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专题 >> 正文区

《独立书店,你好!》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1-08-12 14:25:43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薛原, 西海固   

  出版社: 金城出版社; 第1版 (2011年8月3日)   

  平装: 248页   

  正文语种: 简体中文   

  开本: 16   

  内容简介:

  《独立书店,你好!》内容简介:用另一种方式去感受并记录你的旅程,从计划开始,从现在开始,从你所在的地方开始。这是一个热爱生活和旅游的设计师创作的创意旅行书籍。设计师将前人及自己平常观察事物与享受的方法分享出来,让更多的平凡人享受艺术家的创意生活,更深刻地领悟生活与旅游的乐趣,并尝试着去发现更适合自己的旅行方式。这是一本充满爱心、智慧和幽默的小书,山村的鸡鸣、傍晚的炊烟、石头老街的叫卖声、自制的花瓶、收集的标本……都成为设计师从自然中得到的启发。它更像一个旅行时携带的锦囊,随时帮助你打开想象的视野,记录旅行中的创意。

  编辑推荐:

  《独立书店,你好!》为反映当代新人文书店的读物,以期更全面地反映当代中国的人文书店风景,既有可读性和实用性,也有收藏价值。1.一种独特的氛围,一种结合小区、人文与读者的精神。2.履行文艺沙龙之职,追求自由,反抗权威;安静寄居城市一隅,追求个性,向往光明。

  作者简介:

  薛原,系《青岛日报》副刊编辑,2006年参与创办良友书坊。著有《检讨——旧档案里的中国海洋学术权威》《留恋之矢》等,编有《青岛记忆》《谈文说画》等,合编《良友》《闲话》等MOOK丛书。   西海固,混迹图书出版、销售行业十余载。近年隐身某艺术类独立书店,甘当书店小二,每日或洒扫书尘,或躬身迎客,或陶醉于文字中,不知世事几何。曾与人合著《书店之美》等。

  目录:

  【台北】   书店之城 001   

  【北京】   逛书店 033   没让人失望的三味书屋 048   蜜蜂书店 052   

  【成都】   关于书店的爱恨情仇 065   

  【杭州】   用青春守护书业 073   

  【合肥】   梦中的风景 085   

  【南京】   阅读先锋书店 091   

  【温州】   逝去的书店风景 097   

  【武汉】   盛景不再的书店 103   

  【太原】   一家书店的记忆 107   

  【安庆】   书店时光 115   

  【深圳】   书店·时光 119   一直坚守的博雅 130   

  【常州】   我心中的小书店 133   

  【广州】   你看你看,寂寞的脸 141   

  【上海】   华丽的冒险 159   在日本料理的包围中 171   

  【长沙】   博采广聚的书屋 175   

  【青岛】   逛书店 181   

  【南昌】   阅读·岁月·生活 187   

  【宁波】   城市之光 197   

  【兰州】   品味书店 203   

  【郑州】   三联情结 211   情遇“城市之光” 215   

  【西安】   爱书 爱书店 223   

  【湘潭】   书味弥漫 231   

  【济南】   书之梦 237

  总觉得像王府井那样的书店不叫书店,只能叫图书超市,永远人头攒动,缺少一份与阅读相配的静谧悠长。我还记得第一次和闺女去万圣,在二楼的醒客咖啡,她读书,我在另一桌和朋友低声交谈。待我向窗外望去,已是华灯初上,我闺女根本没催着回家,书店的气氛将她“独立”在别处而乐不思蜀。感觉最好的是圆明园单向街书店,可惜她早就搬到看似诗意的蓝色港湾了,翠绿的竹墙与白色的细石路成了读书人永不可圆的旧梦。

  我还是喜欢万圣、单向街、风入松这样的书店。风入松与我工作的地方仅隔一条马路,可惜我逛的次数还不够多,她就“含恨而去”,但我还残存着一点儿侥幸,有报道说风入松的关闭是要搬家。稍远一些的第三极、读书公社早就靓影已逝,也不知道海淀图书城里那几家包括“野草”在内小书店怎么样了,北大校园里的“野草”有莘莘学子的爱护,应该“野火烧不到,年年春风绿”吧。

