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原创 >> 原创列表

张英的诗:此中有真意

新街口北顺社区有位“业余作者”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2-03-09 09:27:27  来源:千龙文化  

  编者按张英今年62岁,家住西城区新街口北顺社区。退休前是的哥,每天工作15个小时,一年休不了几天,退休后的张英更忙碌,写诗、朗诵、作曲、唱歌,样样Hold得住,写快板、说相声也像模像样。这份能耐来自儿时的启蒙、少年的爱好、青年的梦想。这几年写了十多首诗的张英说自己是个“业余作者”,在诗里,他写自己生活了一辈子的社区,写让自己流连忘返的美景,写身边可敬可爱的同事、朋友。张英说,自己的诗都是大实话,没有华丽的辞藻,关键是有“情”在里面,是“爱”敦促他不停创作。


2012年3月3日晚,张英在“学习雷锋好榜样”主题演出中朗诵《学雷锋日记》 >>>相关

  3月3日晚八点,西城区文化中心二楼的缤纷剧场刚刚结束一场以“学习雷锋好榜样”为主题的演出,台上谢幕的15个演员中有10名小演员,全部身着雪白衬衫,系着鲜艳的红领巾,他们眼神明亮、笑容灿烂,腰杆挺得笔直,站在小朋友当中的张英面色平静,似乎还停留在刚才朗诵的状态。他在台上年岁最长,是唯一没有化妆也没有换装的演员,也是唯一讲述自己故事的人。

  用五分钟讲述五十年的事,张英花了心思,一篇877字的稿子,准备了半个月,演出前一天背了一宿。“五十个春秋过去了,当年那个戴红领巾的少年已经变成了老人,头发白了,眉毛白了,脸上也有了皱纹。但他的心里还像有一团火,还那么有朝气有活力,充满了向上的精神,充满了奉献的力量······这个老人一米八的个子,微胖,圆脸,白发,面容和善。现在就站在你们面前。”第三人称的平缓讲述,揭秘式的戛然收尾,没有多余的手势、夸张的音调,张英身上的确有几分他心中偶像李默然的沉着大气,朗诵《学雷锋日记》在全场10个节目中得到了最扎实的掌声。

  张英年轻时曾在吉林镇赉县的运输公司干了7年的汽车修理,回到北京在一家国企司机班干了13年,之后做了11年的哥,今年62岁的张英可以说和汽车打了一辈子交道,但陪伴他时间最长的不是车,而是诗歌和朗诵。

  张英的父母都是小学语文老师,非常注重孩子的阅读。五岁时,张英在唐山农村跟着妈妈进课堂,妈妈在前面讲《卓娅和舒拉的故事》,一边读一边掉泪,张英坐在教室最后一排一边听一边掉泪。五岁的张英就能读下小学五年级的语文课本,在西城区后广平库小学上五年级的时候,由于平时朗读好被老师选中参加表演,为了念好《站在刘文学像前》这首诗,学校专门请北影厂的老师对孩子们进行辅导。

  随着年龄增长,张英对诗歌的兴趣日益浓厚,看见诗就想背下来。在北京三中上高一时,由于担任校学生会文艺委员,过新年时在各班之间协调节目,有一次走到好朋友的班里被大伙起哄必须出个节目,无奈之下朗诵了柯岩的《雷锋》,当时背不下来全篇,就朗诵前半段,定名为《雷锋的童年》,张英记得,自己刷刷流眼泪,全班听得鸦雀无声,朗诵完掌声半天不停。这次完全偶然的表演让张英印象深刻,愈发让他感觉到诗的魅力,声情并茂的朗诵能够说出人们心里想说的话,能引人共鸣。

  高中上完,赶上插队,同学间的离别让张英心生感慨,张英开始写诗,写完后在几个好朋友之间分享。因为没觉得自己写的好,就当玩儿似的写了下去。2004年,《北京晚报》以“我爱北京一月的雪”为题征文,那年张英还在开出租车,家里人建议他试试。张英想,“一月”和“周总理”能联系上,一月的雪落在树上,就像悼念总理的白花,一个人开车的时候他就开始打腹稿,想到悲痛之处忍不住地哭,有一天想了一路,成竹在胸,到家就喊,“拿纸来!拿笔来!”一首诗一气呵成,念给家里人听,妻子女儿都跟着掉泪。

  《我爱北京一月的雪》从此成为张英的保留节目,2006年,张英第一次参加社区春节晚会,原本担心社区老人多,可能不太认可诗歌这种形式,当他声情并茂地朗诵完这首诗,全场寂静,一位老人说,诗有气魄,很感人。2011年,他又凭借这首诗获得西城区“社区杯”朗诵比赛三等奖。在新街口北顺社区住了一辈子的张英,退休后在家门口找到了最能发挥自己能耐的平台,这几年来,张英写了一首又一首,越来越有成就感。张英说,自己的诗都是大实话,没有华丽的辞藻,关键是有“情”在里面,很多时候不是命题作文,都是有感而发、不吐不快。

  北顺社区有位党员周大姐,只要是党员奉献日,每次都积极参加,她是个大夫,在街上免费给大家量血压,一上午要量100多人,不管多辛苦,总是和和气气,张英看在眼里,心中暗暗敬佩,后来周大姐被查出淋巴癌,张英得知消息后,连夜写了一首《大姐,你是我学习的榜样》,把周大姐的一言一行和对她的敬意融入到字里行间。“人的生命都不长,但坚强的生命却永远不会被人遗忘!”张英认为,很多无法言说的东西用诗歌就能够充分抒发。

  张英不止能写诗、爱朗诵,还喜欢音乐。在北京玻璃总厂下属的玻璃耐火材料厂当司机班班长的时候,由他作词作曲指挥的歌曲《铁砖工人的手》和《龙的精神时代永存》曾在红五月歌咏比赛中连连闯关,最后拿到一轻局的第一名,给180人的小厂争得了前所未有的荣誉,也成为他年轻岁月中的难忘回忆。

  “诗”和“乐”本就难舍难分,所以称之为“诗歌”。在轻音乐风靡全国的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北京的哥张英曾经为乘客播放克莱德曼的钢琴曲中自己最喜欢的《星空》,还让客人想象超人带着女朋友在天上飞的感觉,他一直想为这首曲子配上诗,只是到现在还没想出来。为诗找音乐,也会带给他欣喜,每次朗诵《社区的美丽》和《我爱北京一月的雪》,张英都会选用同一首伴奏音乐。他对在网上偶然找到的这首小提琴独奏曲《绿叶对根的情意》情有独钟,音乐的长度、旋律和感觉刚刚好,张英说,自己的两首诗能跟着这首曲子呼吸。

  为了参加今年街道服务中心举办的清明诗会,张英提前一个月就着手准备,最终选了去年七一前写的《黑色的雕像》,这首八百字的长诗,灵感来自张英带着外孙常去的中国儿童活动中心里一尊小萝卜头宋振中的雕像。跟以往任何一次演出一样,虽然诗很长,但张英还是背了下来,他说,花点力气背下来,能更好地表现诗的感情。(记者 晨晨)

第[1][2][3][4][5][6]

  编辑:常唱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