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

  武侠是华人界特有的一种流行文化。武侠文化以各式侠客为主角,神乎其神的武术技巧为特点,刻画宣扬侠客精神。“武侠”从其诞生的第一天起,就一直是属于平民阶层,武侠伦理实际上就是民间社会用以规范人际关系的道德标准,是一种“情义伦理”。作家用文字向读者传递“武侠精神”,导演用影视剧作品来将武侠世界呈现在大众面前,无论是怎样的方式,都只因“武侠”具有独特的魅力,它让大众为之倾心,为之痴迷。

 
他们,为读者打开武侠世界的大门

  如今,武侠小说似乎江河日下,甚至有人断言武侠已死。但是武侠小说是否真的辉煌不再,还很难下结论,没人能否认武侠小说的独特魅力。

  他们是武侠小说名家,是武侠的创造者,他们将脑海中构建的武侠世界,通过文字呈现在读者面前,他们为读者打开了一扇武侠世界的大门。

黄易:我有自己的武侠
  黄易的《覆雨翻云》、《寻秦记》、《大唐双龙传》等为华人读者熟知,而其《寻秦记》常被称为穿越小说的鼻祖。他的作品中,历史、科幻常与玄学、易理、武侠等融为一体,又不断创新,正如他所说,他对武侠小说,有“自己的玩法”。而目前种类繁多的幻想类小说,无疑成为当代流行文化的一种缩影。

  黄易说道,他与金庸那代人的小说,不能是一加一简单地叠加,而是代表了两代不同的人。他提出一个理论,M加1,M是传统的武侠小说,1就是无限的可能性。对于当代文学样式的变化,特别是时代带来的独特氛围,他说道,我们欠缺的,是一个令我们现代人信服的神话,属于这个时代的神话,其实这是一个迷失的时代。[详细]

金庸:将武侠小说带上文学殿堂
  金庸小说将中国传统通俗小说与五四以来新文学以及西方文学统一得非常好,他的作品可以说填平了高雅文学与通俗文学之间的沟壑,真正做到了雅俗共赏。金庸的小说是“一场静悄悄的文学革命”,虽然他作品的形式是传统的武侠小说,但他小说中的人物、性格和观念都带有西方现代思想的影响,也吸收了各种文学形式的尝试,将武侠小说这种通俗文学带上了文学殿堂。[详细]
古龙:创作60余部经典武侠小说
  古龙是拥有最广泛读者的华语作家,是一代武侠小说巨匠,他以丰盛无比的创作力写出了精彩绝伦的作品,开创武侠小说的新路。古龙一生创作了60余部经久不衰的小说经典,自1971年开始,由古龙小说翻拍、改编成的影视剧作品多达两百余部,是“被影视改编次数最多的华语作家”,超过金庸和琼瑶。[详细]
温瑞安:梦不死,心不衰,侠不灭!
  温瑞安曾是一代人的武侠造梦师。“大家以为武侠小说是瞎编的,但武侠小说也要反映社会现实,全靠瞎编还有什么意义?”在他看来,武侠小说要有侠义精神。“武就是止戈的意思,你笔下的人物必须为达到和平而出手。侠就是知其不可为而为之,一定要在逆境绝处才会有侠的产生。在利害攸关之处,你选择了侠义,这才是真正的侠义。”温瑞说,“梦不死,心不衰,侠不灭!”[详细]
影视,将武侠世界呈现在观众眼前

  “侠义道”的承袭与疏离

  和其他文学名著改编一样,武侠剧的改编也是影视编导运用特定的视听语言对原著进行的二度创作。这种再创作的起点应当是基于对原著精神意蕴的充分读解。对于武侠而言,无论现实还是文字,新武侠还是旧武侠,侠义精神始终是其内核。

  毫无疑问,这个“义”字正是武侠剧的最大看点之一。武侠中的“义”可分为对朋友“肝胆相照”的“义”,对路人“舍身相助”的“义”,而“义”的更高境界却是“为群体、为民族、为大多数人”的“义”。[详细]

《一代宗师》的精气神

  王家卫拜访了百余位民间功夫宗师,被这些师傅身上的“精气神”所感染。他对《一代宗师》的想象不仅局限于“咏春”这一个门派,而是由“一条街”变成“一个时代”。[详细]

年轻人的《血滴子》
  武侠巨制《血滴子》占据12月20日“末日档”,该团队强调年轻化,陈可辛直言黄晓明的年龄是上限,不能有比他更大的演员。“不用前辈演员,要靠这群年轻人打天下。” [详细]
《太极》主打陈家拳
  在《太极》系列影片中,动作这一主体实现了回归。两部《太极》的终极高潮,都落在了“陈家拳”作为一个拳种的个体特点和魅力展现上。[详细]
武侠剧翻拍:寻找新江湖
  “以为改编武侠小说只有一个药方,这其实是个错觉!作为一种想象、魔幻的艺术形式,武侠剧其实可以有更丰富的人文内涵,也能包含更深刻的人类生活隐喻。”李安的电影《卧虎藏龙》就代表了一种改编武侠小说的值得欣赏的方向:“它不是纯粹讲一个传奇故事,而是蕴含了李安对李慕白、玉娇龙两代人价值观冲突的隐喻。那便是中年人的坚持和焦虑,以及年轻人的反叛和冲动。”[详细]
武侠翻拍之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