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原创 >> 原创列表

抖掉尘埃即“顿悟”

千龙文化专访香港浸会大学视觉艺术院万青力教授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1-11-22 10:44:57  来源:千龙文化  

  11月20日,以“艺术中的顿悟”为主题的沙龙活动在北京大学举行。汉堡大学艺术史系伊利斯·万得荷姆教授(中)和香港浸会大学视觉艺术院万青力教授(左)作为评论嘉宾,共同探讨启蒙在绘画中的表现形式以及“顿悟”在中西绘画中的解读。


万青力教授接受本网专访

  千龙网北京报道(记者 小婧)11月20日下午,以“艺术中的顿悟”为主题的沙龙活动在北京大学举行。汉堡大学艺术史系伊利斯·万得荷姆教授和香港浸会大学视觉艺术院万青力教授作为评论嘉宾,共同探讨启蒙在绘画中的表现形式以及“顿悟”在中西绘画中的解读。  

  在中国和欧洲的思想中,通过宗教和世俗形式所表现出来的顿悟存在已久,但在这种心理过程的视觉描绘当中,两种文化还是存在着显著的差异。沙龙中,中西两位学者通过图片展示了两种文化背景下的宗教绘画及启蒙运动时期欧洲绘画和中国士大夫绘画的不同。

  香港浸会大学视觉艺术院万青力教授着重讲述了中国敦煌壁画与西方宗教画的差异。“中国的宗教画不是描写人与神的关系,大多描绘佛经故事,是工匠所作,技法很好,但没有创造性。”万青力教授评论说。“到宋元时期,士大夫、文人画开始兴盛,他们的画丢掉了教化功能,没有了功利性,成为了纯粹的修身养性的方式,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中国画’,画中有诗,诗中有画,文房四宝、诗书画印皆成艺术。”中国画重写意,通禅理,万教授现场向西方学者详细介绍了中国南禅北禅,以及禅学中的顿悟与中国绘画的关系。沙龙结束后,万青力教授接受了本网记者的专访。 

“19世纪并非衰落的百年”   

  说到万青力先生,不能不提其倾十数年之力完成的一部讲述19世纪中国艺术史的著作——《并非衰落的百年》。这本书不仅考察了19世纪中国绘画史,倡导“从中国出发来看中国绘画史”,为中国画史中一向被视为“衰败”时期的19世纪正名,还为读者呈现出活泼生动的19世纪绘画景观,发掘出一批久被忽视的杰出画家。

  问及撰写该书的初衷,万先生坦言:“19世纪早期、中期的艺术史,长期是艺术史研究中的一个空白。19世纪的中国艺术史在很多艺术史家眼中,用梁启超的话说,就是‘衰败极矣!’我却不这么认为。很多西方人认为中国绘画在19世纪的衰落是不争的事实,但这样就把政治观念掺杂进了艺术史观。”

  万青力教授称,19世纪是中国艺术经历了一个从宫廷到民间,多元蓬勃发展的时期,虽然没有出现能与宋代比肩的大师,但极大释放了民间的活力。 

“无笔无墨等于零”   

  “中国古代绘画向来注重笔墨,中国画家在注重技巧的同时,也注重画中的自由之感,画中意境所在。中国古代山水画中的光线明暗,都是在玩弄笔墨。”万青力教授如是说。记者就1992年吴冠中先生曾经提出的“笔墨等于零”的观点询问万教授的态度,他认为,笔墨是形成中国画艺术特色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画家有了笔墨功夫,下笔与物象和主体心境才能浑然一体。  

  “吴先生说作为绘画语言的‘笔墨’只是作者表达思想情感的奴才,真的太绝对,我只能说,他对中国画的了解还不够。”在万青力教授看来,中国画在世界美术中的特色是以线描和墨色为表现基础的,因此笔墨的研究成为中国画的一个重要问题。“我国历代著名画家可以说没有一个不是在笔墨上下很大工夫的。先师李可染先生积六十余年笔墨生涯,把中国画的笔墨艺术发展到二十世纪的一个时代高度,他才是对笔墨问题最有发言权的人。”

“所有主义加起来和禅相比等于零”

  “禅宗兴盛之后,王维以及许多之后的画家在绘画中都透着禅意。禅不是虚无主义,没有对错,与任何宗教都不同。它是不能言说不能用文字表达的,是摒弃欲望之后把自己放空之后的心境。”从苏东坡所绘朱竹到中国当代艺术家周春芽的作品《绿狗》,万青力教授向记者讲述绘画也是一种视感运动,境由心生,顿悟之后禅意自现。

  万教授认为,中国不是强国,而是一个艺术大国,中国绘画灵感很多。古有范宽、八大,今有林风眠、萧淑芳,只要有心境,加上笔墨书法等绘画的技巧性练习,就能创作出美好的画卷。顿悟到底是什么?“立即抖掉尘埃,可以放下挚爱。开创新天地,开创新可能。”这是万教授的回答。  

“现代中国绘画名家乏善可陈”   

  谈及当今中国,初、中等教学不重视学生艺术修养的培养,以及国内艺术品市场出现的一些炒作艺术品、哄抬价格等问题,万青力教授表现出对中国教育尤其是中国绘画高等教育以及中国绘画界的忧虑。   

  “这是绘画传承和中国市场化的问题。现在京剧舞台上能够独树一帜的新人、名角很多,可谓中国传统艺术传承的典范。京剧是师徒制,一个名角收四五个徒弟,言传身教都有自己的方法。而绘画呢?美院画院一收学生就是几十、几百个,教学质量得不到保证,就业也是问题。”万青力教授认为,市场一体化,全社会经济利益风气的驱动,造成现在中国能继承传统又能独当一面的优秀画家乏善可陈。“这是社会问题,不是短时间能改变的。虽然无可奈何,但我们还是要努力呼喊,寻求改变。”   

  记者后记:

  万青力教授赞美张大千胜似古人的绘画技法,他效仿八大绘制“漫画小品”表达自己的独特声音。他是画家,在特殊年代偶然结识李可染,之后向其学习山水画数年;他是学者,熟稔中西艺术史并向西方高呼“19世纪中国绘画并非衰落的百年”。在笔者看来,万青力教授更是一位有智慧的长者、一位循循善诱的老师,虽然看上去严肃认真,但自称“大学打工仔”。40分钟的交谈,与其说进行了一次采访,不如说聆听了一堂精彩的艺术课。


  编辑:常唱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