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原创 >> 原创列表

李华:为天真者做一副拐杖

记身边的孤独症志愿者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2-03-29 09:55:38  来源:千龙文化  


李华在“天真者艺术工作室”的一楼展厅 (摄影:纪敬)


在“天真者的艺术”孤独症孩子绘画作品展现场,李华讲述孤独症孩子的创作故事。(摄影:舒向财)

高清组图:天真者的艺术——第五届“爱在蓝天下”绘画作品展

  天真者艺术工作室将于3月31日对公众开放,工作室安静的潜藏在798艺术区的一个巷子里。每次造访工作室,“大当家”李华都在埋头工作,很快这里将变得“浪漫满屋”,成为孤独症孩子展示天才的空间和家长交流的俱乐部。

  捐助

  站直了 别趴下

  3月23日,北京遭遇八级强风。记者来到天真者艺术工作室,一层是办画展的大厅,二层是家长俱乐部和办公区。工人正在粉刷墙壁,工作室里一片凌乱,踏上楼梯的木板吱吱作响,屋里能听到大风敲窗的声音。李华说,这里的条件比起北京市孤独症儿童康复协会总部已经算“奢侈”了,沙发、桌子、还有窗台上的金鱼都是别人捐的。在798租房子不便宜,一年需要30多万,这钱从何而来?2011年,由那英、林依轮等明星参与的“家庭日-爱之秀”慈善活动,募捐到80几万,北京孤独症康复协会作为参与方之一,付给第三方的费用是18万,“剩下的60几万全部用于支付‘天真者艺术工作室’的房租,一付就是两年的。”之所以选择798,李华看重的是其艺术氛围和国际辐射力。

  李华说,这一出手就是几十万,是协会目前为止仅有的大手笔,“钱是别人的命,拿钱可以去解决每天的生存问题。人家把钱交给你,就是把生命的保障交给你一部分,拿到钱,就要担起很大的责任,钱越多,责任越多,要给人家精神上的交代。”李华也希望能有更多人给予孤独症孩子更多的关注和钱财上的帮助。少一分钱都不能办成事,要钱,而且要站直了,高昂地接受捐助,这是李华的理念。

  协会得到的物质经济上的捐助都是“媒介”,要抵达的彼岸是归还孤独症人士原本应有的人格与尊严。募捐根本不是常态,也无法满足协会的日常工作开支,需要很多像李华一样的志愿者。

  尊严

  为天真者做一副拐杖

  “画画的底线可以很低,只要能拿笔,把颜色堆到纸上。再往下怎么走,都是内在的体现。”除了视觉先行,孤独症孩子对色彩、声音更敏感,而绘画原本就应该出于本能。为孤独症孩子办画展,不仅因为绘画能疏导情绪,让他们感到“舒服”,享受到快乐。最直接的原因还是三个发起者都是从事绘画工作的,或是有绘画经验的。自称“艺术从业人员”的日籍华裔李华,专业是版画,毕业创作是剪纸,平常画画是用色粉笔,还搞过摄影。多年来,她不自觉的都在从事人文关怀层面的事情,做孤独症康复协会的工作也就成了惯性。

  一个人在社会上存在,无论是产生精神层面还是物质层面的价值,得到肯定才能获得尊严,依靠施舍是没有尊严的。“我们希望通过自己的工作,使孤独症孩子体现出自己的尊严,让他们慢慢由一种‘请帮助我们’的状态,转向有一天能自己站起来。不是把他们圈养起来,而是做一副拐杖,让他们自己去走路。”帮孤独症孩子办画展,挖掘“天真者”绘画的价值,引起社会对这个群体的关怀以及对社会和自我的“思考”,是李华以及她的工作伙伴最直接和最纯粹的目标。

  北京市孤独症儿童康复协会一直在做“身”“心”两方面的修复和搭桥。最初20年,协会对于孤独症儿童更偏重于“身”的医疗层面的帮助,比如孤独症孩子有自残行为,从医学角度给予帮助和在培训上提供相应的技巧。孤独症近年来慢慢被认识,这不是一个依靠药物可以解决的问题,其最大的破坏力不是孩子自身,而是高压下的训练和长期无法沟通带给家庭的精神瓦解,带给社会的无法对应,更多的是精神层面上的破坏。

  而李华负责的主要是孤独症儿童的心理修复,简单说就是疗“心”。以前李华组织活动,都是在微博、论坛、协会的网站上,一 “喊”就是场场爆满。天真者艺术工作室在798安家后,她想陆续推出一些活动,让工作室早些走上正轨,比如每两个月办一期画展,当然都是孤独症孩子的作品;设置5种课程,首先要开办兴趣开发课、艺术疗育课。一切都还在接洽中,目前只有李华和另外一位工作人员在全身心投入,每个环节都要事必躬亲,“她总是忙得在工作室里吃住,也许第二天早上你会在工作室的哪个角落看见她醒来。”天真者艺术工作室的另一位志愿者——正在读研的小郭说。两个人支撑一个工作室显然力不从心,李华一直在寻找合适的志愿者,“做画册、讲课、组织活动,都需要人手”。

