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专题 >> 正文区

北京历史上有几个万柳堂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0-11-03 16:02:38  来源:北京文网  

  节选自高文瑞《京都志趣》 中国社会出版社

  翻阅志书会发现,北京历史上曾有三个万柳堂。仔细考证,其实只有两个,一个建于清代,一个建于元代。

旧志有三说


钓鱼台万柳堂

  北京历史上有三个万柳堂:一在崇文,一在丰台,一在海淀。观名可知,万柳堂的景色定会很美,绿柳成行。为何如此巧合,出现同样美景?出于好奇,便要探个究竟。

  崇文区的万柳堂在广渠门内崇文门外。《日下旧闻考》在“城市”卷下有:“万柳堂在广渠门内,为国朝大学士益都冯溥别业。康熙时开博学鸿词科,待诏者尝雅集于此。检讨毛奇龄曾制万柳堂赋。今其基周围一顷余,内有小山,即昔莲塘花屿也。”文中提到的毛奇龄,在他所著《万柳堂赋》的序中,进一步说明了万柳堂就在崇文门外。以前,这里有湿地数顷。后来渐渐污泥一片,充满积水,又不宜种植庄稼,于是冯溥便省下早饭,用很少的钱买下这块地作为坻场。之后加以改造,挖土成山,蓄水为池,建起房屋五楹,种上各种花草,修上围墙。外面植上万株杨柳,排列成行,起名万柳堂。

  丰台区的万柳堂在右安门外草桥附近。这可见《日下旧闻考》,先在“城市”卷中载:“元廉希宪万柳堂在今右安门外草桥相近。”后在“郊坰”卷中记:“万柳堂在府南,元廉希宪别墅。”“廉希宪园名花几万本,号为京城第一。”同时加了按语:“万柳堂,朱彝尊原书因遗址无考,故入城市存疑条下。今按刘侗帝京景物略称在草桥丰台之间,谨移入郊南以识其事,而旧迹无可访矣。”文中点出万柳堂名花为最。

  海淀区的万柳堂在钓鱼台。此说见《长安客话》:“元初,野云廉公希宪即钓鱼台为别墅,构堂池上,绕池植柳数百株,因题曰万柳堂。池中多莲,每夏柳荫莲香,风景可爱。”文中所指地点就是玉渊潭的钓鱼台,绿柳、莲花分外妖娆。

  万柳堂难道真有三处?

三说并两说

  先看崇文的万柳堂。朱彝尊在《万柳堂记》中说:“度隙地广三十亩,为园京城东南隅。……园无杂树,迤逦下上皆柳,故其堂曰万柳之堂。今文华殿大学士益都冯公取元野云廉公燕游旧地以名之也。”毛奇龄的《万柳堂赋》序中也说:“至若元时丰台有万柳堂,与此地异。虽其名同,非以袭其事也。”《日下旧闻考》的作者于敏中在“城市”卷下说明:崇文的万柳堂是“临朐冯溥别业,盖慕其名而效之者也。后归仓场侍郎石文桂,有御书楼,恭悬圣祖御笔额曰简廉堂。联曰:隔岸数间斗室,临河一叶扁舟。”所谓“慕其名”是冯溥慕元代廉希宪别墅之名,然后仿效。看来,崇文的万柳堂,不过仿效前人而取名。

  丰台的万柳堂,见刘侗、于奕正的《帝京景物略》,把万柳堂移入“草桥”条目下:“草桥去丰台十里,中多亭馆,亭馆多于水频圃中。而元廉右丞之万柳堂,赵参谋之匏瓜亭,栗院使之玩芳亭,要在弥望间,无址无基,莫详其处。”他认为万柳堂在草桥与丰台之间的不远处,起码站在草桥可以遥望,遗憾的是文中没有指明确切的地点。

  海淀的万柳堂见《长安客话》。作者蒋一葵认为是在钓鱼台附近,文如前引,并进一步说明,“万柳堂今废,曲池残树,遗迹依然”。万柳堂在明代时早已不复存在,而且也把周围环境描述为:“元人别墅,万柳堂外有匏瓜亭、南野亭、玩芳亭、玉渊亭,今俱废。然当时文人骚客来游赏者,多有题咏。”作者断定在钓鱼台,相比邻的玉渊潭、玉渊亭为元代丁氏修建,自不必说。另几个亭有元人王恽的《匏瓜亭》诗:“君家匏瓜尽罇彝,金玉虽良适用斋。为报主人多酿酒,葫芦从此大家提。”虞集的《南野亭》诗:“门外烟尘接帝扃,坐中春色自幽亭。云横北极知天近,目转东华觉地灵。前涧鱼游留客钓,上林莺啭把杯听。莫嗟韦曲花无赖,留擅终南雨后青。”王士熙的《玩芳亭》诗:“每忆城南路,曾来好画亭。阑花经雨白,野竹入云青。波影浮春砌,山光扑画扃。褰衣对萝薜,凉月照人醒。”诗以亭名,可以断定,万柳堂的周围确曾有过这些名亭。

  很明显,两人各执一词,却都认为是元代右丞相廉希宪的别墅,而且描述万柳堂的周围环境也相似。这就麻烦了:主人是一个,地点却不同。只能断定,后两个万柳堂是同一个,不会在两地。

  选择《帝京景物略》与《长安客话》很有代表性,这两本志书共同之处:两个作者都生活在明代,都是当时的大文人,都好考证,且都有各自的依据。

  这就为后人的质疑和猜测留下可能。谁的对?


  编辑:金斌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