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首页 >> 正文区

美丽纸天堂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3-02-08 09:44:18  来源:北京青年报  

  我喜欢与纸质相关的东西,尤其是上了年纪的纸质老对象,那也是为何我爱逛实体书店、书展,特别是古书展的原因。除了新旧书展外,英美的一些城市也常举办陈年纸展,展出那些日常生活中随处可见的信件、卡片、海报、书签、商标、菜单、手册、杂志、报纸、票根、奖状、节目单、工商目录、公共交通时刻表,甚至是机舱呕吐袋等。这些林林总总的纸质对象多半以短暂实用功能为导向,也不如正规的书籍般,预期被长久保存,它们往往稍纵即逝,所以在西方又被通称为“蛾飞摩拉”; 英文意为“蜉蝣”或是“生命短促的事物”,这类陈年纸展因而被冠上文雅的名号“蛾飞摩拉展”,相关的商家、藏家、爱好者也在各地以此名组成“蛾飞摩拉协会”。

  在这些陈年纸展中,我最爱的类别之一是古老的“瓦伦泰”, 也就是圣·瓦伦泰节日时,赠送给情人或倾慕者的卡片,“瓦伦泰”与“瓦伦泰节日”中文通译为“情人卡”与“情人节”。英文Valentine一词有时也广义涵盖情人节那天收受的礼物,并不限卡片;这个字同时也是“情人”的代名词。有关西方情人节的来源与演进,书上与网上都能查到许多版本的详细解说,我无意复诵,在此只想谈谈一些我个人所接触过的情人节老卡片。

  多年前我在陈年纸展与古书展中,看到一些上世纪初的情人节明信片,以彩色石版印制,不仅图案与文字设计可爱,有时还打凸呈浮雕状,让我爱不释手,若是价钱不贵,往往会买下把玩一番,然后适时送给亲友,受赠者总是满心感激与欢喜。

  很多情人节明信片的背面是空白的,代表它们并未使用过,但我却总喜欢买那些贴了邮票、盖了邮戳、附有手写墨水或铅笔字迹者。其中讯息常可看出这张明信片是哪人在哪年哪月哪日从哪处寄出到哪处给哪人,有限的短句中偶尔可推得两人的关系。此外,在我的小小收藏中,我发现美国从1910年到1924年,国内明信片邮资未曾调涨,都是维持美元一分钱,而且寄件者常常只写收件者的姓名与居住城镇名,而未附街道名,可见那时期美国一般城镇人烟稀少,以致邮差认识城镇中所有的居民。这些印记不仅让我见证了部分历史的演进,也使我和那些一世纪前的男男女女产生了超时空的关联,感觉他们的柔情爱意历经百年依然延续。

  我对情人节老卡片的认识原本极粗浅,只限于这些二十世纪初期的明信片,但几年前在拜访宾州“鲍德温书仓”时,与当时在书仓短暂工作的一位藏家卡拉·贺门相识并结为好友,因而开拓了我的视野。卡拉曾两度担任美国“蛾飞摩拉协会”的理事,拥有诸多在一般陈年纸展都罕见的十八、十九世纪情人卡,我几次拜访她,她总热切向我展示手上的新旧珍藏。

  除了阳春式的硬纸板印制的长方形明信片外,情人卡其实还有圆形、心形、人形等各种形状,并可以折叠方式呈现,材质有一般纸张也有特制的羊皮纸、轻软的镂空蕾丝纸等,除了印制的图案,有时还有工匠手绘的语句与在平面上装饰的丝绸或布质花边、蝴蝶结、雪纺纱、金箔、银箔、羽毛、花朵、树叶、真假宝石、珠珠、小镜片等。有的卡片甚至还可以展示成3D造型,或经由夹层与拉把的设计,可翻转或拉扯而成为不同的图案。一些卡片则暗藏了一层又一层的甜蜜诗与画,甚至还洒上香水,让接收者打开时惊喜连连。

  这些繁复的制作程序自然都得仰赖手工耗时处理,一张十九世纪中叶生产的手工商业卡,当时售价可高达五美元(等值现今约一百美元),由于这些卡片做工精细、保存不易,一张品相完好的卡片,在拍卖市场上轻易可达上千美元。但真正为藏家所推崇的是更早期、更素朴、非商业性生产、纯粹由个人为爱人所制作的独一无二情人卡,上面有致赠者亲绘的图画、手写的情诗,甚至夹着一朵干燥花、一叶幸运草、一枚贝壳或一绺刚剪下的编织发丝;老天,世上还有比这更浪漫、更震撼的示爱方式吗!?说我是个可笑的老派人吧!

  一张张小卡片代表了一个个缤纷灿烂的世界,我也因而得知卡拉的故事。卡拉的父母从事陈年纸品的买卖,长期于宾州的瑞宁格古董市集中设摊,她虽从小在市集中厮混,一开始并未特别收藏什么东西。27岁时,卡拉在父母的摊位认识了一位66岁的退休工人诺曼·华尔兹,并结为忘年之交,诺曼几十年前就大量收藏与情人节相关的对象,质量之佳,让见多识广的卡拉与其父母都惊艳万分。话说诺曼自小在孤儿院长大,没受什么教育,一只手不知何故少了三根手指头,一个背景和外貌都极不出众的粗犷老男人,却有颗异常细腻温柔的心、对“美”有极高的鉴赏力与品位,更令人感动的是,诺曼除了每逢假日带着他的纸宝贝让卡拉欣赏外,还不时到当地的学校与老人院展出他的收藏。

  1993年,当诺曼年近七十时,决定要出售所有的藏品,卡拉于是说服父母一起买下他上千款的情人节物件,以示对老人的敬意与爱意,同时也因此开始她自己的收藏与买卖生涯,借着这些爱的对象与一些同好交流、分享,使我也成了受惠者之一。

  诺曼于去年三月过世,当我看到卡拉小心翼翼打开他留下来的情人节扇子向我展示时,我相信这位默默无名的小人物将会永远驻留在她的心房。以后每到情人节,我必会想起卡拉,想起这位素未谋面的老者,感谢他们直接间接引领我,进入了情人节老卡片铺陈出的美丽纸天堂,并得知一些人间的纯善小故事。(钟芳玲)


    编辑:river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