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三联书店80载:坚守人文,追求品质
  从邹韬奋、胡愈之、李公朴、钱俊瑞到陈原、范用,三联80年的岁月里,走过了一位又一位著名出版家;从“力谋改造社会”而出版《资本论》、《反杜林论》、《大众哲学》,到今天成为中国学术文化的出版重镇,三联书店翻译与出版了一本又一本影响深远的精品佳作。
推读书促新知 三联精神薪火相传

  “三联书店创建八十周年大会”在人民大会堂小礼堂举行。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总经理樊希安称,“文化大发展给三联带来了新的发展机遇,三联书店按照做强、做开的基本思路,继续实施品牌、人才、企业文化建设三大战略,向集团化发展的近期目标,为努力成为国际品牌的远大目标奋力前行。”

 
知识分子的精神家园

  自1932年生活书店创办算起,三联书店已历80载春秋。80年里,时代的洪流滚滚向前,中国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80年里,从出版进步书籍、宣传先进思想、推进民族解放,到成为学术文化的出版重镇,三联书店涌现了一批名声卓著的出版家,推出了许多影响深远的图书、杂志,在中国现当代文化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许多读书人都曾在不同的场合,不约而同地把三联书店比作自己的“精神家园”,这也许正是对三联书店最好的嘉奖。[详细]

 
做文化的坚守者

  从上世纪30年代创办于上海小弄堂的生活书店,到今天坐落于中国美术馆东边的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有限公司,这家走过了80年风雨岁月的出版社,俨然成为出版界一个老品牌。是什么力量让三联这个跨越世纪的老品牌地位岿然不动?又是什么让“三联”成为一种品质的象征?[详细]

守故与求新

  专访三联书店副总编辑 潘振平

  潘振平从1976年开始做编辑,到现在已经有38年了。 在他看来,“不管出版的潮流如何商业化、娱乐化,真正的出版人,应该考虑的是保留人类的思考、思想、观点、经验,如何经受住时间的淘洗”。[详细]

 
三联书店80年
• 三联人永远是年轻
• 打造激流勇进的“精神家园”
• 邹家华:韬奋精神在当代有现实意义
• 三联书店80年:一面不倒的旗帜
• 《傅雷家书》的出版转机
• 那些岁月里留下的三联轶事
• 守故与求新
• 推读书促新知三联精神薪火相传
• 三联:做文化的坚守者
• 三联书店80载:坚守人文,追求品质
• 三联总编辑李昕批判读书怪相象
• 三联80华诞推《三联经典文库》
更多>>
微声音

  @李鸿谷:三联书店的价值——在金钱与权力之外,创造出了第三种尊严:知识的尊严、思想的尊严以及知识分子的尊严。一种评论。

  @朱学东:作为三联的老读者,恭祝三联80年。在中国,一个好出版单位坚持到现在,不容易。多出好书,方是至理,读者的评价和购买行为才是标准。面对历史,都有值得反省的故事,不掩饰不回避,才更有未来。

  @Abnerr:爱三联,爱生活!也算是三联的老书迷了,爷爷留给我最大的礼物就是几箱三联的书。

 
我与三联
每扇门里都看了一眼

  当三联书店的“粉丝”已经十好几年了。大学、工作那会儿是去书店买三联的书。广州树人书店老板陈平有句话:是三联的书,有杀错,不放过!他进得多,我自然买得也多。到北京来读研,发现有位师兄在三联书店工作。可以近水楼台享受打折。于是零购变成了批发,两三个星期从北大乘公交车去一趟美术馆东街。

杨 早

我与三联:“读书”与“胜读书”

  第一次知道“生活 ·读书·新知三联书店”的名字,还是“文革”到农村插队当“知青”时,偶然从一个上过高中、名叫王××的农村青年,当时称为“回乡青年”的手中看到一本《韬奋文集》。精装,灰色封面,已经很旧,角已缺一小块儿,里面盖着县一中图书馆的章。

雷 颐

我愿做个三联人

  当前,在以生活书店成立为发端纪念三联书店八十周年的日子越来越临近时,我更想起三十多年来为三联书店服务中所受到的教益。我还想过,在那艰苦卓绝 的岁月里未能同三联战友并肩战斗,却愿在三联重建辉煌的事业中与三联为伍,甚至愿意做个三联人。

宋木文

 
老书经典

傅雷家书

宽容

随想录

蔡志忠古籍漫画

金庸作品集

陈寅恪的最后20年
更多>>
 
那些年的轶事

  “非法”合作生产社

  1932年7月,三联书店之前身生活书店成立时,邹韬奋自己不愿以《生活》周刊的老板自居,愿意以全部财产资金作为同人共有。于是接受胡愈之的建议,内部成立合作生产社,即把全部财产作为职工共有,以职工过去所得工资数额多少为比例,作为股份,分给全体职工。以后新进职工,则于一定时间,以月薪十分之一投入书店作为资金。

  但当时国民党法律规定,合作社组织是非法的,不许注册登记,因此合作社制度只是在内部行施,而对外则仍然作为股份有限公司注册。

  《我们仨》责任编辑“冬晓”

  《我们仨》的责任编辑一栏署名是“冬晓”,这个“冬晓”其实是北京三联书店前总经理董秀玉。

  因为了解钱钟书一家的感情和他们与病魔斗争的艰难,在看到杨绛先生孑然一身完成《我们仨》余下的书稿时,读了不到一半,董秀玉的眼泪就忍不住流下来。她看稿子的时候,杨先生在旁边做自己的事情,有时走过来,摸摸她的头。她问杨先生:我读的时候都这么难过,您写的时候该有多痛啊!杨先生说,所以,到现在才动笔写它。“一个寻寻觅觅的万里春梦。一个单纯温馨的学者家庭。相守相助,相聚相失。”[详细]

 
生活·读书·新知

 1932年,生活书店成立。

 1935年,新知书店成立。

 1936年,读书生活出版社成立。

 三家出版社,志同道合:

 启蒙思想,开拓眼界,陶冶性情;

 引领读者,更是服务读者。

 1948年,三家出版社走到一处,

 成立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从此三位一体,

 爱生活,读好书,求新知。

 1949年5月,总管理处迁至北京。

 1951年,三联书店并入人民出版社,保留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的出版名义。

 1979年,《读书》杂志创刊。

 1986年,三联书店恢复独立建制,成为一家以出版人文科学和社会科学图书为主的综合出版社。

 三联书店出版过陈寅恪、钱锺书,以及林达、黄仁宇、金庸、蔡志忠等人的著作,在读者中产生了广泛影响。

 
他们都属于三联书店

  一本杂志和他倡导的生活

  《读书》的宗旨是:展示读书人的思想和智慧,凝聚对当代生活的人文关怀。

  《爱乐》1994年底在三联书店出版,“创刊号”封面人物选中指挥家卡拉扬。

  探讨未来财富的源泉,这就是改刊后的三联财经——《竞争力》杂志的永恒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