间语气幽默谦和、举重若轻是他的风格。

  最近一段时间,王巍格外忙碌,竹乐团将于6月2日的国际环境日在北京大学百年纪念讲堂举行专场演出,9月份又应邀去美国,活动日程安排很满。由于长时间面对电脑,王巍常会感到脖子酸痛、转动吃力,所以谈话时需要戴着白色护颈。但他又很顾及别人感受,常常试图摘掉,便于交流,也似乎不想有疼痛夸张之意。

  见我对房间里的各式乐器充满新鲜好奇,他信手拿起一只“小鸟”乐器演示,婉转的声音便旋即传来,配以一只发声颇似雨点的“雨筒”乐器,颇有“空山新雨后”的林中意境。

  王巍家藏的竹乐器,音色鲜明、形状各异,平素难得一见,来自越南的“格隆布”,演奏方法很奇特,用双手互击时产生的气流冲击竹管口发音,音色富有浓郁的异域风情。墙上挂着云南边境寻来的芦笙、地上放着印尼的竹筒乐器安格隆,还有日本友人赠送的尺八。这些来自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的竹乐器,以及音乐带来的艺术熏陶,让年过60、经历不少坎坷的王巍看上去依然年轻脱俗。

  王巍说自己很珍惜现在的生活,和夫人一同经营着坚守了多年的竹乐团事业,很充实。如果生活的剥夺和给予,能够让人感到满意,实在是一个不错的状态。

  但王巍身上好像始终有那么股执著到底的拼劲儿,在安静幸福的家中,这种力量更多的让位于好丈夫和好父亲的温情,而事业似乎在遇到挫折和挑战时,那股劲儿才能更多地被激发出来。

  2.露怯引发的奇想

  王巍说自己是个地道的老北京,受了姐姐的熏陶,才对音乐产生了兴趣。后来进了东方歌舞团,担任乐队队长,拉大贝司。天天有音乐在耳边不停地响起,他觉得对音乐就像对待吃饭睡觉一样,没有了初学者的新奇和探索。

  当时歌舞团经常演出名曲《山鹰》,排箫独奏,很好地展现了山鹰在空中自由飞翔的意蕴,团里的每个人对这个曲子都非常熟悉。因为东方歌舞团坚持的是亚非拉的音乐特色,所以许多人会认为排箫是外国的乐器。直到有一天,有人告诉王巍,排箫在中国的历史特别悠久,而且在宫廷演出中扮演重要角色,王巍才为之一惊。原来理所当然中,竟存在着被忽略掉的谬误。

  还有一次,王巍作为受邀专家,介绍日本的乐器尺八如何传到中国来。还没讲完,就有人提出,尺八是中国的乐器,现在在福建省可以找到,而在古代中国数量就更多了。王巍只觉得面红耳赤,常识性的错误让他感到羞愧,回到家第一时间查找资料。

  一场尴尬的发言,让王巍开始重新审视那些每天司空见惯的乐器。音乐学院的图书馆里,在查询尺八和排箫等乐器相关记载的过程中,王巍有一个额外的发现,就是中国竹乐器的丰富程度在世界名列前茅,而且有好多尚未开掘。作为世界上竹子产量最高、品种最多的中国,这份资源得天独厚,如何巧妙地运用到音乐领域是一个重大的课题。

  王巍被竹文化的丰富和传统的音乐智慧震撼。他想到了滥竽充数中的“竽”,有几人真正看过“竽”的样子?王巍曾了解过,这种竹制的乐器,只有在长沙马王堆汉墓里曾出土过。他把这些发现和心得汇总,洋洋洒洒地写了一篇大稿《奏响中华民族竹乐之韵》,投给了《人民音乐》杂志社。没想到在文章发表两个月后,音乐界召开了一次高规格的研讨会,请来了好多音乐界的泰斗权威级专家。现场气氛热烈之至,专家们对王巍具有创造活力开发竹乐器的想法评价很高。王巍当时就像被点燃了一般,激动得浑身热血沸腾。

  可等到会议之后,人都散去了,一个人回到家中,王巍才突然感到一丝沉重和束手无策,说得再天花乱坠,如果无法落实,不就是一纸空洞的笑谈吗?

  而眼下去哪找适合的竹子?怎样自己制作出新的竹乐器呢?如果没有广阔音域的不同竹乐器,如何能组建竹乐团?

