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首页 >> 正文区

曲艺背后的坚守:“说的都是咱北京自己的话”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2-12-06 08:15:13  来源:北京商报  

  今年是北京市曲艺团成立60周年,走过一个甲子的曲艺团,曾是全国最大的曲艺团,号称“一百单八将”。最红火的时候,打破方言以及地域文化限制,从北京一路南下广州,依旧场场爆满。然而在文化百花齐放的今天,靠传统艺术吃饭的“北曲人”却要依靠政府补贴的“文艺演出星火工程”、“民族艺术进校园”挣取收入……面对传统曲艺面临的尴尬处境,他们有遗憾、有困惑,但一颗热爱与执着的心却从未改变,更对北京曲艺的未来有着无限期待。

  传承难 何以求生存

  “如果我不唱了,从小了说是对不起我们先生这么多年对我的培养,大了说就是对不起全人类。”王树才,2005年考入北京市曲艺团,师从北京琴书泰斗关学曾先生,是当今惟一一个以北京琴书演唱为职业的演员。作为北京地区鼓曲艺术中具有代表性的曲种,北京琴书以其“短、平、快”极富丰富表演和演唱效果的特点深受大众喜爱。

  然而随着曲艺行业的没落,曲艺人面临种种危机。“我们每次下乡演出,观众都知道找个阴凉看戏,我们却要找个平地暴晒在太阳底下。”面对如此艰苦的条件,王树才依旧坚守着这份职业。但现如今,北京琴书即将面临近乎失传的境地,他心有不甘。“我相信北京琴书是有生命力的,我要守住本土文化,先要继承下来,然后再把这些东西传给我的徒弟,让它得到更好的发展,但是现在都没有一个北京人愿意学。”

  为了保护北京琴书文化,北京市曲艺团在北京戏曲职业学校招收专门学习北京琴书的学生,不仅学费分文不收,还定期给予生活上的补助。除此之外,北京市曲艺团还正在筹划办一个专业的戏曲班,面向全国招生。北京市曲艺团所属北京歌剧舞剧院院长赵丽华表示,“弘扬和扶持曲艺发展,需要从根上解决,传统的东西绝不能丢。培养一个曲艺人没有十年八年上不了台,最好是从小就学习,办一个专业的学习班,既有学历,功底也扎实。我们还会请老先生们授课,一对一地抠字眼、把唱功,让曲艺后继有人”。

  无场所 何以引观众

  除了传承断层问题之外,缺少固定演出场所也成为了曲艺行业面临的另一大难题。作为北京市曲艺团的“国宝”,河南坠子表演艺术家马玉萍表示,“过去,各个曲种都有各曲种固定的观众群。听曲艺去前门小剧场,听相声大会去鲜鱼口,看‘庆乐’京剧去大栅栏,看电影去广德楼,看人艺话剧就去首都剧场。然而现如今,只有首都剧场保留了下来。我们曲艺需要一个固定的场所去展示”。

  王树才演出琴书的机会并不多,但经常会被问到下一次会去哪儿演出,面对如此尴尬的问题,王树才都无言以对,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对此,青年相声演员何云伟、李菁也感同身受。“相声艺术作为曲艺中最易被大众接受的曲种,也经历过低谷。从金斗老师开始做 ‘周末相声俱乐部’,把相声恢复到在固定的演出场所表演,才是相声真正复苏的开始。”现如今,除了经常在北京电视台的节目中露面,他们还固定在“星夜相声会馆”演出,固定的演出场所为他们拥有固定观众群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如果我们能有一个固定的演出场所,就算没观众进来,演员也会想办法把观众吸引进来,这样不仅能够提高演员的积极性,提升节目质量,吸引观众,还能促进良性的竞争。”李菁表示。

  关注少 何以扩影响

  “原来中央电视台还有个《曲苑杂坛》,各地方台也都有和曲艺相关的专题节目,现在这些全都没有了。”何云伟说。对于这一现象,李菁补充道, “在过去,骆玉笙老先生被称为‘金嗓歌王’,但她被观众认识也是通过电视剧《四世同堂》的主题曲《重整河山待后生》推出后,扩大了京韵大鼓的影响,包括关学曾老师的北京琴书在张艺谋电影《有话好好说》中的展现,其旋律才得以极大普及。冯小刚的电影《没完没了》更是用了梁厚民先生《奇袭白虎团》的元素。”他认为,只有新媒体能够与曲艺嫁接,才能更好地扩大曲艺的影响力,让更多的人认识并领略曲艺的魅力所在。

  北京市曲艺团风风雨雨一甲子,曲韵留香的背后是一代又一代曲艺人的坚守与传承,而在传承的同时,北曲人也一直在不断地摸索一条创新道路。从《京·韵》将传统单一说唱鼓曲表演形式转变为现代舞台艺术的大获成功,到不断吸引明星演员加盟,虽然“北曲人”的步履有些缓慢,但前进的脚步却始终没有停止。  

  记者手记

  曲艺源于生活

  曲艺,是中国传统的民间表演艺术。相比于京剧与昆曲,曲艺扎根于民间,与时代同步,论时事、话古今。然而上世纪80年代后期,传统曲艺步步萎靡,处境尴尬。不是不好听、不好看,而是太传统、有距离。

  其实如果说传统曲艺正在没落,似乎也不尽然,只能说它们中的一部分正在以一种全新的形式崛起,比如说周立波的海派清口以及郭德纲的相声,其实在表演形式上来说两者都没有什么创新,其成功之处就在于内容上的创新——话题紧跟时代步伐,调侃辛辣、有独到见解,甚至是在传统上融入新元素,融入时尚的、网络的流行语。

  正如河南坠子表演艺术家马玉萍所说,“没有当年上山下乡,深入基层,就没有办法创造出老百姓喜欢的作品,不是在舞台上摆一个优美的动作就行了”。在采访中,马玉萍还清唱了几句她专门为十八大创作的作品,虽然歌词简单,却引起了记者们的共鸣。马玉萍说,“其实很简单,说的都是咱北京自己的话”。的确,传统曲艺之所以能流传广泛,关键是源于生活。


  作者:刘小艾  编辑:勾勾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相关新闻
v 聚是一团火 洒是满天星 2012-11-30 11:01:21
v 三代演员团聚 畅叙曲艺情怀 2012-11-26 08:16:31
v 60年积淀传帮带 金字招牌情不改 2012-11-23 08:39:46
v 北京市曲艺团坚守曲韵留香 2012-11-22 07:49:39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