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专题 >> 正文区

老北京的报刊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0-11-02 16:42:18  来源:北京文网  


京报馆

  节选自高文瑞《京都志趣》 中国社会出版社

  老北京的报刊有一个现象,大多聚集在宣武区。据《北京市宣武区志》记载:这里自辽以后,印刷、造纸等相关工业已经达到一定水准。文化氛围浓厚也是一个原因。众多的文人雅士居住在这里,群贤荟萃,有宣南士乡之称。

  明代的《邸报》是我国最早的报纸。它是由通政司负责发行的朝廷公报。内容包括诏令、奏章、皇室动态和官吏升迁等。《邸报》只在统治机构内部发行,普通民众是看不到的。到了明末,在京城民间开始出现手抄本的《邸报》。崇祯十一年(1638)改用活字印刷。清代,由军机处承担抄录并转发六部和在京各衙门的公告。后来,名为荣禄堂的南纸铺取得了承印、发售的特权。地点就在地处宣武区的铁老鹳庙胡同,即现在的铁鸟胡同。道光年间,《邸报》改称《京报》。一些贩报的山东人,在前门外设立报房,包揽《京报》的发行。京城有固定字号的报房达十余家。较为有名的有聚兴、聚恒、聚升、集文、同文、合成、信义、公兴等。这些报房大多集中在南柳巷。《京报》改为日刊,发行量最多时能达1万份。内容分为“宫门抄”“上谕”“奏折”三部分,基本是经过批准的官方公文。这与现代的报纸有本质的不同。随着朝代的更替,《京报》也就消亡了。现存清代的《京报》多为7至10页的小册子,用竹纸和毛太纸印刷。

  而现代人比较熟悉的《京报》则是另外一张报纸。它与我们的烈士紧密联系在一起,那就是邵飘萍。1918年10月5日,《京报》在北京前门外三眼井38号诞生,后又迁到了琉璃厂小沙土园胡同。最后,邵飘萍集资把报馆建在了魏染胡同30号。这份凝聚着邵飘萍心血的大型日报一问世,即体现出敢讲真话的大无畏作风。在题为《本报因何而出世》的发刊词中,邵飘萍写道:“民国以来,军阀所为者俱为祸国病民,今则必须国民共起,志同道合,协力除之!”同一天,他还在编辑部亲手书写了“铁肩棘手”四个字。这取自于明代杨继盛临刑诗句“铁肩担道义,棘手著文章”中的四个字,与报社同仁共勉。

  魏染胡同在北京历史上也算是小有名气。它得名于明代一普通魏姓染匠,却出名于一批文人、士绅。明末清初诗人吴伟业、清代文人查慎行等都曾寓居于此。《京报》馆是一栋灰色的两层西式小楼,分上下两层,各七间,门楣正中的青砖上,镌刻着邵飘萍手书的“京报馆”三字。邵飘萍,名新成,字振青,号飘萍,学名锡康(后改作镜清)。1886年10月11日出生于浙江省金华县东市街芝英考寓。早年,他曾作为一名反对袁世凯的斗争志士,活跃在南方新闻舞台上。在《京报》,他熟练地利用手中的一枝毛锥,奋勇拼杀,反对反动的军阀、官僚、政客,为民主革命摇旗呐喊,冲锋陷阵。1925年春天,由李大钊、罗章龙二人介绍,邵飘萍在北京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京报》之所以在20世纪20年代中国报业中名噪一时,主要得力于两个方面。一是迅速、准确的新闻报道与旗帜鲜明的原则立场,二是经营得法。“余百无一嗜,惟对新闻事业乃有非常趣味,愿终生以之。”这是邵飘萍常讲的一句话。由于注重依靠社会力量办报,注意经常革新版面,在标题、新闻、评论等方面下工夫,不到一月,《京报》的发行量从300份增至4000份,最高时达6000份。这在当时北京是首屈一指的。报纸除日出两大整张外,还先后出版了《京报副刊》、《莽原》等23个副刊。鲁迅就是这些副刊的作者之一。众多名篇,如《灯下漫笔》等杂文、小说在此发表。“五四”运动前,邵飘萍与毛泽东还有过交往。毛泽东在与美国记者斯诺谈话时曾回忆说:“特别是邵飘萍,对我帮助很大。……”


  编辑:金斌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