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丹:因为有爱,一切都能理解

  “17日这个精彩绝伦的夜晚,大家买票是来听演唱的,不是听演讲的,我完全理解,何况已坐了三个半小时,但我也还是理解主办方要我向老艺术家致意的初衷,毕竟,这是无法言表的一份深深恭敬!我们都是爱昆曲的人,因为有爱,所以一切可以理解。”

屡陷争议

  ·2010年3月3日,于丹新书《于丹〈庄子〉心得》在京首发,当天就售出1.5万册,但反对的声音也很强烈。

  ·2010年,于丹有望代替余秋雨入主青歌赛的消息刚一传出,就有网友旗帜鲜明地予以反对:“于丹的文化底子相比《百家讲坛》其他的老师薄得太多,硬伤一堆,自己先补补课。真正做学问的人是不会来当评委的,只有那些浮华的所谓文人热衷这类活动。”

  ·2012年6月,于丹现身中国作协公布的2012年拟发展会员的公示名单也引发争议。有人质疑其是学术明星不能算作家。

>>详细

导语

  有网友在微博爆料称,“文化超女”于丹在北大举办的一场昆曲演出结束后,准备上台分享心得时,遭观众呛声后下台。后经证实,确有于丹被轰下台一事。于丹被“呛”,事实上在提醒各类名人,不管你的名气有多大,也要正确认识自己。术业有专攻,术业也有盲区,不分场合地对任何主题都试图推销自己的观点,把价值判断范畴的东西强加于别人,只能自毁形象。商业也有追求,娱乐也有底线,否则,离尴尬上身也就距离不远了。

“遭哄事件”
网友爆料于丹北大“遭哄”

  18日凌晨,网友“牛头怪”在微博发帖称,17日晚在北大百年讲堂的一场昆曲演出中,表演结束时,于丹被主持人邀上舞台做总结。在她说要“代表”全体鞠躬时,遭到台下观众喊“请下去”。于丹赶紧说了一句什么,转身从后台下去了。

现场观众:确实被呛声
  网友HelenClaire是一名北大学生,她说自己是当晚的观众之一,没有听到很大声的“滚”,“主要是各种‘下去吧’和一句‘你没资格代表我们’。”她表示,她在最后也嘘了于丹,因为“在一排镇国之宝面前,任何心灵鸡汤式的东西都是一种亵渎。”
北大:不全是北大学子
  “当时快散场了,观众非常希望能听听老艺术家说话,和他们沟通,所以一听有嘉宾讲话,就开始不耐烦了。”在听说有网友斥责北大学生素质不高时,工作人员表示,该活动属于商演,并非只有北大学生来听。“大概一半是北大的,一半是校外的昆曲迷。”
主办方回应
资格:“上台致辞”
  于丹从小就跟随父亲听昆曲,她对昆曲的点评,不仅专业,而且能说到点上。多年来她一直是以昆曲义工的姿态在帮助这门艺术,她参加昆曲的活动,从来都是分文不取。[详细]
穿着:“穿黑丝袜”

  于丹穿着超短、黑丝、高跟鞋就上台,不太尊重昆曲?对此,主办方称她当晚的穿着可以说是盛装出席,裙子也是过膝的,她其实是以自己的装束倡导了一种欣赏艺术的姿态。

流程:“主办方不该邀请”
  由于演出时长超过了三个小时,于丹在演出中曾表示不想耽误大家时间上台讲话,但我们说“必上”。于是在谢幕时,主持人将她请上了台,没想到出现了极为尴尬的一幕。
众说纷纭
赞成:名人崇拜早该被炮轰
  既然是昆曲专场大师云集,精彩纷呈,那么,做总结发言的时候,就应该由研究昆曲的专家或教授进行总结,最少,也应该是戏剧家进行总结,我想,北大不会缺少这样的人才,然而,主办方却请来了一个不懂昆曲的于丹,这是典型的名人崇拜热。北大学生的高呼,其实,针对的是主办方的名人崇拜热,是对当前名人崇拜热风潮的强力反击,很好![详细]
反对:多元表达比对错更重要
  尽管于丹的发言有悖于某些人的心理底线,但也要学会尊重别人。你可以不同意于丹的观点,但请尊重他人的发言权。表面上看,被哄的人是于丹,实际上哄走的不是于丹而是思想的独立与自由。[详细]
三言两语

  听众对于丹发出唏嘘,抑或对于丹鼓掌欢迎,本质并无不同,都是听众表达对演讲者的态度,只不过唏嘘声不太礼貌罢了。尊重归尊重,如果听众实在不愿听这些无趣甚至令人反感的演讲者发言,那么放下这些礼貌有何不可呢? [详细]

于丹的那些著作

《于丹<论语>心得》

《于丹<庄子>心得》

《于丹:重温最美古诗词》

《于丹趣品人生》

《于丹论语感悟》

《发现你的心灵》

《于丹·游园惊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