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首页 >> 正文区

北京男孩侃着新闻说相声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2-02-06 16:02:04  来源:北京晚报  

  北京相声圈去年一位80后迅速蹿红,熟悉他的人管他叫“小王爷”。每周六下午,鼓楼西大街的广茗阁茶楼总是座无虚席。王自健习惯把每周的时事大事或者社会热点掺和在相声里说一说。郭美美、李庄、CPI、大暴雨……都是他调侃的对象。王自健有几个铁杆粉丝,每周都把他的相声段子做成视频放在网上,一来二去,转载的人多了,王自健也成为依靠网络走红的相声新锐。

  不满“伤筋动骨”拒春晚,北京男孩自认有点“傲”

  1984年出生的王自健是典型的北京男孩,上学时爱胡闹,爱耍贫,父母看他嘴皮子不错,给他送到了中央电视台蒲公英艺术团学相声,不过这和他目前“第二班”相声俱乐部的掌门人身份似乎并没有太大联系。因为,当初只学了一年多相声的王自健,在参加一场少儿相声比赛时,面对评委提出的两万块钱好处费,被王自健的父母想都没想就拒绝了,后来干脆让他离开了这个“肮脏的圈子”。“本来我有希望成为童星的,不过当时父母还没过渡到那种‘市场思维’。”

  远离14年后,王自健一次偶然的机会被人叫来排练,此后一发不可收拾,“我听了很多相声表演,觉得好多人说得都没我好,这就好比走进10家餐馆,有3家口味都不让人满意,这就说明还有30%的市场空间,我觉得相声这行一定有我的发展空间。”

  王自健不否认自己的性格中有点“傲”,他更愿意把这解释成北京人常有的一种“傲骨”。这种气息,也被带到王自健的表演中——不刻意讨好,不曲意逢迎,有点蔫儿坏,又兼具书生气质。王自健的表演其实看起来更像是学生时代的校级新年晚会,相信不少人都能联想到当年学校里不乏这么一位自己不怎么笑,一开口就能让别人发笑的“坏学生”。

  这种傲气最近的体现就是他拒绝了今年的央视龙年春晚。“改了五遍,改到最后一点‘笑果’都没了。”王自健被春晚的审查搞得筋疲力尽又无可奈何,“我是从网上走红的,他们也知道我有时爱评论一些时事,所以审查起来会格外严格,相声从人物到主题到每句话几乎都做了彻头彻尾的修改,很多包袱不得不拿掉,完全没有‘笑果’可言了,干脆不如不上。”

  放弃央视春晚这样一个大平台,王自健并不觉得多么可惜,他不愿妥协着说一场不痛不痒的相声,“我自己有个标准,就是首先必须给够我15分钟的表演时间,然后我要保证能让观众捧腹大笑5次以上,如果做不到,那我就不演。”王自健不愿第一次登台就是晚会相声的路数,“流芳百世和遗臭万年还是有挺大区别的,我也希望能有一个平台让更多人知道我,但我希望他们知道的是我说得还不错。”

  被相声“伴宴”伤过,低于8万商演不接

  王自健承认自己的性格有点小“纠结”,他说更准确的说法是小“矫情”,这种“矫情”尤其体现在他对职业尊重度的要求上。圈内人知道王自健定了个规矩,就是低于8万块钱的商演他不会接。这和曾经的“伴宴”经历有直接关系,“刚红的时候,有公司请我们去‘伴宴’,吃饭的时候讲几个段子热闹场面,结果刚一上台,鞠个躬,底下开始敬酒了,就听‘干!’的一声,我们这相声还怎么说下去。或者说在兴头上,就看底下人走来走去,去主桌一口一个主任、领导的敬酒。所以,后来我就把演出价格提得很高,但凡能出得起这个价钱请我们的,就绝不会拿可有可无的态度对你。”

