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首页 >> 正文区

专家:网络时代独立书店何去何从?

“书业的守望者”高层论坛发出或气愤、或悲哀、或无奈的声音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1-08-17 08:57:16  来源:中国新闻网  
  记者 蒋楚婷

  “网络书店的价格优势只是一种假象,他们是在烧资本,而烧到最后,吃亏的还是出版社,是读者!”“网络销售虽然是未来的发展趋势,但像现在这样的无序竞争状态实在令人担忧。网络牺牲的是整个行业的利益!”“如果再这样下去,我只能收出版社的进场费或者上架费了!”这些或气愤、或悲哀、或无奈的声音来自近日举行的“书业的守望者”———独立书店高层论坛上。贵州西西弗书店的董事长金伟竹、陕西嘉汇汉唐书城的总经理唐代伟、广东学而优书店的总经理陈定方、北京风入松书店的总经理王洪彬等来自全国各地的独立书店代表们群情激昂,对于当下出版销售的无序竞争导致的独立书店的经营困境,纷纷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这次高层论坛由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北京开卷信息技术有限公司、重庆大学出版社有限公司联合举办,旨在探讨独立书店的生存之困,分析图书市场的多样化经营模式,以期让独立书店成为现代社会一个重要的文化场所,使阅读成为人们一种优雅的生活方式。

  会上,北京开卷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蒋艳平公布了2010年度全国图书零售市场观测报告。报告显示,2010年我国整体图书零售规模达到370亿码洋,其中网上书店码洋规模大约为50亿。“开卷全国图书零售市场观测系统”观测到年内动销品种数达到105万种。全国图书零售市场(主要是实体书店渠道)的年度同比增长率为1.83%,比2009年4.21%的增长速度进一步放缓。这其中既有网络书店对实体书店的分流效应,也有今年热点相对不足等方面的原因。

  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副院长魏玉山指出,当下,实体书店甚至整个出版业都存在着危机,而且这种危机的影响远没有达到极限,只露出冰山一角。2009年,美国的独立书店从3千多家减少到1千多家,美国、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相继有连锁书店关门停业。究其原因,主要有四个:一是数字阅读的兴起,二是网络书店的竞争,三是电子书的分流,最后是书店本身扩张过快。但他同时表示,实体书店有其不可替代的存在必要,这是社会文化的需要,它存在的本身就是一种文化符号,是城市的名片,是文化人的理想和追求,是人与人之间交流的场所……

  相对于以规模和流程取胜的连锁书店,文化的坚守可能更多地体现在独立书店身上。而目前最困扰独立书店经营者的问题就是不正当竞争。广东学而优书店的总经理陈定方就有过这样欲哭无泪的经历,她说以前读者是用笔抄下书名、出版社、定价,然后回去到网上搜,现在干脆在书店内用手机一扫描条形码,网上书店的折扣价就出来了。而且网上的价格有时比他们的进价都低,实体书店真正成为了网上书店的陈列室。她不得以才跟出版社开玩笑说要仿效超市收进场费。

  其实,网络销售的快速增长并没有让出版社得到更多的利益,因为与此同时实体书店的销售在萎缩。这是一个此消彼长的悖论,长此以往,损害的是出版社的利益,而一旦出版社的利益得不到保证,没有了出书的积极性,到头来吃亏的还是读者。所以这是一个一环扣一环的利益链,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因此陕西嘉汇汉唐书城的总经理唐代伟呼吁,实体书店是广大读者接触图书的窗口,不能把它当作一般商品,而应该看作文化产品,政府应当给予强势的政策支持来遏制不正当竞争。像日本等很多国家都有针对网上书店的限价令。中国的出版业还没有完全市场化,一味强调销售环节市场化的做法有待商榷。

  在声讨不正当竞争的同时,独立书店的经营者们也对自身的问题做了检讨以寻求更好的发展。贵州西西弗书店的董事长金伟竹认为,独立书店的定位很重要,应该差异化生存,以品牌建设为最重要目的,逐渐从一代书商向二代书商转型。一代书商是以书而书,二代书商则围绕文化核心来做。他以自己的西西弗书店为例指出,二代书店并不是简单地把店的门面装修下、布局改动下,而是要做到产品的个性化、服务的专业化,做增值服务———阅读的增值,文化的增值,通过体验性来维护客户群。

  互联网时代,传统书业正处于一个非常微妙的时期,如何坚守与创新,是一个值得深思与研究的命题。阅读不死,但一个城市如果没有了书店又会怎样?


  编辑:冠龄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