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岁月不居,春秋代序,2010年的日历不知不觉快翻到底,这一年,实体书店大面积死亡,传统书业的生存状态再次引发广泛关注。那些依旧大热大卖的图书指明了图书市场新的风向标,还是各领风骚几十天的短期炒作行为之产物? 大浪淘沙后,留下的是万具枯骨,一声叹息。

波诡云谲看2010书市三大趋势
悟本堂倒了,养生书热降至冰点;杜拉拉拍了电影又拍电视剧,图书被过度消费。名人出书打破以往靠曝光隐私的“潜规则”,开始探讨“幸福”、“说话之道”。2010年的书市波诡云谲之中,呈现出不同往年的三大趋势。 [详细]
 
2010国内文坛纪事

1月8日《图书公平交易规则》出台

1月16日,阎延文炮轰中国作协

1月20日,第三极书局在低价战中出局

1月28日,肖鹰提出茅盾文学奖暂停十年

3月 鲁迅文学奖“收编”网络文学

《科幻世界》倒社长风波

4月1日,作协大会召开200作家维权

4月25日,郑渊洁退出中国作家协会

5月 袁腾飞大战沈浩波 [详细]

 
众声喧哗:大家都来做主编
吊足大众胃口的《独唱团》今年终于创刊,利用读者的希望对一本杂志的炒作,几至登峰造极,俨然中国图书商业化的一本教科书,大有分一杯羹而后快之势,郭敬明肯作壁上观耶?一时间,Mook书来势汹汹,独唱变成众声喧哗,口号就是:来吧,来吧,大家都来做主编! [详细]
纯文学:死去又活来
  2010年的一个话题,是“纯文学大规模撤退”或“纯文学一年不如一年”。曾经辉煌一时的纯文学渐渐走到了边缘的境地,无论是纯文学的几个大的评奖还是纯文学的阅读群体,都在淡出人们的视野。这真是一个吊诡的现象:一方面是纯文学出版的低落,纯文学刊物发行量的萎缩,纯文学得借助影视的翅膀才能飞入寻常百姓家。另一方面是纯文学的文集从限量版到豪华版,价格节节攀升,与读者的距离越拉越远。  [详细]
浮云之下的作家富豪榜
从榜单上我们可以看出,内地传统文学作家仅剩麦家、周国平、王蒙、贾平凹的身影,而他们四人的总版税还敌不过一个“当年明月”。若不是今年的作家富豪榜首次将中国港澳台地区作家纳入榜单,纯文学部分在中国作家富豪榜显示出的国民阅读走向还会更加边缘化。 [详细]
 
日本图书跨海西征
2010年,村上春树《1Q84》大热的背后,引领的,是日本文学的整体旋风。一水相隔的日本,既有暴力搞笑男北野武、冷酷推理女桐野夏生,也有恬静文艺女王吉本芭娜娜,这是一个焦虑与恬静并存的国度,一个菊与刀并存、暴力与AV齐飞的矛盾世界——正在中国图书市场上悄悄刮起一阵旋风,日本图书跨海西征,哈日还是抗日?是个问题。[详细]
与文学无关的天价书
纵观2010年的图书市场就会发现出现很多怪现象,8月,郭敬明创下268元一本的纪录没多久,就被韩寒以988元刷新。10月 《贾平凹文集》珍藏版以总价2980元的纪录,创下了当代作家最贵个人文集的纪录。一连3个月,国内书市频出的高价书让读者一次次跌破眼镜。[详细]
鲁迅文学奖的迷思
2010年的第五届鲁迅文学奖给中国文学界刮起了一股“新风”。此间的“羊羔体”事件将中国文学奖的“迷局”与中国文学的“危机”并置于公众的视野之下。文学奖对网络作品的“破冰”之旅将如何继续?文学翻译奖首度空缺引发的“迷思”将得到怎样的解答。 [详细]
 
