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首页 >> 正文区

五道营会变成南锣鼓巷吗?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3-02-21 08:24:37  来源:北京日报  

  新疆的马小姐春节期间来北京旅游,对接待她的朋友说,我可不去南锣鼓巷,那里人太多了,我要去五道营(胡同)。曾被美国《时代》周刊评为“亚洲25处必须去的景点”之一的南锣鼓巷,吸引力为什么逐渐减弱了呢?长不过632米,最宽处不过6米,最窄处只有3米的五道营胡同,同样是以特色酒吧、餐饮、创意小店闻名,经常被人们称为另一条“南锣鼓巷”,但那里的居民、商户却不想看到五道营变成南锣鼓巷。


五道营交换商店

  地标介绍

  五道营胡同

  东西走向,东起雍和宫大街,西止安定门内大街,南与箭厂胡同相通,北有两条支巷通安定门东大街。胡同长632米,宽6米;明朝属崇教坊,称武德卫营;清朝属镶黄旗,称五道营。无论明清,该地均与军事有关,历史渊源深厚。同时,它还承袭着中国深厚的历史文脉,东靠雍和宫香火滋养,南临传统文化圣地孔庙、国子监,有着独特的历史文化基础。

  当初:宁静着“各色”着

  日历翻到了正月初七,春节假期结束,南锣鼓巷还是人来人往,五道营的人流却像一下子被关了的水龙头遽然减少,时不时现身的,只有稀稀拉拉的几个人,衬得这里更加冷清,就像从没有热闹过。但喜子家居的店主王长喜却不惧怕这种冷清,相反还有种舍不得的喜欢,一想起春节期间这里的热闹,还隐隐觉得头疼。

  2006年前后,南锣鼓巷的小店已经渐成规模,五道营才有了第一家餐厅——葡萄院儿。因为周边聚集了很多外国人,原本只有民居的五道营陆续开始有了一些外国人经营的餐厅。2008年以后,南锣鼓巷成为一条中外驰名的胡同;五道营里,一些非餐饮类的创意小店刚刚开始入驻。2009年,王长喜想在南锣鼓巷开家小店,却被那里几十万元的转让费、上万元的月租费吓退了,退到了五道营。

  喜子家居靠近胡同东头,2009年9月开张,已经经营了3年多,属于较早入驻的创意店。王长喜以前是一家外贸公司的职员,专门对外销售玻璃用品,自己开一家小店一直是他的理想。

  2009年的五道营只有二三十家店面,仍然是一条普通、平常的北京胡同。

  几乎一墙之隔就是车流不息的二环路,百米之遥就是香火鼎盛的雍和宫,再往南不过几百米,便是文脉昌盛的国子监——被现代文化、宗教文化、传统文化层层包裹的五道营,涵养出一种独特的雍容大度,让时光在这里放慢了脚步。大爷大妈在墙角晒着太阳聊着天,胖丫头皮小子追着小狗跑不停,青砖灰瓦过滤着光与影,店铺的主人要到吃完午饭才慵懒地将大门敞开——所有用来形容北京胡同的溢美之词都可以安放在五道营身上而不显得突兀。王长喜一下子就被这种当下渐已消失的宁静击中了,在这里他似乎找到了童年时在旧鼓楼大街胡同里长大的感觉,马上便和房东签了5年的合同。

  喜子家居销售的都是些很“小”的东西,是那种喜欢的人进来会尖叫,不喜欢的人会觉得莫名其妙的店。两株不过七八厘米高的微型罗汉松配着一个三四厘米高的小玩偶,装进透明的玻璃瓶里是名为“喜大双”的小型盆景;大约十厘米高的透明玻璃瓶里铺着三四平方厘米的小块苔藓;乳白色的小瓷盆里嵌着七八粒植物的红珠子,是时下最受欢迎的多肉植物……

