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首页 >> 京腔

窝脖儿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3-03-18 18:08:35  来源:北京文网  

  窝脖儿。[民国」陈师曾绘。这行人从小练就一手硬功夫,手执一块尺半宽,二尺半长的木板,专门为大户人家搬运精细、怕磕、怕碰的物件。

  男儿炼得头颅好,强项胜他超足开。这是民国初年的名士何宾笙题陈师曾绘《抗街图》的一首诗,诗中描绘了旧日北京干窝脖儿这一行人的情况。

  “窝脖儿”是俗称,实际就是扛肩业,属于有特殊技能的搬运工人。过去北京人嫁闺女,喜轿铺将嫁妆用红漆桌摆好抬着走。穷人家嫁闺女,嫁妆一般较少,只有两个木箱,加上脸盆之类,只要雇一个“窝脖儿”就扛走了。所以说,这种工人既隶属于喜轿铺,又隶属于车脚行。当然,他们主要是给大家主搬家时扛些佛龛、神像及硬木家具、古玩玉器等。由于“窝脖儿”搬运的物品一般都比较贵重,又很娇贵,怕磕怕碰,易碎易损,具有一定的风险性,所得脚钱也就较高。他们不能有任何闪失,如果将贵重物品磕碰损坏,那脚行头儿就是倾家荡产也不见得赔得起。脚行头儿在招收“窝脖儿”时,都要进行严格的考试。其方法是在托板上放一只碗,并倒入凉水,让应试者扛在肩上,跑一、二华里,水不能洒,才算合格。不过,一般的搬运工人,经过长时间的实践,获得丰富的搬运经验之后,也可以“升级”为“窝脖儿”,工钱也随之提高。旧时京城,人力实在是不值钱,许多物品本应是骡车、马车搬运,却由“窝脖儿”来扛,这是因为雇“窝脖儿”比雇马车还便宜。说“窝脖儿”是在“当牛做马”一点儿也不过分。

  “窝脖儿”运送货物时,先是将一根长二尺、一寸五见方的木棍横放在颈椎和两肩上,再将所扛物品放在木棍上,保持平衡即可。这种方法适合不用绳索捆绑的大件木器。如果扛数件物品,那就要把物品码放在一块一米见方的木板上,用绳索捆好,再由旁人帮助把货物抬放到“窝脖儿”的肩颈上。“窝脖儿”伸手向上扶住货物,头只能偏向一侧或低着头,所以人们管这一行叫“窝脖儿”。在运送货物过程中,路上不能停歇,不能抬头,眼睛有时要向上翻着才能看清前边的路。进院门、屋门时要半蹲下身子,用眼角余光观察四周,不能磕碰承运物品。这不但需要力气和耐力,还需要经验和技能。久而久之,“窝脖儿”繁重而又艰苦的劳作,身体就会受到很大损伤,脖颈后面承重的地方都会磨出老茧,并且渐渐隆起,形成一个大肉疙瘩,有的人颈椎骨变形,头都抬不起来,真正成了“歪脖子”;还有人弓身变形成为“罗锅腰”。

  “窝脖儿”不但要善于负重,善于长途行走,还要懂得礼节,会讨好请赏。给人家送妆奁时,把东西放好,马上要给本家道喜;给大宅门搬家,如有神像、佛龛,到新居后一定要先通知本家老爷接神,然后须两人小心抬进去。把龛放好后,照例要给主人请个安,说声:“您新乔多吉啦!”这样主人自会多赏些“小费”。

  据说,民国初年,京城有一要员大户搬家,雇了不少“窝脖儿”。头前请的是神像、佛龛,紧跟着搬的是煤火炉子,上面还有一把壶,再往后才是玉器、瓷器、豪华家具和细软。一溜“窝脖儿”穿大街走小巷,鱼贯而行。他们一只手扶着颈上托板,另一只手前后摆动,透出一股精气神来,直引得路人纷纷驻足观看。突然,扛煤火炉的那个“窝脖儿”身子一晃,炉子落地。原来,这炉子火很旺,上面还蹲着一把灌满水的铁壶,一路行走,水沸溢出,烫了“窝脖儿”扶托板的手。这下可惹了祸,管家不问青红皂白,三下五除二就将这个“窝脖儿”打得遍体鳞伤,动弹不得。原来,本家很迷信,乔迁时要带上火炉,还要火旺,取今后的日子红火旺盛之意。水是财,自然不能少了水,因此,炉火上面蹲了满满一壶水。后来,这个“窝脖儿”不但没有得到脚钱,还被打残了一条腿,再也不能从事“窝脖儿”搬运业了。有一首《竹枝词》曾描写他们的凄苦境况:

  勾背窝脖载重行,

  饥寒家小时在心。

  马牛不似余辛苦,

  最怕倾斜破碎声。

  民俗学者齐如山先生说,在他年轻时,有一次从和平门出来访友,竟然碰到这么一件事儿。一个窝脖的肩头上,可着托板立着一只硬木条案,案上放着座钟、座镜、两对掸瓶、帽筒,正中间还平放着一碗水。一帮闲人围着看热闹,这位爷旁若无人,一直朝前走。齐先生也觉得神奇,竟跟着他一直走到了地安门的旧古楼。到了楼口,他才把条案放下。大家凑前一看,案子上的那碗水,连个水珠儿都没有溅出来。观者无不啧啧称奇。仔细一打听,原来这个窝脖的是在与某人打赌,所以才特别地显一显自己的本事。
 
  这一行从来养小不养老,到了干不动的岁数,没有一位不作下病根的。有的人还被压成驼背(北京人叫“罗锅子”),患肺病的也不少。民初大画家陈师曾先生特为这一行画了张肖像,诗人大镫先生在画上题词叹道:“父母抚养,祝其日长;奈何以重,压之顶上。”随着运输工具的增多,这一行到了上世纪30年代,已然后继无人了。姚茫父亦曾撰《好事近》咏此行:独担二重天,都是一生衣食。空有满腔豪气,怎发冲冠直?崭然头角总消磨,中正少倾倒,兼爱未访摩顶.道利人如墨。

  “窝脖儿”这个行当随着洋车、排子车、三轮车、汽车等较为先进的交通工具增多而逐步减少,及至全部消亡。现在,各个城市都有了搬家公司,又快捷又安全,“窝脖儿”行当淡出历史舞台实为必然,落后的终归被先进的所取代。


    编辑:常唱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