有话题,就有人气
  2010上半年炒得最热的,非袁腾飞大战沈浩波莫属。四本“玩意儿”都长期盘踞排行榜,但是发财之后,两人爱恨交织的矛盾也日益显现,究竟谁忽悠了谁?杯具的只有读者。养生也是一个永不过期的话题。2010年保健类图书充斥坊间风靡一时,京城最贵中医张悟本从“神医”变身“神骗”。多少是神医?多少又是神骗?前车之鉴,读者要睁大眼睛了。[详细]
纯文学期刊的自救
  10月,在《收获》、《上海文学》两份文学期刊获得上海政府资助,拉开稿酬提高的序曲后,这笔“经济账”也在文坛里掀起波澜。“上海杠杆”能否撬动文学期刊多年的沉寂?多年来在市场竞争中略有边缘甚至捉襟见肘之窘况的纯文学刊物,如何应对此次挑战,稿费上涨是能够真正刺激文学原创的生产力? [详细]
文学沦为影视剧附庸?
图书和电影电视剧关系越来越密切,在影视走红之后,常常会有同名图书问世,畅销书走红之后,被翻拍成影视剧的可能性也越来越大。而相比影视剧的火热,纯文学似乎越来越没有市场。人们不禁要问,文学是不是成了影视剧的附庸?![详细]
 

白岩松:最幸福

  幸福了吗?白岩松向这个时代抛下了沉重的一问,让国人第一次如此集中地思考“幸福在哪里”。他在《幸福了吗》中讲述的并非是如何幸福的“技术”,而是让我们意识到,一个人的幸福,和一个团队、一个国家、一个时代,有着如此密切的联系。

郭敬明:最商业

  2010年,郭敬明在图书市场上再次留下系列商业手笔:7月,自筹资金成立了上海最世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新作《临界·爵迹》以限量发行等营销方式再创国内销售奇迹;年底,国内首个以个人名字命名的频道——郭敬明频道落户腾讯网。

李幺傻:最勇敢

  李幺傻以一己之勇气揭开不为人知的社会另一面,发出撼动中国社会问题的声音,以言情状物入木三分的文笔、真情实感身临其境的事件描述,引导读者反窥社会现实。2010年5月,《暗访十年:无数次死里逃生》结集出版后备受关注。

王蒙:最逍遥

  2010年,可以说是文学大家王蒙的丰产之年。在这一年中,他连续出版了3部关于中国古典名著的解读作品,开掘《庄子》中至今仍有重要意义和价值的生命智慧和生活态度;辣评“红楼”,交流沟通,拍案惊奇,自斟自饮,有理有据有料。

龙应台:最温情

  2010年,《野火集》20年纪念版在内地出版,写作境界逐渐转往人生的深沉。“会不会你赢得了全世界,但你失去了你的孩子?”最犀利的一支笔,也有最柔软的时刻,文字如黑暗海面上绽放微光的灯塔,散发温暖的光茫。

六六:最民生

  2010年六六再触民生话题,新作《心术》直指中国式医患关系。她的作品紧扣民生热点话题,却写得轻松幽默、荡气回肠,在道出当前都市人群面临的普遍困惑的同时,她对都市中各种复杂的情感也都给予透彻的展现以及人性化的诠释。

朱维铮:最求真

  年逾古稀仍著述不辍,朱维铮著作《重读近代史》于2010年8月出版。该书是朱维铮近几年读史阅世的感想汇集和理念提升,可谓是朱先生的代表著作。以史有疑的眼光重新审视、诠释近代史,对很多历史问题提出了新的认识和见解。

舒国治:最另类

  2010年初,舒国治散文集《理想的下午》风靡内地,书中展现的闲散、清淡、雅致的生活方式令无数都市白领“虽不能至,心向往之”。8月,《流浪集》引进内地,“舒哥”以其优美的文笔、另类的生活方式掀起一股新的阅读风尚。

 
2010盘点之荒唐烂书榜
  每到年末,都是读书业的最繁忙时期,各种“最优”、“最佳”纷纷出炉,其中,最有轰动效应的是著名出版人、书评人刘明清于12月5日推出了自己评出的“2010年度烂书榜”,郭敬明、唐骏、郎咸平、刘墉等畅销书写手的作品,均被列入其中。而这次“烂书榜”的排名,难免也会有炒作之嫌。人们争睹“烂容”的同时,让出版商乐见银子又进口袋。[详细]
 
2010盘点之图书市场乱相

年末图书促销再度火并

  从当当网、卓越网两大网络书店的“明争暗斗”,到今年初图书“限折令”中途废止,很多购书人感慨遇上了一个“好时代”。但 “好时代”与“坏时代”,也许只是一线之隔。

毒童话拷问儿童书市场

  由于涉及色情、暴力等内容,在广大读者的举报和谴责下,《令人战栗的格林童话》被查处,近万册问题图书下架回收。一出内容荒诞的“童话”闹剧,折射出的却是当前出版业中发人警醒的现实。 [详细]

 
专题链接

当图书遭遇植入广告

畅销书是怎样炼成的

网络小说改编影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