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首页 >> 正文区

三个文人与什刹海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1-01-18 08:54:23  来源:北京日报  

  暖暖的夜色

  ——生死不离不弃作家老舍

  告别了醇亲王府,告别了纳兰性德诗一样的庭园,暮色渐渐把什刹海笼罩,夕阳躲在云雾里像一盏微明的灯笼。此时,我们再不想招呼“高消费”的三轮车,也不想截住任何一辆过往的的士,更不想搭乘很便利的巡回电瓶车赶路,只想悠游自在地沿着后海北岸慢慢踱步,以退休老人那样的节奏和步履前行,仔仔细细地端详一下这片在800多年间历经元、明、清多个朝代的海子的迷人夜景。

  相信在我们正行走的这条路上,曾经行走着的人也堪称风景,他们或者曾长久居住在此,或者曾短暂逗留在此,但不管怎样,被他们的风度和精神浸染过的什刹海自是不同。远的不说,只说近的,他们是蔡元培、鲁迅、梁漱溟、张伯驹、邓拓、冰心、田间、郭沫若、萧军、杨沫、张中行、吴冠中、林琴南、冯亦代、黄宗江……

  ——难怪有人说,什刹海蕴藏半部中国现代文学史。

  然而,与什刹海生死不离不弃的现代文人当属老舍。他出生在什刹海附近的小羊圈胡同8号,死于太平湖。

  银锭桥到了,施工的工人告之:正在修缮中的古桥四个月后就可以通行。

  紧靠银锭桥的名叫“夜色”的酒吧已是灯火温馨,酒吧的灯火不能说通明,却有一种低调的光泽与温暖。近些年来什刹海边的酒吧建得越来越多,但愿这里能像巴黎的左岸或伦敦的西区一样吸引更多的文化人和艺术家。

  行走了一整天,终于可以坐下来歇歇了。

  坐在酒吧里喝着洋酒谈论老舍有点儿不伦不类,但是也不能说没有一点关联。当初,1924年,老舍从这里的老宅里走出,去英国任伦敦东方学院的中文教师,想必他也曾在英国城市里的哪家酒吧小饮,并忆起故乡城北京和什刹海吧。不然,他在伦敦写的长篇小说《老张的哲学》怎么会有那么多关于什刹海的叙述呢。

  小说中有这样一段抒情文字:

  “到了德胜桥,西边一湾绿水,缓缓地从净业湖向东流来,两岸青石上几个赤足的小孩子,低着头,持着长细的竹竿钓那水里的小麦穗鱼。桥东一片荷塘,岸际围着青青的芦苇。几只白鹭,静静地立在绿荷丛中。北岸上一片绿瓦高阁……一阵阵的南风,吹着岸上的垂柳,池中的绿盖,摇成一片无可分析的绿波,香柔柔地震荡着诗意……” ——说什刹海滋养过老舍的文学想象也不为过。

  1950年,什刹海游泳场建成开放时,老舍参加了开幕庆典并欣然讲话。

  老舍的散文《想北平》更是令人百读不厌,他爱北京、爱什刹海的情怀质朴、深沉:

  “可是,我真爱北平。这个爱几乎是要说而说不出的。我爱我的母亲。怎样爱?我说不出。在我想做一件讨她老人家喜欢的事情的时候,我独自微微的笑着;在我想到她的健康而不放心的时候,我欲落泪……”

  “我所爱的北平不是枝枝节节的一些什么,而是整个儿与我的心灵相黏合的一段历史,一大块地方,多少风景名胜,从雨后什刹海的蜻蜓一直到我梦里的玉泉山的塔影,都积凑到一块,每一小的事件中有个我,我的每一思念中有个北平,这只有说不出而已。”

  “面向着积水潭,背后是城墙,坐在石上看水中的小蝌蚪或苇叶上的嫩蜻蜓,我可以快乐地坐一天,心中完全安适,无所求也无可怕,像小儿安睡在摇篮里……”

  ——什刹海是老舍的摇篮,也是文心的摇篮,更是文化的摇篮。


[1][2][3][4]页

  编辑:金斌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相关新闻
v 理王府的兴衰 2011-01-17 15:34:32
v 雍和宫是雍正的王府吗? 2011-01-12 12:20:33
v 消逝的胡同:小胡同里的伟人足迹 2011-01-04 15:22:02
v 美蕴雍和宫(组图) 2011-01-04 08:51:05
v 北京海缘 2010-12-27 10:11:03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