  喜子家居的小腔调也是众多五道营创意小店的共同特点,以独特的呈现形式、独特的售卖物品、另类的交换方式不期而遇地与“各色”人群的需求契合。在这里,有售卖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老物件的“另存为”,卖各种老国货的“能猫商店”,出售交换闲置物品的“交换商店”……

  那时,知道五道营的人还很少,喜子家居一个月的营业额仅够交房租,“交换商店”第一个月只完成了两笔交换。但来这里的人却都很对路,“基本上进来三拨人,就能成交两笔买卖。”王长喜说。在这里,他结交了不少同好,店内墙上几处很漂亮的手绘画,就是常来店里的顾客帮他画的。


五道营喜子家居店

  这两年:房东掀波澜,可爱难敌租金

  中午12点多,赶来开门的王长喜看到自己熟悉的一家咖啡馆贴出了“转让”的字样。他心里很不是滋味,虽然这两年这两个字出现得越来越多。

  2010年和2011年是五道营发展最迅速的两年。起初,王长喜和早期进驻的店主都很熟悉,大家见面都会亲切地聊几句,说说各自的境遇。如今,街上越来越多陌生的面孔,有人来了,有人又走了,有时还来不及熟悉。截至目前,这条不过几百米长的小街已经有78家店。

  与店面同时增长的是租金。房租、合同如今成了这条街上的敏感词,很多人都闭口不提。王长喜有点为难地说,自己这间十几平方米的小店,最早的价格是4万元一年,现在签订的合同、协议,已经涨到一个月6000元左右,涨幅接近一倍。这还不是这条胡同里最高的价格,胡同里新开的差不多大小的店,不仅房租到了6000元,同时还须先付15万元的转让费。王长喜说,他碰到有人来找店面,一般都会劝退,“其实,很多人都难以承受现在的房租”。

  房租的涨幅将这条街和街上的店远远抛在了后面,有人于是选择退出。原来,五道营有一家叫“栋梁”的店,专门出售国内独立服装设计师的作品,但随着房主对房屋进行了翻修改建,并因此大幅提高房租,设计师只有黯然离场,小店最终被一家茶楼替代。“交换商店”的店主聊洪斌遗憾地说,五道营最初就是因为有内容才吸引了人们的关注,尽管一位独立设计师的服装店可以丰富它的内容,但房东们却并不关心内容,而更关心租金。

  逐渐上涨的房租,逐渐离去的店铺,正在改变五道营的味道。聊洪斌和王长喜都细心地发现了这里的变化。最初,这里的店主很多都是八零后的年轻人,都是自己当店员,如今这里有越来越多的雇员了;以前,这里的经营者们都很轻松,现在大家在一起经常交流的是压力。“压力大了,一个店还想保持可爱就很难了!”聊洪斌肯定地说:“房租会对内容产生干扰,房租低没有压力时,你可以非常有耐心地去做一些未必有市场的东西,比如那些做手工的人,不用迎合所有人的喜好。”

  大概还有一年多,喜子家居的合同也要到期了。王长喜不知道、也不愿意去猜想自己将要面临怎样的租金。其实,他有办法赚钱。如果现在就把这家店转让了,光转让费大概就能收到20万元,可他舍不得。“如果我成长得比房租快,那么,五道营就能继续承载我的梦。”王长喜计划在接下来的一年多时间里努力经营,让自己的收入追赶上房租,这样他就不必离开这里了。

  五道营正在发生的一切,也是南锣鼓巷曾经发生过的。设计师蒋立德曾经试图为南锣鼓巷的商铺画地图,最终却因为店铺更迭得太快而不得不放弃。如今的南锣鼓巷,房租改变胡同的剧情上演得更为激烈。据说,那里的一些房东只肯一年一年签约,商铺完全没有安全感,也很难耐心地埋头做品牌。聊洪斌、王长喜都不敢想象,有一天五道营也会变成这样。

