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首页 >> 正文区

消逝的胡同:小胡同里的伟人足迹

铜幌子胡同:李大钊的一九二四年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1-01-04 15:22:02  来源:北京晚报  

  毛泽东1919年9月5日给黎锦熙的明信片上清清楚楚地写着:“北京宣武门外香炉营西横街愉庐黎邵西先生收”。香炉营西横街就是后来的香炉营西巷。

  史书和胡同,共同承载着历史。史重论,胡同重记,而且,北京的胡同堪称一部地方志、文化史。在一条条消逝的老北京的小胡同中,曾留下过许许多多叱咤风云的伟人的足迹——

  铜幌子胡同

  李大钊的一九二四年

  汪兆骞

  李大钊在北京曾先后有八处故居,记载了这位共产党人的斗争历史,而1924年是李大钊最艰苦、最繁忙,也最辉煌的一年,这一年,他住在铜幌子胡同。

  宣武门铜幌子胡同甲3号,是李大钊第五处居所,位于石驸马大街(现新文化街)南、回回营胡同东,东与前王公厂胡同相对。向南穿过水月庵胡同,便是宣武门西古老而斑驳的城墙。

  幌子,查《北京土语辞典》,是旧时商店前悬挂或摆出的表明所卖货品的标志,如酒店悬葫芦,药店悬木制的膏药等。用铜制的幌子招徕顾客的店铺,定是大买卖。这说明过去紧挨宣武门通衢大道的铜幌子胡同,应该曾经是店铺林立,很是繁华热闹的地界儿。

  “二·七”惨案后,李大钊被反动当局通缉,便从院内有三棵海棠树的石驸马后宅35号,秘密地搬到铜幌子胡同甲3号。并在这里写了《艰难的国运与雄健的国民》、《纪念刘宁和“二七”》两篇文章。1924年春,国共第一次合作,李大钊代表共产党赴广州参加国民党第一次代表大会,被选为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并与孙中山先生共商国是。回京后,北洋政府警察总监王怀庆,以“共产党首领”罪名,下令通缉逮捕李大钊。得到消息,李大钊剃去标志性的两撇浓黑胡须,穿上长袍马褂,扮装成商人,由儿子李宝华陪同,携轻便软包,从容通过军警的岗卡,进前门火车站。搭乘夜间京奉火车,次日晨在昌黎火车站下车,再次登上五峰山,住进韩昌黎祠,在这里写了悼念女儿李钟华的长诗。李大钊针对胡适《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一文,而写的《再论问题与主义》,便是上次1919年躲避军阀迫害,来到韩昌黎祠写的。

  李大钊与其子李宝华刚刚登上东去的火车,王怀庆派的军警就闯进铜幌子胡同甲3号。经过一番搜查和盘问之后,一无所获,悻悻离去。是夜,军警装扮成流氓,到院里寻衅闹事,更有“盗贼”,偷偷潜入院内,偷鸡摸狗,打探消息。第二天,为躲避军警骚扰,李大钊夫人赵纽兰带领全家也乘京奉火车,回到李大钊的老家,离昌黎不远的乐亭。孰料,王怀庆的爪牙也偷偷尾随而至,企图顺藤摸瓜,抓捕李大钊,奈何李大钊已避险五峰山,再次扑空。

  几乎与此同时,中共中央派人登上五峰山,通知李大钊回京,率中共代表团到苏联出席共产国际第二次代表大会,后考虑实际情况,中共中央同意李大钊直接从昌黎乘车赴苏。临行前,刚写完悼念女儿李钟华的长诗,李大钊即接到夫人的信。夫人打算去找李大钊的昔日同窗,如今在反动政府任要职的白坚武,求他帮助取消对李大钊的通缉令。李大钊即刻派人回信赵纽兰,劝其不能作此打算。信中说,这“不过是一时恐怖罢了,不出十年,红旗将会飘满北京”。充满乐观主义的信,大大增强了家人对敌斗争的信心。李大钊得到昌黎爱国实业家后任共和国水产部副部长杨扶青的慷慨资助,去苏开会。

  李大钊从苏回京时,已是枫叶刚红的秋天。为安全计,李大钊从铜幌子胡同甲3号,迁居到报子胡同对面的邱祖胡同。解放后傅作义将军曾在邱祖胡同居住过。

  我上中学的1957年4月28日,陈毅元帅在《人民日报》发表《纪念李大钊同志殉难三十周年》一文。我班团支部也开展悼念李大钊活动。团员自己找材料,讲述李大钊革命事迹。一位家住铜光(铜幌子)胡同的团员说,33年前,他爷爷经常见到北大教授李大钊。他的两撇浓密的黑胡须和金丝边眼镜,特别显眼。他每天乘洋车上下班,到甲3号拜访的人,多是西服革履、呢礼帽,唯独他总着蓝或灰色棉布长袍,光着头。有一次,还在胡同碰见李先生举着一串糖葫芦,和拿着风车的儿女笑着坐在洋车上……团员们立刻打断他,说革命者英姿飒爽,叱咤风云,哪有这般模样的!

  往事如烟,铜幌子胡同、邱祖胡同早已化成尘埃消失,但关于李大钊的传奇人生,却已深深烙印在古都北京,载入了共和国史册,永远被后人传颂。

第[1][2]

  编辑:金斌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相关新闻
v 美蕴雍和宫(组图) 2011-01-04 08:51:05
v 北京海缘 2010-12-27 10:11:03
v 前门楼子不止九丈九? 2010-12-20 11:05:01
v 大侠为何用弹弓? 2010-12-08 09:14:05
v 寻踪侯仁之与北京的半世缘 2010-12-01 15:55:04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