  很巧,拿到《独立书店,你好!》这本书那天,我正在“三联读者俱乐部”购书,听见其负责人在谈论她办书店的想法:刻两枚购书纪念章、与读者举办互动活动和免费提供饮品等等。严格来说,她算不上“独立书店”。独立的个人创办的具有独立经营理念和风格的书店才叫“独立书店”,店铺大小不是衡量标准,虽然独立书店的门脸通常都不大。台北“旧香居”的绝版珍本、“兰台艺廊”的免费艺文展览、北京“单向街”文化讲座、北京“光合作用”和南京“先锋”的文化创意产品等等都是别具一格的。书里有个故事:“当年金庸常到杭州枫林晚书店买书。有次要买十几套《金庸全集》送人。老板朱升华慌了,因为店里连一本也没有!但金大侠开口,怎能不买账?赶紧连夜购进,但在那以后,枫林晚里依旧找不到一本金庸。”有个性!

  人有个性,他开的书店想没个性都不行。独立书店的老板大多是文化人。“万圣”的刘苏里、“单向街”的吴晓波许知远、“季风”的小宝等等,俨然成为书店的形象代言人了。英国作家佩内洛普·菲茨杰拉德说:“我就是想开一家书店。”写书与开书店大概是所有读书人共同的梦想,就连我十五岁闺女,在她无数的、总变动的理想中,唯一不变的就是开一间如查令十字街84号马克书店那样的旧书店。但几乎所有的独立书店都度日如年,她们在说:“我很不好”。

  书是文化含量最高的商品之一,独立书店的小老板同时也是实力最弱的老板之一,稍有风吹草动就不免草木皆兵,房租、工资支出、网店竞争等压力越来越大,两岸三地的书店日子都不好过,二三线城市的小书店更甚。我老家是辽西小城,二十年前,还有个三层楼的新华书店,后来一、二层租赁出去卖百货,最后连坚守的三层也出租了大半,剩下个蜗角来支撑着本地还有书店的虚名。如今人们惯于网络购书,人们往往在实体书店蹭书,有相中的,便回家上网订购。比书店便宜多了,而且速度也不慢,在北京最多三天就能送到。卓越、当当、京东以及其他大大小小的图书网店,血腥拼杀,独立书店还能好了?《华西都市报》曾报道,成都“求知书社”由两分店变一家,老板同时兼店员,一个人坚守着。“风入松”停业后不久,有报道说相关部门计划出台有利政策,要在城市规划中给书店预留位置,甚至是最好的地段。先别管它猴年马月能出来(出台后,执行是否彻底还很遭怀疑),我想我们作为读者,也该出点力,别光蹭不买,对着独立书店只喊,“弟兄们,给我挺住!”

  所谓贵族,并不是一两代家族就能培养出来;一个地区的发达与否,也不是单靠经济指标证明。灯火楼台的不夜城,理应有数盏书店的灯光照亮她的现在与未来。我无法想象一个永不读书的生活,也无法想象一个没有书店的城市。正如该书前言所说:“一座文明程度高的城市,一定存在着各种各样的独立书店。”

  翻阅这本《独立书店,你好》,虽然其中的书店我并非都去过,但我想,所有的独立书店都属于同一个气质的朋友,就像没见过面但鸿雁往来许久的朋友,总感觉熟悉和亲切,况且,那些照片里的书,很多是我也拥有的。

  书上面有每家书店的地址、网站和邮箱,但不是一部全国范围内的独立书店指南,我只是遗憾很多地方的书店比如香港、重庆、厦门等城市,没有收到这本书里,偌大个东三省居然一个也没有。当然,要怪只能怪它们拥有的书店不够出名吧。

  热爱与唏嘘、消亡与坚持,装满每个独立书店。我希望真的有一天,能听到独立书店说:“我很好,谢谢。有你我不怕。”


  编辑:胡小婧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