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我国古代藏书历史悠久,早在殷商时代,就有了收藏甲骨典籍的处所,汉代皇家已有了藏书阁和掌管藏书的官吏,春秋时期已有相当规模的私人藏书出现。藏书楼是我国古代收藏和阅览图书用的建筑,不仅收藏保存了丰富的文献典籍,同时也是传播中华古代文明的重要载体,在传承民族文化上功不可没。

  宣统元年(1909年)执掌学部的清廷重臣张之洞奏请设立京师图书馆,同年9月9日,清廷准学部之奏,筹建京师图书馆,它标志着中国第一座国立公共图书馆的诞生,至今已走过整整百年历程。

 
公共图书馆已面临窘境
  我国人均购书经费和公共图书馆人均藏书比例明显偏低,而且地区分布不均匀;最需要信息和图书的农村却缺乏制度保障;图书馆建设和管理过程中人才缺乏问题日益凸显,我国公共图书馆事业发展中面临的若干问题,成为昨天公共图书馆国际高峰论坛上专业和业内人士关注和讨论的焦点。
专家观点

国家图书馆馆长詹福瑞:

  一些地方图书馆纷纷扩建、翻建,但其中有贪大求洋的苗头,楼盖得越来越大,标志意义大过实际意义。[详细内容]

国际图联专家李华伟博士:

  没有一家图书馆能满足所有读者的需要,资源共享则是最大程度满足人们需要的捷径,也是图书馆发展的趋势。[详细内容]

OCLC亚太区主管王行仁:

  图书馆怎样在万维网的时代和空间里如何争得一席之地,我认为图书馆只有藉集体合作的力量才能挤进万维网。[详细内容]

 
名人与图书馆
康有为在维新变法时期与图书馆结下不解之缘
梁启超:育人才之道计有三事,曰学校曰新闻馆曰书籍馆
鲁迅曾对我国现代图书馆建设做了大量工作
陶行知:书是最好的东西,有好书,我们就受用无穷了。
曹禺:在我的许多作品都直接或间接地受益于图书馆
钱学森:没有图书馆和资料馆,就没有今天的钱学森。
 

  中国国家图书馆是中国的国家图书馆,中国国家图书馆旧称北京图书馆,一般简称“国图”。

·国图:影像中的百年变迁
·国家图书馆读书散记
·国图:图书馆界的泰山北斗

  首都图书馆是北京市属公共图书馆的中心馆。原址位于国子监街国子监院内。现址自2001年启用,是由北京市政府投资建设的。

·首都图书馆历史沿革
·启迪民智 以文化人
·首图老馆长讲述藏书秘事


北京图书馆前世

重获新生的国图

首都图书馆的前身

鲁迅先生与京师图书馆

从国子监到华威桥

  图书馆在数字时代面临的机遇和挑战都是严重而巨大的。客观来看,互联网资源事实上也存在不足。相较而言,它的内容极其丰富、查询极其方便、但质量极其不稳定,对内容持续提供能力缺乏充分的保证,资源整合也不够,这些弱点和劣势都为图书馆的发展提供了足够的空间。

   陈力在调查中发现,阻碍图书馆发展的不是技术问题,也不是经费问题,而是观念问题。图书馆人自身的观念和知识更新的问题。看来,公共图书馆在解决藏和用的问题前,也许最该着手的是图书馆的服务人员的素质和准入门槛的问题了。[详细内容]

公共图书馆窘境亟待改变

  来自国内的一些图书馆专家在发言中指出,面对数字化时代的挑战,我国公共图书馆面临的一些难题亟待解决,如购书经费投入不均、人均藏书量偏低、专业人才缺乏等。[详细内容]

公共图书馆:从大脑到心脏再到天堂

  未图书馆在经历了两次资讯革命后,重要性越来越突出,已经从社会的大脑发展到社会的心脏,一刻不能离开。在网络越来越发达的现代社会,图书馆的作用愈来愈重要。 [详细内容]

公共图书馆何时能名副其实

  旧的体制和模式显然严重束缚了公共图书馆事业的发展,亟待改革以更好地为读者服务,当务之急是让公共图书馆真正名副其实! [详细内容]

张洪波:数字图书馆前景不乐观

  张洪波表示我们这么多年一直对数字图书馆发展很关注,发现这里面存在一些问题。国内数字图书馆发展起步早,发展慢,前景不乐观,“这是基本概况”。比方说,授权的来源不规范。据了解,自从2001年著作权法里面增加了这样的规定之后,在2001年以前,国内的出版社跟所有作者签订合同里面不会有这样的字样,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传播之前跟出版社拿这些合同,拿授权都还有一些问题。 [详细内容]

陈力:图书馆如何应对互联网?

  进入数字时代以后,公共图书馆所处的环境已经大为改变,传统的服务内容和方式也正在发生变化。虽然公共图书馆的基本使命仍然是向公众提供文化服务,但是内容和形式应该与时俱进。在核心能力上,公共图书馆具有巨大的包容性,互联网和搜索引擎、网络百科等等都可以作为图书馆的助手,而非竞争对手。[详细内容]

·中国自己的数字图书馆在哪里?

  作品进入谷歌数字图书馆,传播速度大大加强,这也让谷歌成为中国数字图书馆的强大对手。呼唤版权门达成多赢的同时,人们也在疑问,中国自己的数字图书馆在哪里?

·直面数字图书馆的尴尬

  在信息时代,公共图书馆究竟面临怎样的挑战和机遇?各国专家学者从图书馆在数字时代的拓展、如何提高图书馆员素质和读者的信息素养等方面提出了不同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