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北京文网 >> 首页 >> 正文区

古琴市场潜力仍待挖掘

http://www.beijingww.com/  时间:2010-09-19 10:02:33  来源:北京商报  


朱晦翁藏 仲尼式琴


鹤舞古漆琴


龟山異材百衲琴


南宋 连珠式“南风”琴

  在2010春拍中,中国嘉德、北京永乐、北京保利和北京匡时共推出16床古琴,成交15床,总成交率为93.75%。其中,中国嘉德推出的晋代古琴“猿啸青萝”拍出1904万元的高价;匡时6床古琴100%成交;王世襄收藏的“宋代朱晦翁藏仲尼式古琴”7年后再次亮相拍卖会,以1120万元成交。业内人士指出,古琴拍卖市场尽管已经有8年的时间,但是依旧处于比较初级的阶段。8年间,整个拍卖市场的变化很大,但是古琴拍卖的变化还没有那么明显,仍有很多的潜力可以挖掘。

  成交价格如日中天

  古琴拍卖新高不断

  近几年,国内拍卖市场上“新面孔”层出不穷,古琴在众多拍品中分外惹眼,拍卖价格如日中天,受到藏家的热烈追捧,引发一轮“古琴热”。

  在刚刚结束的春拍中,中国嘉德推出晋代古琴“猿啸青萝”。这床号称“奇、古、透、润、匀、静、圆、清、芳”九德俱全的古琴以1904万元的高价成交,虽未打破去年嘉德秋拍时明代“月露知音”琴的2184万元,但依旧表现抢眼。“猿啸青萝”琴以500万元起拍,拍卖过程先抑后扬,起初买家表现平淡,拍卖过程节奏缓慢,然而后来竞争却越来越激烈,最终以1904万元成交。

  北京匡时也推出了重量级古琴——有“京城第一玩家”尊称的王世襄多年珍藏的宋代“朱晦翁藏仲尼式”古琴。此琴曾在2003年中国嘉德的秋拍亮相,并以220万元成交。此番再度亮相拍场,以1120万元的不俗成绩成交。6床古琴,总成交额是2833万元,100%的成交率更是分外添彩。据了解,北京匡时在2009年秋拍首次推出古琴专场,一床晚唐“太古遗音”琴被买家以2072万元高价纳入囊中,宋“龙升雨降”琴和元“朱致远修百衲”琴也分别以1232万元和582.4万元的不俗价格成交。而此次春拍也是去年秋拍3床古琴4000万元傲人成绩的延续。

  北京保利今年首次推出古琴专场,由名家珍藏半世纪的唐、宋、元、明四朝共8床古琴登场,成交7床。其中,李自芳家藏明仲尼式“中和”琴以504万元成交。永乐推出的宋仲尼式“空谷流泉”琴,则来自清代潍坊收藏大家陈介祺家族,最终以84万元成交。

  业内人士指出,艺术品市场往往是一件作品拍了很高的价格就会带动一轮收藏的热潮。2003年7月,中国嘉德春拍唐“九霄环佩”琴,创造了346万元的当时中国古琴拍卖世界纪录;而同年11月,王世襄藏唐“大圣遗音”琴以891万元天价成交,在当年的艺术品市场来说,是一个非常高的价格。2009年嘉德秋拍中,明“月露知音”琴更以2184万元的成交价再创古琴拍卖新高;随后匡时秋拍古琴专场中,吴景略先生收藏的唐“太古遗音”琴、宋“龙升雨降”琴和元“朱致远修百衲”琴分别以2072万元、1232万元和582.4万元的不俗成绩成交。去年古琴拍卖可谓是风生水起,而今年更多买家的参与更是把古琴市场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

  衰于明清命运多舛

  几经抢救市场渐盛

  提起古琴,流传千古的“高山流水”的典故仍回荡在心间。司马相如与卓文君的“有美一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至今为人津津乐道。古琴,又称瑶琴、七弦琴,是中国最古老的弦乐器之一,至今已有3000多年的历史。“琴、棋、书、画”历来被视为文人雅士修身养性的必由之径,而古琴因其“清、和、淡、雅”的音乐品格为文人所欣赏,位列“琴棋书画”之首。

  自古有言“琴雅筝俗”,古筝琵琶多为青楼女子所弹奏,而古琴是文人弹的,千百年来一直是中国文人爱不释手的乐器。所以说,古琴蕴含丰富而深刻的文化内涵,中国古琴史就是中华文明史。诗人都为古琴写下了不朽的诗篇。 “蜀僧抱绿绮,西下峨嵋峰。为我一挥手,如听万壑松。客心洗流水,余响入霜钟。不觉碧山暮,秋云暗几重”。我们从李白的诗中不难看出,蜀僧和李白通过古琴的优美音乐所建立的知己之交。而另一位诗人白居易去野外游玩时,车中只放一琴一枕,竹竿上悬两只酒壶,抱琴引酌,兴尽而返,同时留下了大量关于古琴的诗篇,比如“蜀桐木性实,楚丝音韵清。调慢弹且缓,夜深十数声。入耳澹无味,惬心潜有情。自弄还自罢,亦不要人听”。

