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专题 >> 正文区

单独的景泰皇帝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0-11-04 15:04:17  来源:北京文网  

  节选自高文瑞《京都志趣》 中国社会出版社

单独的景泰皇帝

  嘉靖十一年三月下令:西山的金山红石山七冈山瓮山香峪山也属龙脉,不得在这里造坟建寺伐石烧灰。

  朱祁镇登基不久,景泰八年,朱祁珏重病在身,悔恨交加,死于西内,按亲王礼仪,葬在了西山的金山口,安排“给武成中卫军二百户守护”。附近还葬有许多亲王、公主、王妃。朱祁珏作为亲王,陵墓与帝陵差等级。这里的山势环境虽好,无论高度形制等都无法与天寿山相比。陵前坑洼不平,树多是白杨和臭椿。至明末清初时,树已很粗大,20丈高,三四个人也抱不过来。

  时至今日,当年的古树难以找见,陵前种了新一茬的树木,有的也长得很高大。陵门前的一株泡桐已一人抱不过来,一株核桃树也长得很有形状。由于科研院所在使用,陵前还种有草坪,上面长满了花草。周围的环境也发生了变化,建起许多楼房。景帝陵占地狭小,现在只有碑亭、陵门和不长的一段围墙。

  对于朱祁镇的做法,朝野上下多有议论。屈于舆论的压力,成化十一年十二月,《明宪宗实录》载:宪宗朱见深命令恢复朱祁珏皇帝称号,并解释说:朕的叔叔郕王登基时,国家正处在危难之中,最后终于转危为安。然而就在他重病后,奸臣贪功生事,去掉了皇帝的称号。先帝也认识到了这一点,深怀悔恨之意,先后把奸臣正法。朕继承大业后,把此事跟太后说过,皇太后也同意恢复朱祁珏的皇帝称号,认为那也是当初英宗的本意,最好尽快操办。

  于是,有关部门重新整修了景泰陵,扩大了规模,建有享殿、神库、神厨、宰牲亭、内官房等,还在门左建起碑亭。祭祀也参照长陵、献陵皇帝的标准,改少牢为太牢,用牛、羊、豕三牲祭祀。景帝陵没有宝城,也无明楼,只有碑亭。

  明世宗嘉靖皇帝朱厚熜祭祀十三陵毕,特意绕道金山口,拜谒景帝陵,看到当初建陵时用的是给亲王或妃子的碧瓦,便命令换成皇帝专用的黄瓦,又对礼部尚书夏言说:景皇帝陵的碑亭建在了门左,这样不对,应该建在陵门之外,大门之内,这样才称得上尊敬,符合规制。嘉靖二十一年,改建了碑亭。碑亭里面竖立着石碑,碑阴刻着改封后的谥号“恭仁康定景皇帝”。碑阳刻着清乾隆三十四年御制题明景帝陵诗及序和跋语,对二位皇帝的那段特殊历史作了客观的评价。

  试想,兄弟二人假设能相互敬让一步,将会出现另外一种局面,只可惜都向前多争了一步,弄出这样的结果。景帝任用于谦,力排众议,坚决抗击,对于明朝是有功之举。至于“软禁”英宗,有贪国之心,最后被葬金山,自食其果。而英宗不识于谦的用意和事态的结果,错杀有识之士,也是糊涂,不明事理,不懂历史。这样的人在那种情境之下没有亡国,真算明朝的万幸。正如乾隆皇帝题的那首诗:“迁都和议斥纷陈,一意于谦任智臣。挟重虽云祛恫喝,示轻终是薄君亲。侄随见废子随弃,弟失其恭兄失仁。宗社未亡真是幸,邱明夸语岂为淳。”


  编辑:金斌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