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首页 >> 正文区

张效裕:临窗,雕刻时光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2-12-25 08:25:12  来源:北京日报  


《四美图》挂屏

  观红万千:一门手艺的成与败

  张效裕的窗外有一棵银杏树,她说,最喜欢深秋暖日里,那一树金黄,看得人满心欢喜。每一年,每一秋,日日夜夜,相看两不厌,如同手里那一抹中国红。在她眼里,那就是花开花落,万里河山。整个宇宙的热闹与寂寞,随着刀起刀落,都在这一抹色彩里定格。

  细数工作室里的作品,你便知道小女子如何在斗室里心怀天下了。

  这里的每个物件都是一片风景。轻轻推门进去,四件雕漆大瓶红彤彤地立在你眼前。瓶有一人高,亭亭玉立或气宇轩昂,比人英武雄壮得多。瓶上的故事在每个中国人的记忆里或许已经远去,但当你这么一站,只需一眼,那些记忆便鲜活起来。一对瓶上是刘备娶亲的传说,另一对是梅竹兰菊繁花似锦。雕刻前一对的人物图案时,张效裕正迷恋三国故事。争霸时代的雄武风度与战乱中追求祥和喜庆的千年情愫萦绕心间,刀起刀落,这段心情便定格下来。此后常常回味,日日摩挲,漆面上也就盘出了光泽,仿佛那人与竹都活了起来。

  张效裕心中的家国天下还在那两面墙上的五块大屏风里。一面是乘风破浪会有时的江山图,一面是倚窗而望、欲说还休的古典四美人。每一朵浪花的壮阔,每一处衣衫褶皱里深藏的温婉,都在效裕的心里。你在屏下观望,品出的,或许是另一番景致。

  她还把那些心中的风景刻在一些随手把玩的小玩意儿上。比如手镯,比如扇骨。戴一只刻有富春山居图的手镯,就将一片山色收藏进这盈盈一握间了。挥一挥折扇,历史的气度也就在那挥臂成风的豪迈里了。这样的收藏是对一门手艺的挑战。一只扇骨长不及尺,宽不足寸,一只手镯的体积也可以想见。要在方寸之间,纤毫毕现,一丝不乱,是对功力、体力和心态的考验。雕刻这门手艺是靠时间和苦练堆成的,有了三十年的功力,她可以做到挥刀自如了。但是眼下决心多做小活、细活,因为只有在眼不花、手未抖的年龄能做到。

  在闭门创作的八年里,效裕用力最多也是最出彩的活是在壶上雕漆。这壶缘来自一次“一见钟情”。

  十年前,一次故宫艺术品展出中,她邂逅了明代紫砂大师时大彬的一把山水人物雕漆壶。壶为方形,以紫砂为胎,外髹朱漆,盖雕杂宝,纽雕莲瓣,柄与流雕云鹤纹,壶腹部四面开光,两面雕山水人物,两面雕乐器,富贵豪迈之气咄咄逼人。紫砂雕漆是两种工艺蓬勃发展时期的富贵联姻,以紫砂壶为胎,披上火红的雕漆外衣,耗时久,工艺繁复。这样奢华的艺术品,历代只有帝王才能拥有。但是民国以来,大量雕漆紫砂壶在战乱中流落民间,不知所终,雕漆与紫砂结合的工艺也随之销声匿迹。 拥有一把紫砂雕漆壶也就成了众多收藏爱好者难圆的梦。

  在雕漆厂与这门手艺相伴的漫长日子里,见惯了在同样造型上重复同样图案的批量复制,工人们不会去想这门失传的手艺与自己何干。张效裕却被这份独一无二的存在吸引住了。那时她还不懂得伟大的灵感都来自模仿,甚至不懂得怎样让大漆与紫砂粘合在一起,便一头扎进复制这件国宝的莫名冲动里。两年以后,经过艰难尝试,紫砂雕漆壶克隆成功,从此,她便“掉进了壶里”。

