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
  曾有人说香港是“文化沙漠”。不然,在这座狭小拥挤但却秩序井然、时尚前卫却温馨传统的都市里有她独具的活力和风采。香港本土文化秉承着自由意识和市民精神,在没有生根的殖民文化中,代表着一种传统与现代、开放与保守、本土化与全球化的碰撞。香港的差异化是其价值所在。
 
自由其精神
  自由开放是香港的精神。政府“少干预”,不仅香港经济的自由度和开放度是全世界最高的,文学艺术的各个领域、社团和个人也自由发展。与香港本身的驳杂、多元是相连的:它在一百多年内经历了两次剧烈的身份认同变化。与同样遭遇多次身份认同变化的台湾相比,香港又更多地受到西式影响,更多地被纳入到西方体系中去,同时又更紧密地保持了与中国内地的联系。自由思想的的传承首先是来源于家族、公共教育,乃至文人和知识分子思想意识的辩争和碰撞。

  自由不是殖民所赐 是自己争取的

  旧时香港劳工条件非常惨,曾经过抗殖、反殖的斗争。1925年省港大罢工,香港工人在共产党人邓中夏、陈延年、苏兆征等领导下,开始支援上海人民反帝大罢工,后来罢工人数增至25万,并有10余万工人离开香港回到广州。香港工人响应爱国罢工运动,几天香港就变成了瘫痪的死城。因为国民政府要北伐,需要跟英国政府搞好关系,这16个月的罢工就颓然结束了。但是,当时这些工人给港英政府开出的复工条件都跟反殖去殖有关,都是在争取工人权益和自由。

用自由雕刻象牙塔

  殖民时期香港的教育教学生中国历史,没有教你要好好当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不包括忠诚、牺牲、爱国、荣誉。不教英国历史,也不教效忠英女皇,那是非常独特的一种教育,全世界不会有的。
  大学应该是汇集先锋思想与研究学术的自由平台。香港的大学有追求自由之风尚的传统,特别提倡博雅和通识教育。

单打独斗和群体意识
  一个香港知识分子在内地
  梁文道只把自己理解为一个介入者,带着一些自己的背景和观点来介入一些事情,而不是来布一个觉得确信无疑的道。他生长在一个宽容的环境里,近年许多工作都是针对大陆读者、观众而做,他带来了香港有而大陆还没有的东西,比如说独立判断、人与人之间的互信、公民的责任心等等。他说,香港很少有群体感,不会有知识分子群体这样一个概念。我们是单打独斗的。[详细]
影像中的市民意识
  香港的市民精神可以在《BEYOND日记之莫欺少年穷》窥见一般,港人奋斗史在挫折与失败中爬起来都有点麦兜精神。面对香港主权回归、个人的成长及对未来的不确定,他们有“自信打不死的心态活到老”的精神。不仅香港本地,九十年代的北姑也纷纷涌入香港“淘金”“讨吃”以及亚洲金融风暴,使香港的市民阶层呈现多元形态。[详细]
  如果不是长期生活在一个地方,很难了解当地的风土人情。“上帝常常把真理放在细节里”,电影艺术放大了生活的细节。香港电影产业发展成熟,多年的发展形成了多种类型,港岛市民生活素描成为近几年港片回归现实的力作。市民阶层是局限在港岛的生活主体,他们固守自己的思想,比内地人有更虔诚的信仰和坚持。[详细]
我们就是这样长大的
  一步难一步佳,《岁月神偷》里的香港小市民家庭一如既往的在困苦的生活中保有乐观,“做人总要信”是他们的信仰。[详细]
被贴标签“悲情新市镇”
  天水围位置偏远,不少人口属于新移民家庭,教育水平不高,往往只能寻找低收入工作,但从该区到市区的车费每日高达40多元,到区外打工的交通费高昂,令不少家庭长期倚赖失业综援。
返港回家的归属感
  他们寻的“大蓝湖”不是想象中沉睡在自然中的安静湖泊,而是有生息、风俗、信仰的村子。漂泊在外的港人对“家”无归属感,流落他乡后才能认清自己。(图为电影《大蓝湖》剧照)
 
殖民文化没有生根
  英国的殖民统治最早带有阶级和种族歧视,二战后,英政府改变在香港的统治策略,采取新的殖民统治手法,淡化了殖民色彩,放宽新闻自由和集会结社等自由,自由资本主义文化思想成为了香港社会意识的主体。英国从来没有刻意同化香港,所以香港人学英文,学到英文是套工具语言,这就是为什么香港没有多少用英文写作的好作家。香港在变,香港在重新怀疑过去,而且重新定义什么叫做香港。[详细]
  香港地区原为古代越族聚居地,从秦朝至清代在中央王朝的管辖下,香港地区越族土著文化受到中原文化很深的影响。1841年英军侵占香港岛时,当地居民多是祖籍东莞、新安等县和来自岭南各地的移民,主要根基于广东文化。
  20世纪50年代之前,香港并没有成型的居民概念,多数居民处于流动状态,各国、各地的人们自由来往,大家谁也没有打算在香港生根。香港开始建立人口登记制度以来,确立“香港居民”身份。不是任何来香港的人都是香港居民,香港居民也不能随意变成其它地方的居民。香港的人们,才开始有了“香港”概念。
无根的香港人?

  英国统治香港150年,香港向西方文化开放,却割断了与祖国母体的联系。这给香港带来了海外先进文化,也引入了西方的现代病。但是,在香港人的潜意识里,自己还是与外国“鬼佬”不同的中国人;但又是与其他中国人不同的“香港人”。华人人口的绝对多数,中华文化的深厚质素,都使得香港人始终以中华文化为认同中心。上层官僚层的英语文化,始终不能成为香港社会的主导文化。
  比起仅仅经历过50多年殖民统治的台湾,香港却从未出现过成规模的“港独”思想。这便形成了香港人独特的矛盾心态,学界有人以“双重效忠”称之。[详细]

狮子山下的“香港梦”
  香港人口中很大一部分都是逃难来的大陆人,从太平天国、日本入侵到国共内战。难民情结使得香港华人社会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无法形成本土意识。香港对很多人来说只是暂居之所。
  创作于1970年代的《狮子山下》更是为这种“自我意识”做了明确的概括和提炼。唯有在唱起《狮子山下》的时候,他们显得那么自豪,对自己的身份那么明确。[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