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原创 >> 原创列表

幕后芭蕾 单恋那一束光

专访中央芭蕾舞团灯光部门主管李军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2-09-17 15:03:07  来源:千龙网  


在2008年5月4日举行的文化部第三届优秀(杰出)青年颁奖典礼上,李军荣获“优秀青年”奖。


李军在演出前整理舞台

  李军,中央芭蕾舞团舞美队灯光部门主管,他是在中芭的每场演出中必会出现的身影,也是演出中所有观众都看不到的身影。称他是“幕后英雄”可能略显夸张,但在中芭精彩演出背后,他是必不可少的幕后舞者,与灯光为伴,与舞台相容。

  误打误撞进中芭

  2001年,李军从北京广播学院(现中国传媒大学)灯光专业毕业,正好赶上中央芭蕾舞团灯光组的人员新老交替。中芭去学校招聘,李军和自己的同学顺利入选。“其实我在进团之前根本不知道中央芭蕾舞团,当时学的是电视灯光,找工作大多考虑电视台,没有想到舞台,可以说是误打误撞进了中芭。”好在灯光界的基本理论是一致的,虽然学的是电视灯光,应用到舞台上也都没有问题,加上中芭老前辈手把手地教,李军认认真真地学,很快就能独当一面了。“刚进团的时候,那批老前辈很多都是从部队下来的,他们那种敬业精神对我影响很大,我们加入这个团队之后,他们把自己的所学基本上都教给我们了。”

  屈指算来,李军进中芭已经有11个年头了,繁忙工作之余,他还是不断看书来提高自己,了解这一领域的最新知识。“现在灯具的更新换代太快了,我们团引进国外的东西又比较多,我必须通过学习他们的经验和理论来提高自己。”

  从追光到“流动”

  中央芭蕾舞团的灯光部门在编制上属于舞美队,每年参加的演出达130场左右。每场演出前,舞美队都要提前装台、布光,演出结束后,舞美队还要收拾好场地之后才能离开,在同一场地的最后一场演出完成后,舞美队当晚要把舞台全部拆掉,直到灯光、道具等都装上运回团里的车才能离开,每次弄完都是午夜12点以后了。

  在这么多繁琐的工作中,演出前的装台和布光是舞美队的工作核心。一般像《大红灯笼高高挂》《胡桃夹子》这种大戏,装台需要两天时间,第三天才能演出。在装完布景和灯光器材后,灯光人员要在没有演员的情况下走一遍灯光的变化程序,把每一个固定气氛中灯光的亮度和颜色都调整好。“像《大红灯笼高高挂》一共有50多个变化,也就是说,灯光要变50多次。即使这部戏演过很多遍了,但每次演出前,我们还是要把这50多次变化顺利走一遍,今年workshop芭蕾创意工作坊有近70个变化,是到目前为止灯光变化最多的一次演出了。不过据说9月下旬要演的《小美人鱼》有300多个变化。”

  这几十甚至上百个变化并不能完全依靠中控台的电脑完成,有一些还是需要手动,比如《红色娘子军》灯光变化比较多,有时候灯光与灯光之间就会互相影响,这就需要一个人在演出中挪灯、更换色纸、包括随时看着现场防止灯具被演员碰到。另外,像追光也必须手动,“因为电动的反应没有人手动的快,芭蕾舞在舞台上移动比较快,遥控跟不上。其实现在国际上的追光也都是手动。”

  李军刚进中芭工作的时候,负责追光位置,因为他觉得追光是除了控制台外唯一能正面看清舞台全貌的位置,而现在,他在做舞台左侧的“流动”,也就是负责地面上的灯光变化。有时候演出出现意外,比如灯泡坏了,演员碰到了架子,灯跑位了,灯光打到了布景上,或者打到了台口的外面等等,都要马上向舞台监督反馈,及时作出调整。

  舞台上每天要走5公里

  灯光是个体力活,这也是灯光专业中男生比例高的原因之一。中芭的灯光组同样也对体力的要求很高。在正常情况下,舞美队装台的工作时间是从早九点到晚十点,有时候碰到布景和灯光比较复杂的戏,一天可能就要工作十五六个小时。“我同事用里程表计算过,装台的时候一天要走10000多步,在舞台上就要走5公里,多的时候走到10公里,另外还要把道具什么的搬来搬去。”因为走路特别多,平时生活简朴的李军格外喜欢买鞋,一双鞋穿不到一年就会磨损得很厉害。几乎每次出国演出他都会买上一双鞋,因为同样的品牌,国外outlet卖得比国内便宜得多。

  中芭每年的演出分布在全国各地,还有一些国外的演出,但剧场只会把吊杆和音响设备配置得比较完善,灯具相对较少,每次外出演出,团里的灯光舞美设备都要自己带。“我们主要是通过汽车运输,以前还需要有个自己人跟着押车,现在都是包给外面的运输公司,不用自己人跟着了。”

  除了有足够的体力,灯光组的人还要心细,不但能装灯、卸灯、用灯,还要会修灯。多年和灯具打交道,让李军对这个没有生命的东西倾注了很多感情。碰到一些没见过的灯具,就特别想弄明白它,看看是怎么用的,会出来什么效果,如果哪个灯坏掉了,他还会尽量去把它修好,“每次修好之后都很有成就感。”李军说。

  愿与灯光永远相伴

  从1998年进入北京广播学院学习灯光到如今在中芭灯光组工作,李军已经和灯光相伴了整整14年。多年与灯光打交道,让他对这一行当格外偏爱,“我觉得灯光在舞台上是最能表现气氛的,某一种色调给人的感觉不一样,就能更直观地表达一些感受。目前国内的戏大部分在布景上已经做得非常精致了,但还需要灯光去更好地突出舞美效果。”

  在李军的记忆中,印象最深的是一次俄罗斯芭蕾舞团带来的演出,“有一次在北展,俄罗斯芭蕾舞团演《天鹅湖》,在没有灯光的时候,布景非常普通,颜色不鲜艳也没有层次感,看着很平,但正式演出的时候打上灯光,效果就完全不一样了。宫廷的辉煌感扑面而来,我当时就觉得,有灯光和没有灯光差别太大了。”也正是因为那一次,他更加热爱自己的职业。

  在中芭这些年,李军做过追光、待过中控台、现在又做“流动”,他还要继续做下去,“现在国内对灯光这块已经越来越重视了,一些评奖已经专门设立了灯光奖项,这在之前没有过。”他说。

(记者 露汀)


到达剧场之后,装台开始了 

第[1][2]

    编辑:雨汀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