  这样做的结果,就是去年很长一段时间王自健一场商演都没接过,“损失掉的钱有好几十万,其实换别人可能无所谓这些事儿,反正你们听不听我钱都照样拿着了,但我对尊严这东西看得特别重。”最近一个月,王自健以自己定的价格接了四五场商演,“有好多人找到我,跟我磨,5万行不行,其实说实话,这个价格对于相声演员来说已经非常高了,但我既然8万能接到演出,我绝不自降身价。”王自健说,他今年酝酿和一些演出商合作,到外地的出场价格已经谈到了25万一场。

  对于自己的演出收入,王自健并不讳谈。“我不是一个急功近利的人,相反,比起赚钱,我更在乎‘虚名’。”王自健说,他和其他的相声演员不太一样,没经历过缺钱,从小家里有吃有喝,对金钱的欲望没那么强烈,“名利对我的诱惑没那么大,可能我没像郭德纲经历过那么艰苦的时候,可能北京孩子都这样,不是特别‘论’这些。”

  王自健说,他现如今接触到这个圈子里的北京人越来越少,“我们一直说‘北京相声’,时至今日,说相声的人里北京人特别少,越来越有浓重的天津色彩,我希望通过我的努力,把‘北京相声’变回原来的味道。”

  不愿被贴“公知”标签,最欣赏的是崔永元

  王自健调侃“郭美美”事件时,这样说道——说街头碰到一美女开玛莎拉蒂,他凑上去搭讪,问这车多钱啊,人家说,反正你买不起!他问,买不起问问啊。美女说,不是买的,大伙儿捐的!

  话是有点损,不过正是这股子有点“坏水儿”,又能形容得恰如其分的犀利劲儿,让王自健得到一批粉丝的追捧。在相声里说新闻,不是王自健自创的风格,他说,“不这么说我不知道该怎么说相声。”

  王自健认为这和他从小的生活环境有很大关系,“从小,就听见我爸和一帮大人坐一块儿,说的都是伊拉克、海湾战争那些事儿,你打车的时候,北京的的哥都能跟你聊这些聊一路。我说相声,最重要的就是一定要说得有意思,我认为这些才能算得上有意思的事儿。”为此,王自健每周不得不大量浏览新闻,查阅背景资料,“原来都是自己上网去找,后来老有人在微博上@我,给我看那些热门的事件和话题。”

  不过,让王自健苦恼的是,有人拿他当起“公知”,希望他评论甚至是解决一些“阴暗面”的事,这和王自健本来的初衷相背离。“我认为说相声不是去传达价值观,只是去晒你自己的价值观,我觉得自己基本算是一个好人,大部分价值观是朴实正确的,但我也希望减少不必要的麻烦,只是摆明自己的立场就OK了,千万别拿我当‘公知’,你怎么知道我不讨厌那个圈子呢?”

  说到圈子,王自健说,别看他靠说相声出名,其实自己离“相声”这个圈子特别远,“我跟他们几乎都不来往,也不认识,没有故意远离,只是觉得知识结构、兴趣爱好都不尽相同,坐在一起找不到共同语言。”王自健对相声圈的争名夺利看不顺眼,也很难理解,“争来争去不过是不超过两千块钱的事儿,为了那几场演出,挣点辛苦钱,要动用这么大的心思和计谋,真是不值得。”

  王自健目前的团队有十几个人,他不把自己当成“CEO”的角色,“顶多是个领头人,CEO那是以逐利为目的,我不是。”

  熟悉王自健的人都知道他在作品里大骂周立波,“我最欣赏的靠说话吃饭的人是崔永元。”王自健有拥趸者,也不乏反对者,“也有好多人骂我,说你说的什么玩意儿,甚至更难听,我的原则是你骂我傻×我也不会用脏话回骂你,我顶多告诉你,‘你说错了,我不是傻×,我就是个镜子。”这时候的王自健,透着那么一股子北京人的“损”劲儿。


  编辑:何瑾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