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影像时代文学写作是否需要改变?

  电影《听风者》上映第一周,票房就过了1.5亿,这多少是搭了文学的顺风车,它改编自获茅盾文学奖的麦家小说《暗算》。前不久头一部踏进国产电影“7亿票房俱乐部”的《画皮2》,“狐妖”的原型和“画皮”的噱头都源于《聊斋志异》。影视当红的年代,文学被裹挟到影像当中,哪怕古代文学也逃不掉。

  借着新科技手段,影视剧的表现力大增,但作家们却指出,到底有些东西是文学能够表达而影像无能为力的。吴念真说,“如果影像什么都能做到,小说早就死了,而如果小说是全能的,影像从一开始就不会有机会出现。”

 
作家“变”编剧
  “作家从事编剧工作,对于影视创作而言善莫大焉。”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王晖说。作家参与编写剧本,一般情况下会提升影视作品的审美品位、思想内涵、语言表达、意境营造等基本水准。文学要素在影视中的地位,不是情节、冲突、结构等“硬”的东西,而是立意、情感、人性等立足于人性关怀的“软”的东西,而后者恰恰是文学表现的所长,最能够激发人和感动人。
 
冯小刚:好故事需要去发现

  “电影人不要老说自己的片子有文化,如果故事讲得不好,没人看,怎么让人知道是有文化的?”在上海国际电影节论坛上,国际知名制片人安德鲁·摩根的一番话,引起了轰动。“找一个好故事。”是许多电影人一直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因为它可以让投资人掏钱、让电影公司运作、让影院尽可能多排场次。

  “目前很多编剧都在做‘化学勾兑’的剧本,将投资方喜欢的明星和元素凑在一起。”一贯语出惊人的冯小刚导演再度“开炮”。他说,好故事不是坐在宾馆里凭空捏造出来的,而是需要有发现的眼光。>>详细

 
争论:谁是影视剧作者?
  近日,导演李少红透露中国电影导演协会向国家版权局提交《著作权法》修正提案,要求将“导演是影片的作者”明确写入。本来导演维护自己权益是个好事,但导演的要求却引发了编剧不满。导演、编剧展开激烈内战,内战从最开始的“到底谁是作者”之争,演变成现在的“乱战”,更有导演发飙直言:“没有编剧也能诞生电影”!但对此编剧有不同的看法,编剧汪海林表示,“导演是影片的作者”是不合理的,导演只是各个艺术环节创作的总的监督者,并不是作者本身。
 
稿酬不涨,剧本涨
  电影《花木兰》编剧柏邦妮,兼开专栏已10年,她深有感触:“这10年来,我的专栏稿酬涨了3倍,但编剧的待遇涨了10倍!”她表示,除了极少数拿百万版税的顶级畅销书作者,一般的作者靠为杂志、文学刊物撰稿很难养活自己,“有点名气的作者写一集电视剧最起码一集1万起价,但最好的专栏作家也很难拿到千字千元的稿酬。而且,写电视剧的一万字,不用那么费心琢磨。”
 
从幕后到台前:作家进军电影圈
  温瑞安、刘震云、麦家……今年上海电影节一批著名作家“喧宾夺主”成为电影宣传的“主角”。《四大名捕》、《一九四二》、《听风者》等大片的宣传中,这些著名作家从幕后走到前台成为“明星”。

  片方以此向观众传递一个重要信息——有了经典小说反哺,饱受诟病的国产大片不会讲故事将成为过去时。而这些名家也跃跃欲试,不甘于编剧身份,准备在电影圈大展拳脚。继刘恒签约小马奔腾准备当导演之后,刘震云也明确表示自己还“单身”,期待有远见的影视公司来“迎娶”,麦家也透露了自己的导演计划。文学与电影重燃爱情,而作家变身导演也将给观众更多惊喜。>>详细

  ·过去:靠上作家大树,导演摘果实

  近年来,国产电影向商业化急速转型,文学经典束之高阁,剧本网络化、快餐化倾向严重。冯小刚与刘震云合作的《一九四二》却是用脚走出来的,刘震云坦言,在电影剧本创作中,用笨办法可能耗时很长,但电影人物“慢慢生长起来、成熟起来”,这对创作者来说是很有成就感的事。

  ·现在:作家谋求话语权

  目前在国内,编剧是影视行业“食物链”最末端,但对温瑞安、刘恒、麦家、刘震云这些名家而言,考虑的不是改编版权费,而是导演如何改。温瑞安的许多武侠小说被改编为影视剧,但此前“没有一个版本是我满意的。它们支离破碎,面目全非。”

