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首页 >> 正文区

《甲子园》的戏外价值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2-09-25 14:01:07  来源:中国文化报  


《甲子园》剧照     王雨晨 摄

  北京人艺纪念建院60周年系列活动中唯一一部剧院原创大戏《甲子园》在立项之初,就受到了广泛关注。开票第一天,该剧就创下了296万元的票房,不仅刷新了票房单日售票纪录,而且在开演前门票就已售罄。

  9月15日,《甲子园》在北京首都剧场首演,面对热情的观众,北京人艺破天荒地决定加演9场,但依然一票难求。

  9月20日,北京人艺一间并不宽敞的会议室里,《甲子园》的主创人员悉数就坐,认真听取了14位专家、学者对于《甲子园》创作的意见和建议。

剧本充满诗意和沧桑

  《甲子园》的剧本由曾为北京人艺创作《天下第一楼》的著名编剧何冀平执笔。

  “从全剧的呈现可以看出,何冀平是在追求一种淡雅和诗意,这是她在剧作技巧上追求的一种突破,力图以富含诗意的戏剧场面向观众传递独特的人生体验和心灵感悟。”中央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副教授胡薇认为,剧作的抒情性有时会妨碍戏剧性的实现,但何冀平在《甲子园》中却将二者处理得恰到好处。

  学者解玺璋说,何冀平的功力在于写出了人物的内心世界,“让我最感兴趣的是它里面包含的那个核儿,甲子园这个楼所谓的所有者,是怎么得到这个楼的,他得到这个楼以后的心路历程怎样,都是通过人物的对话,慢慢显露出来的。何冀平没有让这个主要人物出场,但是她却把这个人物的内心世界展示出来了。”

  中国社会科学院外文所研究员叶廷芳认为,《甲子园》的故事情节编织得很讲究,谜底藏得很深,随着情节的进展层层剥开,直到最后当唯一的知情人即将离世之时,才把谜底揭开,紧紧扣住了观众欲知究竟的心理,充分显示了作者创作技巧的练达。

  中国社科院文学所研究员何西来把《甲子园》喻作“浓得化不开的诗意沧桑”,认为这个戏从剧本到演员的表演、导演的整体构思,都有一种“不胜沧桑”之感。“我一边看一边落泪,当时脑海里就蹦出柳宗元那首特别有沧桑感的诗《别舍弟宗一》,‘零落残魂倍黯然,双垂别泪越江边……’把甲子园变成养老院的这个构思很巧妙,这样就能像《茶馆》、《天下第一楼》一样,把很多不同的人物命运来集中展示,显示人物的沧桑感。”

演员阵容绝无仅有

  《甲子园》吸引观众的另一法宝在于“五代同堂、绝无仅有”的豪华演员阵容。

  “《甲子园》有着空前也许是绝后的演出阵容,老中青同场献艺表现着北京人艺继往开来、薪尽火传的历史与现状,也再次证实了北京人艺的现实主义风格在今天仍有旺盛的生命力,证实了由焦菊隐倡导的注重生活体验的导表演方法并未过时。”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邹红说。

  叶廷芳笑言《甲子园》抖出了北京人艺雄厚的家底。“男女主人公的表演都堪称到位。蓝天野风采依旧,真看不出是年近九旬的老人。王姬对角色的把握相当准确,举手投足都很漂亮。雷佳扮演的李戴维演活了角色的那种轻浮。郑榕扮演的老红军、朱旭扮演的姚半仙都不负众望。”

  中国戏剧家协会艺委会主任黄维钧认为,老艺术家的二度创作很精彩,绝不是简单地把他们推到台上亮个相,博得观众的掌声。“如黄仿吾、彦梅仪微妙的黄昏恋关系被蓝天野和吕中塑造得恰到好处,他们对角色塑造的分寸感拿捏得很好,使人物关系在微妙中呈现出一种美,这一点是青年演员望尘莫及的;90岁的朱琳在生活中说话还是很清晰的,她现在的台词是从创造人物的角度出发,特别符合人物身份;郑榕塑造的人物句句出彩,能让我们体会到他是生活在人物的灵魂当中。”

《甲子园》的现实意义

  在首演当天,北京人艺院长张和平曾这样说:“这部戏要表现的,远远超出了戏本身和排练场所能包含的内容。”专家们也同样肯定了《甲子园》在戏外的价值。

  “就像《茶馆》的闭幕演出,《甲子园》的演出是北京人艺的历史事件,也是当代话剧史中不可复制的艺术现象。这个戏以历史沧桑为背景,以生命历程为轴线,向外寻找、向内发现。空间和时代交叠既是历史的凝聚,也是现实的呈现。结尾骑车的孩子出现,一个甲子首尾相接,形成了新的循环往复。老去的是过往的岁月,不老的是人文情怀。”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宋宝珍说。

  北京日报评论部主任记者彭俐说:“不同年龄段有不同的理解,有很多东西只有上了年纪的人才能领悟。这部戏很巧妙地用艺术的手法表达了一些东西,也恰恰是我们最应该记住却没有人提及的东西,所以我说《甲子园》是一部非常有分量的戏。”

  中央戏剧学院教授张先认为,《甲子园》有着一种以平静的心态审视世界的情怀。“现在,舞台上的不少作品充斥着一种泡沫似的喧嚣,总是让人感觉剧作家的内心不那么宁静。这种不宁静不是对现实的歪曲,是对真相的歪曲。”

  “《甲子园》最为可贵的是它的现实精神。现在很多戏虽是现实题材,但没有现实精神,缺乏对当代人的观照。当代社会人内心的痛苦、焦灼的状态都值得反映。《甲子园》的当代题材、现实精神是值得提倡的。”中央戏剧学院教授夏波说。

  叶廷芳则被北京人艺的社会担当深深感动,“今天,《甲子园》显然仍在以一种精神的坚守来抗衡现实的颓势,它试图通过这个‘五世同堂’的养老院随着资本的进袭而引起的动荡,从而展现几代人的精神风貌;表现老一代的良心未泯,中年一代的精神危机,青年一代的人格缺失,进而唤起人性的复归,鞭笞为富者的不仁。”(记者 刘 淼)


  编辑:姚映雪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