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专题 >> 正文区

他把历史写活了

读高文瑞《京都志趣》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0-12-27 17:01:47  来源:千龙文化  

周系皋

  文友高文瑞将新出的书赠我一册,书名《京都志趣》。书分六个部分,分别讲述京都的山水,城池、胡同,寺庙,鸣虫、工艺、字号,京畿,陵寝。看目录,我以为是旅游指南之类的书。再看,不对了,若是指南,应将京都景物尽可能齐全地收录其内予以介绍,而此书介绍的很不全。细看,原是文瑞以北京的景点、景物为平台,在讲述历史,传授知识,但又不是枯燥地讲解,而是用优美的文笔将一个个趣事、掌故,娓娓道来,让历史在读者眼前活起来。

  还是举例说明吧。

  因为我居住在宣南,对宣南优美的风光和文物古迹较熟悉,举有关宣南方面的例子便当而亲切。

  此书的第一部分是讲京都山水的。京都山水与宣南有关系吗?有。我们都知道,北京西山有八大水院:海淀区六个,石景山区和门头沟区各一个。这八大水院是金章宗建造的。金中都大部分在原宣武区,金章宗居住的宫殿区就在现在的滨河公园及其附近,金章宗是宣南人,可以说是我们的近邻。我过去对金章宗知之甚少,金章宗是如何建造八大水院的,更是不甚了了。读文瑞的书,补上了这方面的知识,同时还使我知道了大家熟知的燕京八景、鱼藻池(现广安门外鸭子桥青年湖)及现为国宾馆的钓鱼台与金章宗的关系。

  金章宗,名完颜璟,金朝的第六位黄帝,大定八年(1168年)出生,1208年去世,在位二十年,终年四十一岁。他在位期间用过三个年号:明昌、承安、泰和。明昌、承安年间是金朝的鼎盛时期,经济繁荣,人口增长,仓廪充实,儒风丕变,学校日盛。他废除奴隶制,完成了封建制的建立。他还下令,三十五岁的女真亲军,必学《孝经》和《论语》。章宗明昌年史称“明昌之治”。《续资治通鉴》载:“时金有国七十年,礼乐政刑,因辽、宋旧制,杂乱无贯。金主欲更定修正,为一代法,其仪式条约,多守贞裁定,故明昌之治,号称清明。”经文瑞在《京都志趣》中这样一讲述,金章宗就能够作为一个比较丰满的历史人物“站”在我们面前了。

  报国寺,就在我们身边,是我们常逛的地方。过去我从其他资料上也得知报国寺是明英宗的周皇后出资为其弟周吉祥而建的。但较详情况和寺院初为何名以及和报国寺西北角的小报国寺是什么关系,我并不了解。高文瑞在书中用翔实的史料,对这些问题给出了明白的答案。有叙述,有描写,既引经据典,又细致讲述。使我们读来好像与古人对话,又像听朋友讲故事。

  以前我曾写过一篇文章,题目是《玩个明白》。大意是逛名胜、玩景点,一定要对这名胜、景点的历史、掌故有所了解,了解的越多越好,越细越好。比如我们在某名胜或景点见到一栋屋宇或一座石桥,看起来和其他地方的屋宇或石桥没什么两样,没有希奇之处。但如果你知道了眼前的这栋屋宇或石桥在历史上曾作过何种用途,曾和哪位或哪些历史人物有过哪些联系,产生过什么故事或传说,甚至在历史上有过什么影响,那么,这栋屋宇或石桥仿佛就可以和我们对话了,和我们的“感情”就拉近了,它们在我们眼里也就成了有生命的东西了。高文瑞的书就能起到这样的作用,高文瑞就有这个本事。

  高文瑞把历史写活还表现在他把历史与现实生活结合了起来,把“我”放了进去。还是举与宣南有关系的例子。

  我们对明末清初大学者孙承泽(1592—1676)并不陌生。文瑞在《京都志趣·樱桃沟沧桑》中对孙承泽有所介绍,孙承泽在樱桃沟隐居多年,潜心著书。他写的《春明梦余录》和《天府广记》等著作为广大读者所熟知。孙承泽家住梁家园北面的前公孙园胡同。对梁家园,高文瑞很熟悉,也很有感情。他在那一带长大,在那里上了六年小学。在《京都志趣》中,高文瑞讲述了梁家园的历史变迁,明嘉靖年一个叫梁梦龙的修建花园即梁家园的过程,并对梁家园的美景进行了描述:“梁家花园景色优美,一片湖光山色。湖水的南北两面,亭台楼榭不断。前对西山,后绕清波,极亭台花木之盛。”“梁氏的朋友多为文人雅士,常到此观灯、赏花、饮酒、作诗,出现‘游人泛舟,竟夜忘返’的情景。”“梁家园山水楼台闻名于世,牡丹、芍药也堪称一绝,种有几十亩,以至京城的卖花人都联住在这一带。京师牡丹开于谷雨后,每到春夏之际,富丽堂皇的花朵便开出一地锦绣,香飘里余。时人评论,与洛阳的牡丹无异。尤其芍药,更为称著。游人到这里赏花,多携着酒,边酌边赏,陶醉于花下。”接下来,书中介绍清乾隆年间,莲性和尚在荒芜后的梁家园建佛寺设粥厂,一年四季“日费八金”赊粥“以食饿者”,后又由周姓绅士创办义学,专收附近“单寒之子”以及演变成解放后的梁家园小学的情况。高文瑞就是在这所学校读的小学。他深情地回忆了当年在学校充满乐趣的学习生活,用优美的笔调描写了校园的院落、教室、操场、花坛、树木、藤萝。学生们上课之余,玩游戏,拔老弦,玩吊环、双杠、单杠,玩转椅、转伞、压板,玩滑梯,踢皮球,女生在操场上跳皮筋,砍包。他还回忆了和校长、副校长及几位难忘的好老师在一起的情况,读来十分亲切。大凡五六十岁、六七十岁的人都有类似的经历。这样,历史沿着高文瑞铺设的轨道,滚动到了我们跟前,和我们的现实生活很自然地联在了一起。关键是这轨道铺设得是很巧妙的。

  以上我列举的例子都与宣南有关。其他景点、景物的历史、掌故、传说、故事也很精彩,也很活,也极具可读性,本文不作骜述。

  文瑞是史学专家,又长期从事北京地方志编纂工作,有较广的知识面和深厚的历史文化素养。他又是颇有成就的作家,以漂亮的文笔描写北京的美丽风光和古今情趣,就使得这本书既有用又可读。而把历史写活了,是《京都志趣》的一个特点,是我读此书的一点心得,不知您以为然否?


  编辑:顾德彪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