  ·将来:作家当导演有优势

  麦家认为作家当导演优点缺点同样突出:“中国影视发展目前的症结还是缺乏好的原创剧本,作家对剧本的审美能力当然是毋庸置疑的。弱势在于作家是关在自己家里创作,而影视需要团队协作。我相信这也是大部分作家的弱项。”

电视剧:“拼编剧”时代来了

  ·好故事,靠编剧

  曾创作过《京华烟云》《红处方》《像雾像雨又像风》等众多优秀电视剧的金牌编剧张永琛告诉本报记者,当前影视创作已经进入“拼编剧”的时代。他说:“电视剧经过这几年的快速发展,要想在残酷竞争中突围出来,就需要有新颖的、接地气的、能让观众感动的好故事,一剧之本,已成为一剧是死是活之根本,所以说,‘拼编剧’的时代悄然到来。”

  ·编剧炮轰电视圈流行病

  《夫妻那点事》编剧耿晓红说,现实题材应该是一种无所不包无所不容的题材,但现在好像走进了死胡同,一说现实题材就是家庭夫妻那点事。其实写狗血的桥段很容易,离开了狗血追求高一点的生活剧,其实很考验编剧的功力,剧本的感染力、人物塑造的能力还有台词的力量。

 
编剧二次获酬为何难?
  随着导演张杨在其微博上晒出其电影《向日葵》收到来自西班牙方面支付的“导演著作权使用费”一事,关于电影编剧二次获酬权问题纷争又一次喧嚣起来。尽管每隔一段时间,争议就会因某个事件而再度成为舆论焦点,但每一次最后都没有结果。

  为什么编剧一直在呐喊却始终无功而返?道理很简单,尽管编剧这个行业名义上算是电影的主创阵容,但不享有电影主创的权益。这是因为编剧在中国影视圈一直是个半职业化行业,以影视圈里来说,导演都是职业导演,但超过一半甚至三分之二以上的编剧都有各自主职,从事剧本创作仅是他们的第二职业和个人爱好。且这个职业既没有明确的行业规范,也没有自己的工会和权益组织。试想,一个谁想进来就进来,想出去就出去的行业,自己本身都没形成一个实体,怎么可能去争取“行业”权益呢?>>详细

 
著作权,保创作还是保传播

  据报道,近日对外征求意见的《著作权法》修改草案第二稿中拟定,“原作作者、编剧、导演、作词、作曲作者有权就他人使用视听作品获得合理报酬”、 “主要表演者有权就他人使用该视听作品获得合理报酬”,这在中国影视界引起轩然大波。导演、编剧纷纷力顶,投资人则强烈反对。因为这意味着一部影视作品将有多位“著作人”,出品方除片酬之外,未来的使用也要向主创们“无休止”地支付报酬。尽管现实中的争论造成了混乱,但从根本上说,创作者拥有著作权,有权获得报酬。明明是天经地义的事,“无休止”也是天经地义,有什么好争的呢?

  在影视主创是否能二次获酬、多次获酬的争论中,可以看出是谁创作出好作品谁重要,还是谁财大气粗谁重要,是原创者的权利重要还是传播的实现以及获利重要的模糊不清。比如有人说,投资方要支付的钱多了,就会影响积极性,不投了、不玩了。可如果主创权益保障了,作品质量上去了,反而是投资方未来更有赚头。现在很多投资方的抱怨,来源于他们只想“多快好省”而不尊重艺术创作的基本规律,这在当前一些“伪大片”的粗制滥造中,难道还少见?>>详细

 
作家沦为“手艺人”

  在大多数人眼里,作家不赚钱,而编剧很赚钱。说到作家的生存状态,刘震云答:“我是手艺人,靠码字赚钱。有钱人是用钱来赚钱,更有钱的人是用你的钱来赚钱。”

  近年来,不断有作家自称“手艺人”,也有嘲弄者称作家堕落为“手艺人”。就前者来说,除了刘震云自称“我是手艺人”之外,至少还有毕淑敏的说法,“和年轻作家比我是个老手艺人”,北岛则说“作家是手艺人,但也是知识分子,这一双重身份是写作的动力。”看得出来,其中不乏自嘲的成分,但也未尝不是一种归原。王彬彬先生就明确指出,“中国作家沦为手艺人”,而更多的奚落则存在于普通人士的笑谈和诟病中,网络上并不少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