  起初,只是模仿,后来便为了心中一个模糊的形象去寻找甚至定制一个中意的壶型,再配上与壶型贴切的图案。比如灯笼壶要表现中国风格的喜庆,选取灯笼造型的圆壶,正面雕刻太平盛世,反面是竹报平安,演绎民间的淳朴愿望。一把钟形饕餮纹壶,形似倒挂的金钟,壶身无处不是大大小小的饕餮图案,如龙颜大怒,此创意来自商周青铜器上的象征图案,凸显庄重威严的远古遗风。

  雕漆与景泰蓝、象牙雕刻、玉雕齐名,被誉为京城工艺“四大名旦”之一。许多人对雕漆神往着,或是因为那一抹中国红里蕴藏的神秘历史与文明,或是因为雕漆曾是皇室贵族的专宠,象征着精致、高贵、极尽奢华的生活品质。而对雕漆不屑者,或许认为这只是一种用刀临摹书画的雕虫小技。简单地将雕漆理解为雕刻工艺,那是对历史的无知。如果说临图雕刻是一门手艺,那么,赋予心中的意念一个形式,用刻刀赋予这形式以细节和意境,便是创作,便是艺术了。从探索紫砂与雕漆的完美结合开始,张效裕用创作的热情,让雕漆这门即将失传的手艺焕发了生机。

  据说,雕漆人物开脸难度最大,张效裕的突破恰在于此。一件雕漆作品雕工耗时动辄一年,最后一笔是给人物雕眉眼,一刀不慎便前功尽弃。传统的做法是用刻刀直接刻眉雕唇,这样一来,不仅人物面部表情生硬,眼角唇边可见刀锋,而且随着漆面日久失水,很容易形成裂纹。张效裕借鉴象牙与玉雕的手法,创造性地用刮铲的方式塑造人物五官。在古今所有雕漆艺术品中,只有在这里,你可以看到如此凹凸有致、圆润饱满的面部浮雕。也只有在这时,你可以体会到艺术品上那眼角眉梢的灵动,需要一颗多么安静的心灵。

  从模仿开始,张效裕承续传统,正走在不断创新的路上,也走在成为雕漆大师的路上。2006年,雕漆工艺被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张效裕的工作室亦被列为非遗保护项目单位。据行业人士估计,如果把依赖雕漆工艺为生、以设计和雕刻作为从业标准来算的话,整个北京的雕漆从业人员不超过三十人。其中,能够独立完成雕漆每道工序的全能人才没有几个。张效裕就是其中的一个。问起她得意的作品,她不会把那些大大小小的奖杯奖状拿给你看,虽然那些东西就在她的身后。她总会兴致勃勃地给你讲接下来的设想。别人都在比大,她偏偏把雕漆往小里做。即将完成的四对扇骨又是对雕工精细的极致挑战,在宽不及寸的扇骨上雕刻侍女秋思图,或双鸟啼春景。在你还来不及细细品味这久违的古典韵味时,她又拿出一支已经刷过红漆的毛笔,聊起她的新设想。

  接下来,她准备多做一些更有书卷气的东西,比如砚台盒、古筝。选什么样的造型,配什么图案,这些都要从细处慢慢思量。她从来不会描绘多么远大的目标,因为雕漆就是对每一毫米的坚持,是心到手到,实实在在用时间沉淀下来的艺术。正如她自己所说,发扬雕漆事业的理想不在过去,也不在未来,只发生在现在。

  简历

  张效裕 生于1966年2月,大专,中国工艺美术协会会员,中国漆艺委员会会员,高级工艺美术师,北京工艺美术大师。1994年参与制作的《北京市花大瓶》现在藏于人民大会堂,1999年参与制作的《花好月圆雕漆盘》,被北京市人民政府选定为澳门回归礼品,赠送给澳门特别行政区政府。2008年8月与中央美术学院合作雕漆礼盒赠给萨马兰奇先生和罗格先生,作品曾获北京工艺美术“工美杯”金奖和铜奖。2006年雕漆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工作室“贡元漆艺”为非遗保护项目单位。


[1][2][3]页

  作者:王倩  编辑:勾勾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相关新闻
v 用雕漆工艺讲述琉璃厂故事 2011-12-01 10:30:50
v 中国非遗博览会北京获二金 2010-10-20 15:50:53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