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首页 >> 正文区

张效裕:临窗,雕刻时光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2-12-25 08:25:12  来源:北京日报  


张效裕在雕刻嫁妆瓶《梦荆州》

  北京城里有这样一个人:她天天上班,却没有一分工钱。八年前,她失业,心一横,拿买断工龄的十万元钱成立了自己的雕漆工作室。注册、租房,工作室里只有一张桌子。八年后,积攒了一屋子火红的雕漆作品,她说,八年的工夫都在这里了,一件也没拿出去卖。可不知什么时候起,她的作品成了雕漆行业中人纷纷效仿的对象。她说,三十年只做了雕漆这一件事。

  描红十年:一个行业的兴与衰

  张效裕的工作室背对着北京城繁华的三环路。夏天去访她,屋里一派静谧。她埋头手里的活计,窗外大都市的喧嚣繁华与她无关。那一屋子的紫砂雕漆壶、门前的雕漆大瓶、墙上的雕漆大屏风还有窗台上未完成的雕漆锦盒,也与她一同静默。斗室之中,自有一份清凉。窗外的风从夏吹到秋。每个日夜,她都沉浸在自己的清凉世界里。冬日里去看她,那满屋子的雕漆作品,看上去格外热闹,目光所及,都是暖人的红。窗外的严寒与她和她的雕漆也无关。她仍静静地埋头工作。

  一间不足三十平方米的老房子,狭长,大窗,满屋子阳光。窗前一张旧式写字桌,她每天坐在桌前,做雕漆这件事。时光在这里仿佛静止了。她说,租下这间屋子,因为当年雕漆厂的厂房也是这样大小。十年前,在没落的北京雕漆厂,她在做同样的事情;三十年前,毕业分配到繁荣时期的雕漆厂,已经在做这件事情。不同的是,雕漆厂经历了繁华与衰败,她从学徒变成了行业内的佼佼者。

  1984年,十八岁的她从北京工艺美术高中毕业,被分配到北京雕漆厂。她清楚地记得,那时同被分去的有七个人,去厂里报到的,最终只有她一人。其他同学都奔他们的大学梦去了。在高等学校工作的父亲认为,做传统手工艺很好。于是,效裕成了一名雕漆工人。其实这也是她自己的主意。早在十五岁那年,她就自学绘画,瞒着父母偷偷去考职业学校,这个内向倔强的小女孩早早地就开始自己书写人生。

  那正是北京雕漆工艺的全盛时期。中国雕漆工艺品畅销世界五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国外订单源源不断,雕漆作品屡获国内外大奖。雕漆厂按照不同工序,分为不同班组。每个班组三十人,仅雕刻部门就有十个班组。全厂六百人。据资料记载,北京雕漆厂极盛时期在周边地区发展了加工厂四十余个,从业人员高达一千五百人。张效裕记得,第一次来到位于宣武门的北京雕漆厂,楼道里堆满了雕漆半成品,红红的一片。她带着初出校园的羞涩和不安,安安静静地穿过楼道,心却被这红点燃了。

  起初,她被分到了创新室学画工。在目睹了师傅们怎样挥刀如笔,在手中幻化出栩栩如生、细致入微的立体画面时,她再也忘不了那刻刀的神奇。盘上探出一朵小花,花瓣层层叠叠,花蕊吐着芬芳,花瓣上脉搏一样的丝丝纹理仿佛在向着太阳生长。一只雄鹰迎风展翅,那颈上的羽毛被风打乱的痕迹毫发毕现。于是,她第一次毛遂自荐改学了雕刻。先后师从刘桂芬学习现代人物刻法,参与的《五子献寿盘》获金奖;师从满建民学习高浮雕雕刻,参与制作了现藏于人民大会堂的雕漆大瓶;1999年参与制作的《花好月圆雕漆盘》被北京市人民政府选定为回归礼品赠送给澳门特别行政区政府。1999年之后,在文乾刚工作室工作,参与雕刻文大师设计的作品并多次获奖。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期,国外订单锐减,北京雕漆厂的生意一落千丈。工人们靠做活拿钱,僧多粥少,她不争不抢,远远地躲避着热闹。有时间就偷偷跟其他部门师傅们学习手艺,各个程序的活儿都能上手了,看到自己喜欢的东西,照着样子在家偷偷做。师傅们也都乐意教她。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混了一个好人缘儿。

  命运的转机,就在这与世无争的清静里酝酿。

  2003年,难以为继的北京雕漆厂解散。三十七岁生日那天,她在买断工龄的合同上签了字,拿回不到十万元的失业补助,还有被迫脱离了体制的无所适从和忐忑不安。别人把这笔养老钱小心翼翼存入银行的时候,从未有过这么多钱的张效裕决定冒一次险:倾其所有成立一个雕漆工作室,取名贡元漆艺。虽然毫无赚钱头脑,虽然这个行业已跌入低谷,她要守着这门手艺。舍此,别无他念。谈起当年冒险的决定,她说,其实心里很没底,所以有好几年,只是一个人偷偷干活,没有人知道。

第[1][2][3]

  作者:王倩  编辑:勾勾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相关新闻
v 用雕漆工艺讲述琉璃厂故事 2011-12-01 10:30:50
v 中国非遗博览会北京获二金 2010-10-20 15:50:53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