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专题 >> 正文区

裕陵沧桑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0-11-04 14:57:30  来源:北京文网  

  节选自高文瑞《京都志趣》 中国社会出版社

苍凉陵墓

  很远便看到了裕陵。苍翠树木簇拥间,掩映着支离的明楼,与修葺过的长陵定陵相比,便感凄凉凋零,立刻回荡起一个词——沧桑。

  一条小路从功德碑与白石桥之间穿过。白石桥一空,并排三座,旁边两座桥的石缝间长满了荒草。桥上没了护栏,桥下没了水,有的是桥石上风化变浅的平刻云花。过了桥,现出旧时的神路。神路长五百三十八丈七尺,砖和石子并列铺就而成,长年失修,路面已凹凸不平。站在神路上,望着那几株古松后隐约的明楼,古旧苍凉,只能在遐想中勾画过去的辉煌。

  陵区内已见不到当年的香殿、神厨、宰牲亭、奉祀房、神宫监等众多建筑,更看不到周围三百八十八丈二尺长的包砌河岸沟渠,只能看到照壁、花门楼、祭台石、烧纸炉、明楼、宝城。裕陵建成于天顺八年(1464)。建陵时,裕陵栽培的松树有2684株之多。到清初,顾炎武所记:陵区内的树木仅存170株。时至今日,当年的古树已经少之又少,多的是年轻的树木,郁郁葱葱。明楼城墙部分砖墙凸起,有的已经掉落。登明楼的砖梯破损,碎砖散布梯上,分不清台阶,难以踩踏。墙上挂着不要靠近的牌子,有种头上随时掉下砖瓦的感觉。明楼残破不堪,顶部的琉璃瓦剥落了许多,椽子已经裸露出来。仔细观看明楼四面伸出的木制骨架,反而庆幸能深入到明式建筑的内部,欣赏到枯瘦灵秀之美。

  砖木结构自有弱点,而祾恩门的琉璃瓦却完好亮丽。几百年过去,门上的琉璃瓦只掉了一块,露出后面的泥土,其他还依旧贴在上面。所用材料,真比现代的黏合物还结实,不由得要赞叹神奇。看陵老人兴奋地说起亲历。一次傍晚,曾看到山后的天空有了亮色,明楼上的红墙也发出光亮,开始不相信,以为是眼睛出了问题,再细看,确实是墙体发出的光。偶然的现象可能是什么物体的折射,一人之言,也无法证明什么。而这样一个古老的地方,出现一些奇特的景象也有可能。《黄图杂志》记载这样一个传说:十三陵陵区天刚一黑,“有神灯出,宫娥引驾以行”,不少看陵的太监曾看到过。吏部虞淳熙写过一首诗:“夜深遥接白云平,原上金灯夜夜明。山鬼萝衣挽秋驾,青冥有路不教行。”有人分析,可能是磷光的某种现象。

墓主奇耻

  裕陵墓主明英宗朱祁镇有着极为特殊的经历,自出生就有诸多故事。据说贵妃孙氏为争皇后位,不惜用偷梁换柱之计,把宫女所生说成是自己所产。这样朱祁镇开始了他传奇的一生:9岁登基做皇帝,年号正统,政务依赖皇太后和大臣杨荣、杨溥、杨士奇,称为“三杨”。随着时间推移,皇太后与三位老臣年迈多病,渐渐退出了政坛。朱祁镇宠信的太监王振执掌了大权。

  此时,蒙古的瓦剌部强大起来。首领也先率兵攻至大同。朱祁镇在王振的怂恿下,决定率50万大军御驾亲征。于谦等人极力劝阻,无用。出征后,两军刚一交锋,明军先行撤退。此时,王振也没忘记带大军绕道去老家走走。大军退至怀来县的土木堡,被瓦剌军追上,包围。也先假称议和,英宗皇帝中计,使50万大军全军覆没,朱祁镇被生擒活捉,史称“土木之战”。

  消息传到京城,宫中一片大乱。有人主张南逃,迁都南京。于谦挺身而出,厉声说:主张南迁的,该杀,“京师天下根本,一动则大事去矣”,难道不知道宋朝南渡的后果吗!朱祁镇的弟弟郕王朱祁珏认定于谦的见解,守城的决策就这样定下来了。国难当头,太子又小,国不能一日无主。众大臣请求皇太后,立朱祁珏为皇帝。朱祁珏又惊又喜,忐忑不安,问于谦的想法。于谦义正词严地说:我们考虑的是国家的安危,并不是个人的私利。朱祁珏这才踏实下来,于正统十四年(1449)九月当上了皇帝。

  兵部尚书于谦建议,也先扣留英宗,一定会大举南下进攻京城,要做好各方面的物质准备。于谦统一调度,制造了盔甲、火炮等军需用品,京城集结了20多万军民。不出所料,有了皇帝在手的瓦剌军继续南下,进攻北京,以明英宗为人质,逼朝廷投降。有人建议收兵固守,使敌兵劳累衰竭。于谦不同意说:为什么示弱,让敌人更加轻视我们。于谦马上调遣诸将,带领22万兵士,在九城门外摆开阵势。于谦本人也率领兵士在德胜门外列阵,命令把九个城门全部关闭,抱定必死的决心,下令:临阵将领不顾部队先行退却的,斩将领;军士不顾将领先退却的,后队斩前队。在于谦的指挥下,军民上下一心,同仇敌忾,打败了瓦剌军的进攻,取得了“北京保卫战”的胜利。

  皇帝有用则死,无用则生。这是历史经验。不是皇帝,形同庶人。瓦剌军觉得朱祁镇没有任何价值,便放回京城。此时,当上了皇帝的朱祁珏,年号景泰,尊哥哥朱祁镇为太上皇,住进南宫,实际上软禁起来。朱祁珏又废掉太子朱见深,立自己的儿子朱见济为怀献太子。景泰七年,朱祁珏开始在天寿山建造陵寝。

  经历几年软禁生活的朱祁镇,心中不是滋味,在徐有贞、石亨等人的精心策划下,乘朱祁珏生病之机,于景泰八年正月十六日凌晨,抢在朱祁珏上朝之前,强行进入宫中,坐上宝座,当了皇帝,史称“夺门之变”。


  编辑:金斌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