  合作:度量难以把握

  去年下半年,喜子家居和五道营其他店都面临着同样的难题,胡同修路导致营业状况非常不好。

  五道营是自发形成的业态。作为当地主管单位,安定门街道也非常想为这里做些什么。在通过官方角度宣传的同时,去年下半年,街道花了1700万元,重铺了胡同里的小马路,制作了指示标牌,并在胡同西口安装了景观LOGO、小品,胡同里安装了地灯、LED屏。

  但是,这一切似乎并不受欢迎。有人嫌道路维修妨碍了生意,有人嫌崭新的胡同失去了原有的味道,有人说,最好的帮助就是政府什么都不要做,就让我们自然地生长吧。听到商户的反馈,安定门街道的工作人员也很委屈,“你要不做有人会说政府不作为,你做了有些人又说还不如不做。”

  比政府的热心更让人担忧的,是五道营越来越像南锣鼓巷。今天的南锣鼓巷已经成为众多旅游手册里“必去的景点”,而随着五道营的知名度越来越大,这里也开始成为不收门票的景点。去年“十一”前后,看到举着小旗儿的导游带着外地游客来到这里,聊洪斌的心猛地一沉,有种很不好的感觉,“那些人像蛇一样排队进来,又像蛇一样排队出去,甚至顾不上仔细看看,不会和你的店发生任何关系。”这种热闹,不仅没有增加店铺的销售收入,反而吓走了一些老客户。聊洪斌的许多老客户就抱怨说,这里变了味,有的人来的少了,有的干脆不来了。

  安定门街道的工作人员也很担心过度的热闹会改变五道营。有一次,中央电视台某节目前来采访,工作人员一边感谢一边对记者说,你们可不可以别播这个节目。最后,这条消息没有播出,大家都松了一口气。除了劝退媒体的宣传,今年,安定门街道也将减少官方活动,一项原定于元宵节举行的活动可能也将取消。

  但五道营大踏步迈进的脚步,不会因为取消一次报道或是少做一项活动而改变,被历史的洪流裹挟着,它只能被这个时代改变,不会听从某个人的愿望。


南锣鼓巷街景

  地标介绍

  南锣鼓巷

  南北走向,北起鼓楼东大街,南至平安大街,长约800米,东西各有8条胡同整齐排列。它是北京最古老的街区之一,有着北京保护最完整的四合院区,位列规划中的25片旧城保护区之中。这条胡同与元大都同期建成,是我国唯一完整保存着元代胡同院落肌理、规模最大、品级最高、资源最丰富的棋盘式传统民居区。时光穿梭至现代,它依然拥有丰厚的文化、历史资源,东靠中央戏剧学院,西倚国家话剧院旧址及什刹海景区,北望钟鼓楼,有着这样丰厚的涵养,历史与现代才能在这片街区撞击出创意的火花。

  南锣鼓巷:

  胡同的脸悄悄改变

  27岁的李宁和26岁的朱昱分别是南锣鼓巷“本土意识”和“靠谱”两家店的老板,这两个年轻人见证了南锣鼓巷从默默无闻的平常胡同成长为中外驰名的知名景点。这个过程充满了惊喜、兴奋、遗憾、失望等各种情绪。

  2003年,李宁还是个未毕业的高中生,第一次来南锣东侧参加中央戏剧学院的考试。他的记忆还停留在南锣鼓巷北口停靠的人力三轮车上,“我考完专业课,花10块钱坐三轮去地铁站,那个时候,人们对南锣鼓巷一点儿都不熟悉,很多人还会有口误,说是铜锣鼓巷。”

  朱昱考中戏是在2004年,在她眼里,那时的南锣鼓巷有些冷清,晚上灯光很昏暗,印象中有个名叫“过客”的餐厅,还有一家书店卖教材,“记得还有一家小餐馆,学生考完试会在这里吃顿饭。那个时候菜价对我们来说已经不算便宜了。”朱昱眼中的南锣鼓巷甚至和姑姑在东四住的胡同没有什么区别。其实,那时南锣鼓巷已经聚集了第一批酒吧、咖啡馆,显示出这条街的与众不同之处。