  据史料记载,琴的衰微始于明清时期的社会变革。随着当时国势飘摇,文人士大夫优裕的生活逐渐丧失,宫廷专职琴人少而又少。特别是清室,与明室琴风盛行不同,皇族不习琴,所藏的古琴仅视为古董,宫廷琴艺基本停滞。清末废止科举制度,文人入仕无望,琴的保存和发展大受影响。在《红楼梦》、《聊斋》等清代文学作品中都可寻到琴的衰败痕迹。清末,由于战乱和社会形态的变迁以及自身的局限,古琴艺术一度濒于失传的危机,而且战乱频繁,大量传世名琴、琴谱被毁于战火,琴家更是流离失所。新中国成立后,由于社会制度的转变以及人文环境的变化,再加上古琴本身低调的音色和难懂的曲谱制约,古琴艺术作为中国传统文化之精粹,在其后的50年中面临了比以往更多的危机和挑战,但是各地依然有很多组织来努力保护古琴文化。

  1947年,由张伯驹、管平湖、汪孟舒等北京琴家发起成立了“北平琴学社”,此会即解放后北京古琴研究会的前身。北京古琴研究会和中国古琴会会长吴钊曾表示,20世纪50年代起,中国艺术研究院就致力于古琴艺术抢救工作,成立“北京古琴研究会”,由古琴艺术大师查阜西先生、管平湖先生主持,开展了全国范围的古琴调查,抢救采录80多位老琴家弹奏的曲目,组织4次全国性的“古琴打谱会”,梳理历代琴谱150余种、琴曲3400多首,编辑的《琴曲集成》现正陆续出版。2003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把古琴列为“人类口头和非物质文化遗产”。大家对承载中国文化的古琴更是产生浓厚的兴趣,随着市场的成熟和收藏队伍的壮大,7年时间凡有古琴亮相,均会反响强烈。

  “现在市场有一个很好的现象,就是文化含量越高的拍卖,市场的追捧程度就越高。这是市场的进步,也是我们拍卖队伍的进步,让大家关注文化价值高的艺术品。”北京匡时国际拍卖有限公司总经理董国强说。

  古琴品鉴精心造势

  试图走出“曲高和寡”

  “古琴也是古董的一类。过去琴人把琴当做生命一样,这个东西如果转让,卖钱的话,是一种耻辱。然而随着社会的进步、人们观念的变化、艺术品市场的发展,让古琴成为古董的商品在拍卖场上或私下流通成为一种正常的交易。观念的改变,让更多的人去感受古琴的文化,传承古琴的艺术,这是一件好事。”董国强说。

  虽然在古时,古琴的音乐价值与人文价值极高,但是现如今古琴的存世量少,懂古琴的人同样也很少,而且古琴长期处于“曲高和寡”的状态,极少在公众场合演奏,孤芳自赏而固步自封,致使大众对古琴的认识依旧停留在那些古时文人生活趣事中。

  今年的古琴拍卖,主办方都精心布置。中国嘉德邀请了管平湖的再传弟子、北大教授王风弹奏“猿啸青萝”琴。一曲《良宵引》,余音绕梁三日不绝,身临清幽之境而笑傲江湖。北京匡时也专门举办了古琴鉴赏会,请来内地和台湾顶尖的古琴专家和古琴演奏家,每个参加的人怀着虔诚的心聆听琴声。现在有技术可以做伪古琴,但是声音是无法作伪的,从琴声中了解这把琴的保存状况,给买家一个更直观的认识。

  董国强也介绍了去年古琴的佳绩:“很多事情都是一个机缘巧合。去年吴景略先生收藏的3床古琴能参加拍卖,源自吴文光先生(吴景略之子)要建一个古琴学校,需要筹措资金,不得已忍痛割爱。以吴景略先生在古琴界的号召力以及社会影响力,使得去年的拍卖成绩特别好。所以大家对于古琴的关注也多起来了。今年关注古琴市场的人就明显增多,参加古琴专拍的人数就是去年的两倍以上。”

  业内人士指出,由于今年古琴的所有拍卖成绩都不错,一方面会刺激拍卖公司在古琴方面更加用心,吸引更多的人来关注;另一方面,会有人注意到它的市场回报,尽管回报率没有特别高,但是有稳定的利益回报。买古琴,学古琴,既可以修身养性,同时它还起到了一个增值和保值的作用。这种吸引力会使古琴文化被更多人了解,从而推动古琴文化的发展。与此同时,古琴市场尽管已经有8年的时间,但是依旧处于比较初级的阶段。8年间,整个拍卖市场的变化很大,但是古琴拍卖的变化还没有那么明显,仍有很多的潜力可以挖掘。(记者:董昆) 

  古琴价值判断四看

  一看断纹。琴表面因长年风化和弹奏时的震动会形成各种断痕,其种类很多,例如龟背断、梅花断、蛇腹断、牛毛断、流水断、冰纹断等。一般来说,因为琴不到500岁不断,愈久则断纹愈多,这是鉴藏古琴的主要依据之一。

  二看形制。从琴的式样来看,传世古琴式样繁多。其中仲尼式存世量最大,音质较好。

  三看铭刻。古琴的铭刻,也是鉴定古琴真伪的重要依据。琴背均为刻款,而琴腹则有刻款和写款两种,刀刻者容易保存,墨写的若年代长久,则较难辨识。古琴腹内之刻款,如琴体两侧上下板黏合处无剖过重修的痕迹,大多是原款,若发现重修痕迹则需仔细研究。

  四看名家收藏。比如王世襄、吴景略。(记者:董昆)


  编辑:何瑾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相关新闻
v 李祥霆:古琴“即兴”不是噱头 2010-08-05 08:34:06
v 古琴艺术非遗传承人表示 2010-07-02 10:18:30
v 李祥霆称古琴就像长城和兵马俑 2010-06-25 09:34:24
v 维瑞三重奏与巫娜同台 2010-05-20 08:50:17
v 王世襄旧藏:宋代古琴再现匡时春拍 2010-03-12 09:39:45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