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首页 >> 正文区

张效裕:临窗,雕刻时光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2-12-25 08:25:12  来源:北京日报  


扇骨《好鸟鸣高枝》

  剔红一天:一个人的荣与辱

  八年时光,三千个日夜,一个女人轻轻地把大都市的繁华热闹都关在了门外。

  清晨来到工作室,先焚香,泡茶,戴上白手套把所有雕漆作品擦拭一遍,如同某种圣洁的仪式,然后开始一天的埋头工作,直到天黑。如果你来这里,她会兴致勃勃地拉你来看收藏的各种小茶碗。或许你会觉得这样的生活也悠闲雅致,但是,雕漆工艺的繁琐、麻烦是超乎想象的。

  一张写字桌,几盒大大小小的雕刻工具刀。提起这些心爱的宝物,她会耐心地给你讲一个下午。刀子都是手工制作的,小则如针,大则如铲。问起一个雕漆艺人要有多少把这样的刀,她说数不过来。用这些刻刀变换出的刀法更是难以计数。

  雕漆工艺的制作过程大致分为制漆、制胎、做地、做里、光漆、雕刻、烤制、打磨,八大工序,七十余道小工序,上百种工艺操作程序。离开了工厂分工合作的时代,大部分工序都要自己独立完成。没有一颗平静的心,你或许要暴跳起来。

  她的一天通常是这样的:

  先把正在光漆的器物光一遍漆,或许是一个砚台盒,或许是一把紫砂壶,又或许是一个捧盒,耗时一小时左右不等,若是屏风等大物件,时间会更久。光漆是雕刻前的一道工序,把调好的漆液一层层涂在漆地上。一件真正的雕漆艺术品,要刷上五到十五毫米左右的漆才能进行雕刻。一般来说,一毫米厚的漆要刷十七遍。为了保证艺术品能够久经岁月也不开裂,每一遍刷上去的漆,都只能在室内自然阴干,不能烘干或者晒干。要保持温度在二十摄氏度到三十摄氏度之间,湿度在百分之八十到百分之八十五之间。天气好的时候,每天最多也只能刷三遍漆。所以刷十五毫米厚的漆,需要近百天时间。以前在工厂这是一个专人制作的工序,虽然偷偷拜师学过,起初手生,总是不成,急得满嘴起泡。

  晚上还要光一遍漆,如果刚好还有一件作品已经雕刻成型,还要拿在烤炉旁烘干,然后打磨抛光。烤制阶段又要耗时一周至十几天。若要追求抛光后更加温润糅合的效果,最好在自然条件下干燥,那就要搁放一年半载了。这段时间,大漆浓烈的气味开始变得温和清甜,可以稍稍安慰日久天长的劳作。

  总有一些时候,你走进这里,迎面扑来大漆浓烈的气味,你会被熏得头晕脑涨。那是因为这里正在进行光漆。光漆工作持续不断,大漆的味道儿挥散不去。有时候你还会看到她手臂上满是抓挠的伤痕。行话说,那是被“漆咬”了。没干透的大漆,会挥发到空气里或黏在皮肤上,对其过敏的人通常因为呼吸或皮肤接触,身上会红肿、出水泡,奇痒无比,俗称“漆咬”。

  最费神的一个步骤是制作前的设计构思。工厂集体生产的时代,雕刻工人只需按照已有的图纸批量复制即可。现在,张效裕要像孕育生命一样赋予她的作品以最恰当的表现形式。比如她想做一把青铜器风格饕餮纹的雕漆紫砂壶,壶型的设计至关重要,经过反复思索,定做了一款方中有圆的造型。雕刻线条的深浅粗细,又会影响效果的呈现。另一款壶盖上有立体雕像的壶又要考虑雕刻什么样的图案能够与壶体相得益彰。她经常对着一把壶或者一个瓶发呆,灵感不来的时候,或许要酝酿一年半载。

  有时候,朋友们一起出去喝茶,她会对着一把壶或者一只杯子发呆。更多时候,她会不停地买来各种相关书籍或画册,从中寻找新的可能。

  白天状态好的时候,是最适合进行雕刻这道工序的。因为雕漆的成本昂贵,一把做胎的名家紫砂壶要几万元,绝不容许出错。 如何达到雕刻艺术之极致,是雕漆工艺发展的瓶颈。要在方寸之间挥刀如笔,刀到手到,心到眼到,需要数年如一日的修炼。许多年老的工艺师做得了大物件,却不敢做小作品。这门手艺既要有多年磨练的技艺,又对体力和眼力有很高要求,一旦年老眼花,体衰手颤便握不稳刻刀。而雕漆制作中决不允许错误,一刀出错,满盘皆输。

  雕刻如同作画,没有感觉不行,眼花手抖也不行。刮风下雨精神不好不敢动刀,心不静不敢动刀。感觉来了又必须一气呵成。如果这时谁来聊天喝茶了,定会遭遇闭门羹。雕刻的时候,谁也别来惹她,把门一锁,几天不见人。

  雕漆就是这样一件繁琐磨人的活。雕漆与其他雕刻艺术的一个不同之处在于,浮雕下的背景也要以花纹装饰,称作锦地。这也是一门专门的技艺。锦地的种类难以计数,通常一块锦地是由成百上千相同的小图案拼成,据说仅仅一个小方锦就需三十几刀,这千刀万刀的遍地锦纹,岂不是对雕刻者的耐心的最大考验?倔强的张效裕天天跟这活计较劲,一干就是三十年。她说,不管有多少烦心事,只要一坐下,拿起刻刀,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事实上,八年的坚持,八年的寂寞甘苦是难以为外人道的。工作室成立之初,一张桌子,一个架子,屋里四壁空空。她人也像赌气一样躲在屋子里,没有娱乐,没有会客,只是工作。两年后才有了一对雕漆大瓶守门,又两年,做出四扇挂屏装点墙壁,架子上的雕漆摆件也多起来。雕漆投入成本高,周期长。就是这样,八年内,作品不成规模不投入市场,用她自己的话说,基本是零收入。她常常被每月几千块钱的房租压得喘不过气来,却从不吭一声。

  如今,雕漆作品开始升温。张效裕依然不慌不忙,就像当初寂寞地坚守一样,她只埋头做自己想做的东西,不管市场正热炒什么。在对自己的手艺有足够自信之后,在满屋子作品可以拿来证明实力之后,她开始接受一些订单。以前给工厂做活,可以马马虎虎,不署名,不追究,作品交工以后跟自己没关系,下班以后没人还想干活。如今直接面对客户,每件作品都是自己的名片。只有尽心做好每一步、每个细节,做到人家盯着你的活看你不心虚的时候,才算成功。

[1][2][3]

  作者:王倩  编辑:勾勾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相关新闻
v 用雕漆工艺讲述琉璃厂故事 2011-12-01 10:30:50
v 中国非遗博览会北京获二金 2010-10-20 15:50:53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