  3.下岗了

  《中国日报》在十几年前对此有过评价:一个美丽的梦。王巍现在提起来,嘴角边都会划过一丝自嘲的笑,有关竹乐团的设想,仅仅是一个美丽的梦吗?

  回想当初的奋斗历程,王巍态度依旧坚定:“我就认准了,用竹子做乐器,有许多其他材料无可比拟的优势:弹性、速生、环保,虽然它也存在着先天的弊端,如壁薄中空、体积有限、形状单一、容易开裂,但经过努力,这些是可以克服的。”虽然此前,几乎没有人能攻克这些弱点而最大限度地发挥竹子做乐器的优势。

  王巍迈出的第一步,就是开始在北京郊区的农业生产资料销售点去找竹子,怀柔、密云、门头沟跑了个遍,许多用来搭塑料大棚的竹子质量很差,不圆也不直,灰土覆盖。有时再走远一点,就到了河北的廊坊,那里有大一点的销售中心或许能挑到一两根合适的竹子。

  当时,王巍住在团里分配的宿舍大院里,宿舍下面有个自行车棚,他通常把买回来的竹子放到那里,锯短之后再拿到家中。一个月四百多元的工资,在买了竹子、胶、绳子等做乐器的原料和工具之后,生活就很紧张了。每当费尽千辛万苦运回来的竹子“啪啦”地一响,王巍就知道,完了,几十块没了。通常,运回京的竹子有百分之九十五以上全部作废。一根看起来很直的竹子,回家细瞧,还是过不了制作乐器的严格关口。

  寻找合适的竹子只是其中一关,最难的,还是如何解决竹子开裂的问题,许多专业人士都在这个棘手的问题前止步了。

  有人告诉王巍,煮竹子的时候放盐,可以防止竹子开裂。王巍很兴奋,下班之后,就迫不及待地搬来一只很高大的汽油桶,锯掉盖子,倒上水,用木头在汽油桶下面烧,然后把竹子扔进热水里,先煮一头,再煮另一头。看着水烧绿了,稠得跟粥一样,王巍满心欣喜地取出竹子,以为这回成了,没想到,没过多久,开裂问题又出现了。他索性把竹子抬到单位的浴室内,以为潮湿的环境会比干燥的环境更能容易保存,结果依然没有奏效。

  几番努力之下,无所进展,王巍热情的心突然冷静了下来。他开始明白,要开发一批乐器的想法虽然好,但是难度很大,所以同行们认为这是一件不可能实现的事。而组建竹乐团的事,似乎更加遥远,因为在一个乐团里吹拉弹唱都不能少,竹乐器的品种这么单调,如何能成乐团?

  在制作竹乐器的难关尚未攻克的时候,王巍作为文化部的访问学者,被单位公派到印度留学,这样,有关制作乐器的尝试只能暂时搁浅了。一年后,王巍学成回国,回国之后却意外地发现,自己因为做竹乐器在留学期间就已经被单位解聘了。当时的事业单位,就是一辈子的“铁饭碗”,除了重大过错,很少出现过解聘这样的事,王巍怎么也不会想到这种事会落到自己头上。

  每天都有同事们从家门口经过,见了面,不说话,也不正眼相看,自尊心的伤害让他一度沉默。只有家中的两位姐姐听说了这件事,第一时间买来水果安慰。儿子那年刚刚14岁,在春节时,非常认真地在纸上写下了新一年的祝福:祝爸爸早日上岗。可以想象,下岗风波在全家人心中留下的阴影持续了很久。

  王巍把那时制作竹乐器的决心比作雨后春笋出苗一般,不可遏制。压力越大,制作乐器的决心越大。此后便破釜沉舟了。

第[1][2]

  作者:芮雪  编辑:勾勾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相关新闻
v “邮票上的乐器”展出 2013-03-13 15:18:29
v 国家大剧院办乐器主题邮展 2013-03-08 08:22:43
v 民族新年音乐会张扬传统文化 2011-12-30 09:59:45
v 敦煌壁画“抠”出千年古乐器 2011-12-06 09:06:37
v “发明狂人”创造奇怪新乐器 2011-06-07 09:04:36
v 仿生皮乐器推动京剧可持续传承 2011-04-27 10:36:42
v 乐器考级怎么了? 2011-03-23 09:20:07
v 八千年前的古笛绝响(组图) 2011-02-23 09:12:08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