  2006年,南锣鼓巷开始变身。那一年,胡同进行了环境整治,青灰色的地砖铺上了,新修了厕所,路口还修起了牌楼。整治后的胡同照片登在了很多国外出版的旅游指南上。整条胡同里的店铺开始迅速增加,店铺的类型也从最初的酒吧、咖啡馆开始向更丰富的业态转变,越来越多的创意小店正在改变这条街的属性。

  2007年,NLGX品牌的设计师蒋立德决定把对这条街的喜爱,以绘制电子地图的方式向世人展示。当时,蒋立德在这张图上标注了95家店铺,但一年之后,竟有23家店铺消失不见了。这条胡同开始加速变化,你还来不及把新的店铺加进去,它可能已经不存在了。

  2008年,李宁、朱昱从大学毕业,而此时的南锣鼓巷正进行着脱胎换骨的变化。奥运会的举办让这条胡同的名声从国内走向国外,英国人开的“创可贴8”以及“NLGX”等创意独立店开始引人注目。

  2009年,李宁、朱昱准备在南锣鼓巷开店时,这里早已名声在外。那年11月,口味儿挑剔的美国《时代》周刊,精心挑选了“亚洲25处必须去的景点”,中国有6处被选中,其中北京南锣鼓巷榜上有名。

  与知名度同时增长的,是南锣鼓巷的租金。原来只要每月一两千元的门脸房,涨到了七八千元,一间10平方米的小门脸儿,也要每月8000元钱才能租下来,好点儿的房子月租金大概要两三万元,同时还有高额的转让费。沉重的房租压力,压垮了不少创意小店。有些做了五六年的店都不得不转手,因为连房租钱都赚不回来。

  朱昱、李宁的小店属于后来者,是南锣鼓巷众多有着独立特色的店铺之一。在这里,人们能买到金庸小说中著名的武林秘籍笔记本、机密信封布袋,还能看到“宣言1980”系列小红本:“时代好 没目标——出生宣言”、“很努力 没成绩——上学宣言”、“没有房 没有车——结婚宣言”等,80后面对现实的些许无奈,从中映现而出。这些拥有专利的设计刚一露面,就得到了热烈回应。“像武林秘籍笔记本《玉女心经》每天能卖二三百本,添货都来不及,我们在顺义的小厂子忙坏了。”李宁回忆说。

  2011年,李宁和朱昱发现,《玉女心经》的销量逐渐下滑,每天能卖出几本就不错了。这是因为,市场上出现了大量仿冒品。李宁大致算了一下,单是南锣鼓巷就有十几家在卖他们的设计产品,《玉女心经》、梅花运动服、机密信封布袋等无一幸免。面对这些盗版之作,朱昱说:“头一次看见的时候,差点就晕倒了。”而李宁说:“我们俩真的是有切肤之痛,就跟自己的孩子被人抱走了一样。”其实,不仅是李宁、朱昱的创意被模仿,此时,南锣鼓巷的创意精神正在逐渐丧失,整条街都在走复制路线,连人们逛街常吃的小吃也开始走复制路线。先前感觉新鲜的臭豆腐、烤肉串、奶酪店,因为大量同类小店的纷纷到来,已失却了往日的“特立独行”。李宁发现,没有特色的小店越来越多,“现在的南锣鼓巷是什么挣钱就卖什么,有的店甚至已经开始卖5块钱的围巾、10块钱的扇子了。”


  作者:牛春梅 路艳霞  编辑:勾勾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相关新闻
v 寻访南锣鼓巷的名人故居 2012-09-07 09:59:06
v 后圆恩寺胡同 2012-08-07 10:18:13
v 齐白石旧居成胡同游新景 2012-06-12 09:45:03
v 南锣鼓巷老石碑变功德箱(图) 2012-06-12 09:31:59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