  志愿者

  具有孤独症的特质

  家长焦虑怎么对待孤独症的孩子,怎么得到他们的回应,而协会要做的就是帮家长出点子。李华这样的志愿者们则承担着将点点滴滴的事情落地。协会对志愿者及工作人员的专业医疗知识要求并不高,要求更多的是观察、包容、对应和思考能力。“专业知识可以很快掌握。你不用告诉人家是DNA里哪几个基因产生了异常,只要看4个小时《遥远星球的孩子》,接触三五个家长和孤独症的孩子,有最基础的感性认识就够了。”李华说,“我们不是要告诉别人‘孤独症’的定义,而是呼唤大家对孤独症的关注,这不需要专业知识。”志愿者们扮演着管道工的角色,帮助孤独症孩子输出价值,“他们就像埋在海底的石油。”

  李华戏称自己有孤独症孩子的特质,比如做事专注、对钱不敏感。她在孤独症康复协会坚持工作了4年,靠着以前的积蓄,前3年都是零报酬,还经常往里面搭钱。虽说是协会“理事”,无私投入的状态使她完全等同于“志愿者”,从2012年初每月才开始有3千的收入,“中午也就10元一碗面,忙起来一天也就吃一顿,一个月也就300多块 ,觉得自己一个月拿3千还挺富有的,过日子足矣。” 李华完全没有时间和精力去花钱。钱对于她来说就是个手段,促成她达到最后的目标就行,她觉得现在这个社会对于钱的追求有点“病态”。李华在帮助孤独症家庭和孩子的同时,自己也得到了自省和成长,“这个成长就是,自己的投入有多大,收获也就有多大。”

  在天真者艺术工作室最为紧张忙碌的前期准备阶段,李华也没忘了推广宣传。3月25日那天,李华带着八九个志愿者在798组织了一场蓝丝带活动,请愿意关爱孤独症孩子的路人共同编织一段蓝丝带缠在工作室门口的树上,以唤起社会对孤独症孩子的关注,也算工作室在798安家向街坊四邻打个招呼。志愿者以传递爱心为原点画圆,传播的半径决定着辐射的面积。

  画展

  铃……请看这里

  北京市孤独症儿童康复协会已连续4年举办 “天真者的艺术”孤独症孩子绘画作品展,今年是第五届。由协会推荐乐于绘画的孤独症孩子,中间美术馆从中选出26位天真者小画家约400幅作品参展。

  这届展览不同以往的是安排了各个领域的专家学者进行评审的环节。这是一个非常规的评审委员会,相当比例的艺术领域之外的专家介入艺术作品的评审,3月25日,评委经过整整一天的评审,选出了40张最值得鼓励的作品,中间美术馆将整体收藏这批作品。“有社会学的、美术界、医学界、社会学界,以及艺术市场、艺术媒体等不同领域的专家学者。选画首先被挑选上来的是视觉上有一定冲击力,但是每个专家又有各自的眼光和标准,这个结果很有意思。”李华觉得这些作品带给人们更多的是思考和关怀。而专家学者的作用就像是在摇铃,“铃……”提醒人们请看这里。

  对这些孩子的绘画作品显然不能用正常人的艺术标准去品头论足,“第一眼看上去好看,能让人驻足欣赏的就是好作品。”这是李华对所谓“艺术品”的初级判断,这些孤独症孩子的作品到底是不是艺术品不是评审目的。李华也会忧虑被老师指导过的作品,“如果我知道什么是好的东西,指导你会越来越美,如果我没有见过,就不知道引到何处了。”她还是希望看到最原生态最单纯的创作,他们就是来自未来的“艺术家”。

  天真者艺术工作室开放后将常年展览孤独症孩子的画。有些孤独症孩子会把自己画的画吃掉,每一幅作品都有可能随时消失,也可能成为他的最后一幅画。孩子家长对画的保护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完全不许第三方接触到画;而有些孩子完全享受绘画的状态,一幅接一幅的创作很是高产,天真者艺术工作室正是要展示这些孩子的价值,留住他们最天真烂漫的想象。

  李华说,有些孩子的画已经卖到两三千了。之前这些画的定价大部分出自北京市孤独症儿童康复协会副会长李木老师。画能卖钱不是目的,能够由此缓解孤独症家庭的压力和利于康复孩子的身心才是主要的。

  3月25日,记者在中间美术馆举办的第五届“天真者的艺术”绘画作品展的评审会上,还见到了几张年轻的面孔。人大青年志愿协会助残项目部的学生袁秋岳和她的同学,以前也经常接触残障人士,具有应对残障的基础医护知识。两人看到中间美术馆招志愿者的微博后报名参加,她们负责评审会当天的摄影和现场录音及后期文字整理。这些工作对于两个女孩来说虽然简单易操作,但她们毫不懈怠,袁秋岳认为这是学习的过程,还能拓展资源,将来在自己的学校里也想办个这样的画展,变换角度去帮助残疾人。

  很多帮助孤独症孩子的志愿者都谈到一个问题,想要做成点事,真得具有孤独症孩子的特质,不在乎外界评论和眼光,发自内心做事。“专注、纯粹和坚持”,这几个词汇,不管是否正确解读了孤独症孩子的世界,却是李华及其他志愿者能够持之以恒走下去的理由。

 (记者 纪敬)

第[1][2][3][4][5][6]

  编辑:勾勾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