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首页 >> 正文区

滑树林:执着坚毅的绢人艺术大师

用绢纱捕捉人物最美瞬间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2-12-20 09:51:43  来源:北京商报  


《小乔》


《捣练图》

  千娇百媚的小乔、义薄云天的关羽、英姿飒爽的穆桂英……这一个个用丝绢制成的人物和同类型的艺术形式相比有着自己的韵味。作为距今已有1000多年历史的老工艺,绢人艺术在一代代老艺人的传承下一直保持着自己独特的艺术地位,而滑树林作为现代绢人制作工艺的领军人物,也正一步步把这门艺术带向新的高度,让国人乃至世界都来了解这源于丝绸之路发源地的精美工艺。

  传承千年的古老艺术

  绢人是用丝、绸、纱、绢、罗、绫等材料制作而成的美术人形。它起源于唐代,至今已有1000多年的历史。民间布制玩具“针扎”、“彩扎”等手工艺品,都和它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绢人是一门融合了多种工艺的独特艺术形式。”滑树林这样介绍自己心爱的技艺。

  据介绍,绢人的制作要经过雕划、制头、制手、服装彩绘、头饰、道具等十几道工序,最后组装制作成三维立体造型。每一道工序,都需要精妙高超的技艺,每一件作品,都要求赋绢纱以生命、施丝绸以灵性。一个绢人作品最具魅力之处便在于人物瞬间神态的展现,无数个灵动的细节成就了传神的瞬间。这其中又以头部和手的制作最显功力。

  “绢人制作的每一道工序又都可以被细分,都很吃功夫。就拿上色来说吧,绢人的上色并不是用画笔来涂抹,而是用类似做蛋糕的奶花那样的工艺喷挤上去的,相当难上手。”滑树林介绍道。在滑树林的工作室,记者见到了很多他亲自参与制作的绢人精品,有古装题材的,也有现代题材的。“我们不仅要守护老的传统,更要在新的时代赋予老工艺新的时代意义。”

  执着坚毅的艺术大师

  滑树林出生于1950年。1972年,22岁的他开始了这段与绢人的“奇妙姻缘”。刚刚接触到绢人制作,滑树林就被这门唯美的艺术深深地吸引了,于是便用自己全部的精力学习和创作。可能是因为天资聪颖而自身又比较努力,年纪轻轻的他便当上了绢塑厂的厂长。当上厂长的滑树林虽然走上了管理岗位,但是对于绢人的喜爱依然不减,而这时,一个人的出现彻底改变了滑树林的一生——1984年,著名绢人大师葛静安到绢塑厂参观,看到厂里的情况还不错,很是高兴,随同来的人向葛敬安介绍说:“您看这小厂长做得还不错,您想创建个绢人博物馆的愿望估计不久就要实现了。”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这句话被旁边的滑树林默默地记在了心里,那时他便下定决心一定要把绢人做精、做好。就这样,为了更好地研究绢人的制作,滑树林毅然辞去了公职,拜在了葛静安大师门下,潜心学习绢人制作。

  “我刚辞职那时真的是一穷二白,什么都没有。当初办工作室的1万多块钱还是找我的一个同学借的。”提起创业初期的困苦,滑树林感慨万千。“当时我找我同学借钱的时候,他说‘树林啊,这钱借给你,如果你挣钱了,就还给我;要是没挣钱,这钱我就不要了,就当给你了。’当时的1万块钱那真是值钱啊。就冲我同学的这股仗义劲儿,我有什么理由不把绢人弄好?”就这样,在同学的支持和老师的教导下,滑树林一步步走向了绢人艺术的顶峰。

  “这一路走来,吃苦受罪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可能是对于绢人这门技艺太喜爱了吧,我坚持了下来。别人都说,滑老师这一路就是四个字‘执着坚毅’。我自己也觉得如果没有这股劲头儿,也就没有今天的成就。”滑树林如是说。

  公益商业相结合的发展模式

  “我现在真是忙得很,不过大多数都是公益活动。”不同于其他人,滑树林这两年把主要精力放在了公益活动上。从担任东城区东花市街道文化顾问到义务讲授传统工艺美术技艺,滑树林好像并不操心怎样把绢人艺术归入合理商业链条的事情。“其实公益和商业并不冲突,我做公益的目的就是要更好地宣传绢人这门技艺,有更多的人认识和欣赏绢人了,它的市场前景才会更广阔,不能只把眼光放在眼前的利益上,也不能一切都向钱看。”

  在这种独特的思想理念指导下,滑树林的工作室和加工厂运营得红红火火。“我以前当过厂长嘛,企业运营这方面还是有一定的想法和基础的。我能把亏损的厂经营得扭亏为盈,到了经营自己的产业时自然不会太差。”滑树林骄傲地说。

  虽然经历过初期的艰难,但看着自己的事业一步步走向正轨,滑树林自然是非常欣慰的。“能有现在这样的成绩真的是不容易,我还曾经把儿子结婚买房的钱贴补到经营中,一切只是为了能让绢人技艺有更好地发展。不过这一切都过去了,现在无论是公益还是商业,我们都走上了一条可持续发展的路。”

  老工艺的传承要从娃娃抓起

  在采访滑树林的过程中,记者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他的工作室是设在一所学校里。“我是和洋桥学校达成协议的,我给他们的学生义务上课,然后学校提供几间房子供我使用。我认为,传统工艺的传承不一定非要局限在保护发展还有怎样带徒弟上,要想想其实无论是什么,都是要人去做,而我们真正的未来就是孩子!只有让更多的孩子去了解这门传统工艺的魅力,从而对它产生兴趣,甚至参与其中,这门技艺才算是真真正正地传承了下去。其实,孩子们对于咱们传统艺术还是相当喜欢的,就像我教的这些孩子吧,一个个都非常入迷。我们要从小抓起,把传统艺术烙在每一个孩子的心里,这样,传统艺术才能有生命力。”

  而对于技艺未来的发展,滑树林也有着自己的观点。“首先,创新是必不可少的。原先的绢人作品大多是小件,40公分左右。这样的作品一是制作起来工艺比较细碎,二是不利于观赏。而我经过研究后发现,80公分的大件是比较好的,因为作品放在桌上正好能与人的双眼差不多平行,形成四目相对的效果,所以我们现在制作的作品就以80公分的大件为主。再有,就是继承,还有传承。老工艺的传承方式多是口传心授,没有一个系统的方式,很容易断代,许多工艺就是这样流失掉的。我觉得,比较好的流传方式就是著书立说,把技艺通过文字记录的方式留下来,这样就有一个较为具象的方式把手法流传下来了。”现在,由滑树林和李苍彦联合著写的《北京绢人》一书已由北京出版社出版发行。

  “我的老师葛静安大师有两个梦想,第一就是绢人能出一本书,这个我已经帮她完成了;第二就是绢人能开一个自己的博物馆,对此我正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我现在依然工作在第一线的原因也是这个,不能说有机会开博物馆了而你没有真正成熟的作品展出。”对于老师的梦想,滑树林一直不敢忘却。而绢人这门艺术,更是深深地印在了他的生命之中。“这一路走来,有我自己的努力,也有别人的帮助。最重要的还是对于艺术的喜爱与痴迷。这项技艺想要有一个好的传承与发展,必须要有几个对艺术、对技艺执着的人。”

(记者 蔡培翰)


    编辑:river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