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首页 >> 正文区

“聚元号”杨福喜:弓箭铺的守望者(图)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2-07-05 09:01:37  来源:北京娱乐信报  

  前不久,在国家博物馆展出的“京味儿——北京非物质文化遗产展”上,琳琅满目的“老玩意儿”中,一把做工考究、样貌古朴的老弓引起了不少参观者的猜想,弓也是“非遗”吗?其实,仔细观看,能看见这把老弓上刻着一行字,“道光三年毅甫制”,这把距今将近二百年的老弓背后,是一家有着300年历史的弓箭铺——老字号“聚元号”,如今,还在守望着这间老铺的,是它的第十代传人——掌柜杨福喜。

  技艺

  入选第一批非遗

  在通州区台湖镇北姚园村,一个普通的农家院落,记者见到了杨福喜,身着对襟长褂,步履矫健,说起话来中气十足。

  “跟西洋弓箭不同,咱们老祖宗射箭很讲究。”站在他亲自书写的黑底金字“聚元号”匾额下,老杨一边戴上射箭用的扳指,一边从兵器架上抄起一张弓,自豪地说。

  出身制作弓箭世家的老杨,从小喜欢摆弄这玩意儿。不过,自打从父辈手中接过这门手艺,这代代相传的弓箭就成了他的命,成了他寄托人生理想的精神家园。风风雨雨,苦乐自知,从当初苦撑差点放弃到如今活儿都接不过来,老杨不无感慨:“不容易,不过既然接过了手艺,就得守住而且还要把它传下去。”好在让老杨欣慰的是,自己多年的努力和坚守还是收获了丰硕的果实,2006年6月7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公布,“聚元号弓箭制作技艺”榜上有名,杨福喜也被命名为传承人。

  传人

  年过四旬入行

  很多手艺人都喜欢讲述自己的学艺经历,而且还喜欢讲得很玄乎,但老杨却觉得自己的学艺只是顺理成章。从小喜欢跟在父亲屁股后面学做木匠活儿,老杨没想到多年之后这点手艺竟然成了他接过“聚元号”的资本。“在这行里有句话,叫做‘三分学,七分说’。我打小就对制作弓箭感兴趣,虽然那时候父亲没有手把手地教我,但我长了个心眼儿,有事儿没事儿的就跟父亲长聊,很多技术方面的东西早就烂到肚子里了。”老杨说,他入行很晚,那一年已经40岁了。“那是1998年,当时我在化工二厂工作,改成合同制之后,我一赌气就出来了,正式跟着父亲开始做弓箭。尽管我已经40岁了,但没有一点生疏感,直接就上手了,好像我天生就是做这个的。”老杨说这话很得意也很自信。

  工序

  复杂漫长讲究

  在普通人眼里,一张弓看似很简单,不过是一根弯好的木头绷上一根弦。其实,“聚元号”的弓箭制作过程的复杂程度简直难以想象。

  “要做成一套‘聚元号’弓箭,总共有200多道工序,你得会木工、漆工、画工、皮具制作很多手艺,制作材料从木材、桦树皮到牛筋牛角等都很讲究。特别是牛角的选择必须是60厘米以上长的水牛角,现在这东西越来越难找了,很多不得不从越南、柬埔寨进口。”在制作弓箭的过程中最难的工序是铺牛筋,老杨说:“铺一层干透了再铺一层,赶上气候湿润季节,铺一层牛筋要一个星期之后才能干透,铺五层牛筋就要一个半月。这其中当然也有废的,再好的手艺也只有七成能做成成品。”老杨指着后院的仓库摇着头无奈地说,那里面有一堆废弓,这是不可避免的。

  漫长的制作时间也是制弓这个行业最特殊的地方,“按我爷爷和父亲他们的老理儿来讲,弓要在我们手里放春夏秋冬一个四季,等它经历了不同的气候条件之后稳定了,才能交付给顾客。即便是现在实在没这个条件了,做弓的半年加上调整的三个月,至少也要九个月以上。”老杨随手抄起一张制作完成的弓对记者说,“做弓跟做家具不一样,要不断地调,要拉要拽。这个过程在我们手里,要是放到顾客手里,可能一没弄好,这张弓就废了,所以我们不会把这个弓轻易交到顾客手里。”

第[1][2]

  编辑:勾勾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相关新闻
v 砖雕技艺再现北京建筑 2012-07-04 09:49:21
v 他们老去,技艺即刻凋零 2012-07-03 11:52:31
v 一个人演“活”一个剧种 2012-06-29 10:13:00
v 北京故宫首次举办非遗技艺 2012-06-28 08:02:26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