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北京文网 >> 首页 >> 正文区

通州:音乐人的“生活群落”

数字音乐硅谷还有多远?

http://www.beijingww.com/  时间:2010-06-07 09:03:32  来源:北京晨报  
  数千名音乐从业者集聚;600多家知名唱片公司和企业竞相参展;3000首原创作品参与交易;20余部原创作品现场拍卖;李宗盛、陈羽凡、常石磊、高晓松、老狼等知名音乐人悉数亮相……这一幕幕都发生于5月底在通州区北京现代音乐学院(以下简称“北音”)开幕的“2010北京九棵树数字音乐文化节”上。

  一届普通的数字音乐文化节,何以吸引这么多知名唱片公司和大腕级业内人士参与?日前,本报记者前往通州调查发现,从通州八里桥的京贸国际公寓往东直到九棵树地铁站附近,“北音”周边会集了数千名怀揣音乐梦想的音乐人才,像新华联家园、翠屏北里、龙鼎家园等小区内,各种数字音乐工作室随处可见。

  北京现代音乐学院院长李罡介绍,据他们的不完全统计,分布在北音附近各小区内的数字音乐工作室已达240余家,专业录音棚50余个,还有很多正在“奋斗”中,希望能够搭建自己工作室的音乐人。此外,还有一批“非主流”的地下乐队在此出没。

  记者了解到,这些人除了一大批是从北音毕业的学生,还有一部分人是被这里“音乐人扎堆”的聚集效应吸引来的。通州实际上已经成为以数字音乐为内容的聚集区,成为音乐人的“生活群落”。

  人物肖像:李凯稠,上大二时通过制作手机铃声赚钱,毕业后就有了做发烧碟的机会,并在圈内闯出一片天地。李凯稠认为自己的音乐之路“没有坎坷”,是因为有“运气”。

  80后音乐制作人李凯稠2001年进入“北音”制作系学习,他做手机铃声时,那个行业刚刚兴起,用乐器把音乐旋律弹奏出来做成手机铃声,能让他每月得到五六千元的收入。

  当手机铃声制作进入鼎盛时期,李凯稠有了制作发烧碟的机会,于是毅然辞去收入颇丰的工作,结果自己第一张精心制作的专辑《声声醉》一炮打响,也让各大唱片和影视公司开始注意这个年轻的新锐制作人。他先后为黑鸭子演唱组合制作的《黑鸭子伴你二十年》和《绝色》,都得到了销量第一的好成绩,由此,他也成为黑鸭子组合的御用制作人。他还涉足电视剧插曲和配乐,成功为台湾大型电视连续剧《风摧边关》配乐,为《香樟树》创作插曲《凡心》、《你我之间》,为连续剧《婆家娘家》创作主题曲《冬》等。

  从刚毕业时在学校附近租房住,到自己买房,建工作室,李凯稠只用了两三年时间。现在的他早已进入中产阶级,而且刚刚有了心爱的女儿。

  人物肖像:像李凯稠这样的“幸运儿”终究是少数,更多漂在通州的音乐人是像赵晔这样要到处寻找“露脸”的机会,并希望某一天能够遇到一个“伯乐”。

  赵晔19岁,东北人,“北音”大三学生,学习编曲。赵晔与一个要好的朋友在学校对面的龙鼎家园合租了一套两居室。这个小区离学校最近,很多毕业或没毕业、怀揣音乐梦想的学生们都在此租房住,导致该小区的房租价格与东四环附近相差无己,一套两居室租金平均在2500元。

  虽然学的是编曲,但赵晔所谓的向“两方面发展”都与职业编曲差很远:一是到各地方台录制娱乐电视节目,这在圈内称为上“通告”,比如湖南卫视《芒果训练营》、山东台的《爱情来敲门》等,录一期节目赚的钱可能不到1000元,“即使不给钱也会去录。”因为这是“露脸”的机会;二是做原创歌手。

  其实,无论是上“通告”还是做原创歌手,赵晔最后还是想做职业编曲,“现在我做一首歌,可能开价1000元钱都接不着单子,周围给500元就想练手的人太多了。”偶尔,赵晔也会参加诸如企业年会、公司开业这样的庆典,纯粹为了糊口。

  人物肖像:音乐制作人黄凯,跟“北音”只有三个月的渊源,孙楠的《若即若离》、张学友的《结束不是我要的结果》、林宸希首张专辑主打歌《不再问》,都出自他之手。

  1995年,在广州闯荡的黄凯发表了第一个作品《团圆》,这首描述故乡亲情的曲子后来被收录在《出门在外》亲情合辑里,当时引起思乡人很大共鸣。

  1997年,黄凯来到“北音”的词曲创作班进修,三个月后去了中国音乐学院进修。

  2000年,先后在石景山、佑安门、马甸等地租住的黄凯又回到通州,并打算把根扎下来。他把个人工作室“乐之魅录音室”建在京贸国际公寓一幢楼的顶层。在这套公寓里,他成立了艾曲唱片公司,刘若英、胡杨林、周华健、齐秦等歌手慕名而来。

  黄凯说,做音乐的人有点像“宅男”,窝在家里就能完成作品,因此对居住地的环境要求并不高,但对圈子很看重,“如果朋友离得都不远,当然最好了。”

  “黄凯”们形成的小圈子,对此后通州音乐人扎堆也有一定聚集效应,一位还“挣扎”在起跑线的音乐人告诉记者,离“圈子”近一些,机会就会多一些。

  “数字音乐硅谷”还有多远?

  为什么通州成了音乐人扎堆的聚集区?北京现代音乐学院院长李罡认为,首先是人才的聚集,“北音”在通州14年,积累了十几届毕业生,早期通州房子便宜,很多毕业生就在此买房。其次,他们又都从事音乐方面的生产和交易,于是有了产业聚集,尤其是去年中国移动数字增值业务的迅速膨胀,更让业内人士看到,这里实际上已经成了一个巨大的数字音乐产业市场。

  李罡说,今年举办的数字音乐节,取得了让自己意想不到的好结果。在李罡看来,如果这里能成为音乐总部基地,就意味着为很多音乐人才提供了交易平台,也能给“北音”的毕业生提供更多就业出口,还能满足通州市民的精神需求,因为现在“北音”每年年底举办的各种文化演出,都是免费让百姓看,已聚拢了一大批白领“粉丝”。


  编辑:金斌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相关新闻
v 普拉松挥棒《法兰西之夜》 2010-06-03 09:51:04
v 帅哥指挥哈丁挥棒青春版马勒 2010-06-03 09:37:37
v S.H.E开唱妈妈护航 2010-06-03 08:25:47
v 葡萄牙吉他大师齐诺来京演出 2010-06-02 08:59:57
v 今晚 “北极光”照进京城 2010-06-02 08:44:24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