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专题 >> 正文区

金章宗游历的北京山水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0-11-01 15:13:37  来源:北京文网  

  节选自高文瑞《京都志趣》 中国社会出版社

  翻阅明清志书,金章宗常闪现在篇章之中。他的足迹遍及北京的山山水水,留下众多文物古迹。

  金章宗在西山建起了八大水院。海淀区有6个:圣水院,现为黄普院;香水院,现为妙高峰法云寺;金水院,现为金山金仙庵,又名金山寺;清水院,现为阳台山下的大觉寺;潭水院,现为香山公园香山寺的双清别墅;泉水院,现为玉泉山的芙蓉殿。石景山区有双水院,现双泉村北,称为香盘院。门头沟区有灵水院,现为门头沟仰山的棲隐寺。《天府广记》载:“金章宗西山八院为游宴之所,其香水院在京山口,石碑尚存。稍东有清水院,今改为大觉寺。”一系列的景观,使京城文化向外延伸,是许多文物古迹的源头。

西山情独钟

  说来也巧,金章宗出生在麻达葛山。金世宗非常喜爱这座山,便给他起了小名麻达葛。冥冥之中,金章宗与山结下不解之缘。他喜爱山,离不开山,即使后来当了皇帝。西山多有古迹,为金章宗所留。

  西山苍苍,高耸云霄,其中有道场,那是香山。金章宗多次到香山游玩、打猎。香山得名于山上的杏花。春日,十里杏花,满山蕊红飞白,香飘山崖。山上有两块巨石,一如香炉,又称乳峰石;一如蛤蟆,又称蛤蟆石。香炉石因似匡庐而名香炉峰,蛤蟆石因形而称蟾蜍峰。下有二井,相距不远,名双井。相传,晋代葛洪在此炼丹,又称葛稚川井、丹井。井水不深,清澈见底。当年,住在附近的人家常到此打水。

  香山上以前有永安寺,因寺内水甘甜又名甘露寺。永安寺建成于金大定二十六年(1186)二月,金世宗赐名“大永安寺”。金世宗幸临此寺,感慨地说:西山一带,香山独有翠色。寺址是由辽中丞阿勒弥捐建。殿前有二石碑,质地洁白,光润如玉,紫色花纹,僧人看后,认定为鹰爪石。碑文记载了捐建寺庙的始末。有人认为,此寺就是金章宗会景楼的故址。正统年间,太监范宏进一步拓建,花“费七十余万”。寺中最出名的建筑是来青轩,明神宗曾御书了匾额。到了清代,这块匾额已经不复存在,而名却保存下来。站在来青轩远眺,山川秀色尽收眼底。因此,清圣祖康熙皇帝御题“普照乾坤”四字。

  山上曾有梦感泉。当年,金章宗常到此,一天做了一梦,梦见弯弓搭箭一射,地上竟然出了泉水,早起醒后,忙派人赶快去挖,地上果真出了泉水。泉名由此而得。后来,僧人觉得泉眼小,水又浅,想扩大规模,再挖,泉水反而消失了。

  向西行数百步,曾有弘光寺,大殿为圆形,建造得极为精细。成化初年,由太监郑同建造。郑同是高丽人,在金刚山上看见有圆殿而仿造。殿内千尊佛像,各坐于宝莲之上,面背相向,极为精致,造型绝妙。殿前就是金章宗的祭星台。元代萨天锡有《祭星台》诗:“章宗曾为祭星来,凿石诛茅筑此台。野鸟未能随鹤化,山花犹自傍人开。直期荧惑迁三舍,不向人间劝酒杯。梯磴高盘回辇处,马蹄无数印苍苔。”祭星台早已没了痕迹。向西南的路上有护驾道,章宗经过此处,道旁松树为他遮护蔽荫,所以称为护驾松。

  玉泉山在京西20里,与香山相距不远,是金章宗喜爱的去处,常到此避暑。《金史》中六次提到金章宗去玉泉山。金章宗的行宫芙蓉殿便建在山上。

京西有名山

  门头沟有一山峰,名为仰山,也是金章宗喜爱之处。仰山是西山余脉,在京西70里,由模式口,走三家店,过军庄到枣园,就是仰山岭。绕山岭再走数里有桃源村,山上多有岩洞,前人为躲避战乱而到此居住。再于崇山峻岭间前行,有仰山村。现在这些地名还在,磨石口今称模式口,桃源村换一字为桃园村,仰山村因特产樱桃而改名樱桃村。

  曲折北上,群峰环抱之中就是仰山。仰山中顶如莲花,四周有五座山峰:独秀、翠微、紫盖、妙高、紫微。《光绪顺天府志》中则另有其名:级级峰、锦绣峰、笔架峰、独秀峰、莲花峰。级级峰在北,形容其高;锦绣峰在西,形容其艳丽;笔架峰在南,言其峰形;独秀峰在寺东;莲花峰在寺西。名称不同,而山峰依然。可见山色之美也因人而异。

  峰顶有棲隐禅寺,金大定年间建造。毕竟已近千年,当年的迹物难于看到,但院墙上还是留有后朝经年累月才出现的斑斑黑迹。寺院正在重修,一角还残存着《重修棲隐禅寺碑记》的石碑。还有建寺用的一些石材,以及若干块灰黑陈旧、有多道深纹的砖。这些是旧物,年代不好确定。相传,仰山曾有药王、药圣,童子在山中炼药。康熙年间,药碾、药池还在寺内。有古诗为证:“五色菊英供朝釜,药碾虽存丹灶空。山风吹碾碾无主,众生有病苦难医。”据目击者说,前几年,棲隐禅寺还是一片废墟,寺内曾看到过药碾,也曾看到过有三道沟的金代砖。这些文物在那堆旧石材中没能看到。

  峰中多有禅刹,是为胜地,人迹罕至。至清代,山上还有8座亭子,那是金代的建筑,现已不存在了。几座古塔保存完好,耸立于山间林中。可以推断几百年前佛事之盛。

  深秋季节,漫山的丛林变得朱红、橘黄、翠绿,甚是好看。来到仰山,才能知山的美色,去体会金章宗登临时的心境。金章宗多次到此游览,据载,有诗刻于石上:“金色界中兜率景,碧莲花里梵王宫。鹤惊清露三更月,虎啸疏林万壑风。”山路石壁上刻着不少诗,没能找到此诗刻于何处。

  山中多梨花,春日里,满山雪白如银。秋天,梨子熟了,僧人吃,甚至带走当干粮;各种鸟雀也来吃,那也吃不尽。熟透的梨落地为泥,滋养土地,使山上的树木更加茂盛。

  京西百花陀,现称百花山。百花的“百”在泛说其多:红紫翠黄,五颜六色,品种繁多,有许多花连名都叫不出来。当地人也单指一种花,称为天花,艳丽秀美。佛经上说的天雨曼陀罗花、天雨曼殊沙花,指的就是这种花。

  由王平口过大汉岭,到沿河口玄女庙,就是百花山脚下。王平口,四周皆山,中有数十亩的平川。春夏之交,这里百花灿烂,美不胜收。清代的《天府广记》载:“有金章宗石床,今存。”现在不可考证。

  京西著名的潭柘寺,山后5里有雀儿庵。据载,金世宗在这里用弹弓射雀,“弹发不虚”。金章宗非常高兴,在此建庵。至清代已经废掉。


  编辑:金斌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