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北京文网 >> 首页 >> 正文区

从创意到生意 从创业到大业

北京文博会启示录

http://www.beijingww.com/  时间:2009-12-02 11:50:46  来源:人民网  

>>>专题:2009第四届中国文化创意产业年度高峰会

>>>直播:中国北京文博会动漫产业发展国际论坛   中国北京文博会文化创意产业集聚区发展论坛

>>>新闻:“艺术授权交易与设计展”在京开幕   创意精英高层论道 产业年度大奖揭晓

  “文化创意产业已经成为中国一个领先的产业,北京的文博会是最好的证明。” 世界地球基金会理事会联合创始人、联合国前副秘书长莫里斯·斯特朗说。

  “中国文化创意产业在推动全球的文化变革。”波兰前第一副总理兼财政部部长、著名经济学家科勒德克说。

  “文化创意产业,是我们和中国以及世界新的共赢机会。”孟加拉国文化部部长普罗蒙德·曼金说。

  “中国文化创意优势,会给世界创意经济带来本质的变化。”英国体育与休闲产业组织主席布莱恩·雷奥纳德说。

  “前十年是中国经济崛起的时代,后十年是中国文化与创意崛起的时代。”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创意司代司长迪米特·甘特雪夫说。

  这些从第四届中国北京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会传来的声音,汇成一句话,就是:这是一个中国文化创意的时代。

  迎接这样的时代,中国需要给创意提供一个大平台,一个大通道,为创意者、设计师和企业寻找更多的机会。连续举办了四届的中国北京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会(以下简称北京文博会)则担当起这一责任。

  11月29日,第四届北京文博会在一片收获的喜悦中落幕。据北京文博会组委会办公室负责人介绍,本届文博会直接投资于影视制作、动漫游戏、演艺娱乐、数字内容等领域的产业合作项目在签约总金额中占据绝大部分比重,反映出中国文化创意产业已从初期的探索、培育迈入开花结果、加速发展的新阶段。无论是政府、企业,还是专业人士、普通观众,都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的春天已经到来。

  北京文博会正逐渐成为展示中华文化实力的重要平台之一。

政府:当大业一样重视,当主业一样扶植

  今年九月,随着我国《文化产业振兴规划》的颁布,文化创意产业上升为一个国家战略,一项发展大业。第四届北京文博会,是《文化产业振兴规划》颁布后举办的第一个国家级大型文化创意产业交流与合作盛会。

  文化创意产业,几年前在各地政府工作报告里还是一纸概念,几年后已经在国际金融危机大环境下逆势而上,步入了黄金发展期,为“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提供了良机。为了抢抓这一机遇,北京、上海、四川、广东、湖南等地相继出台扶持和推动文化创意产业的相关政策。历届北京文博会,地方政府总是持有很高的热情,纷纷组团参展。今年,国内14个省份再次由政府组织,整体展示和推出当地文化产品和文化创意产业园区。浙江甚至在文博会的大幕还没拉开之前,就抢先举行了产业发展招商座谈会。全国各地文化创意产业历年来的发展成果在本届文博会上进行了一次漂亮的集体秀。

  这其中,最耀眼的,还是北京。

  北京参展的14个区县,包含了数十个文化创意产业集聚区。从展示内容来看,这些集聚区正在走出同质化竞争,向特色化、差异化转变。

  崇文区重点推出的天坛文化圈项目,包含了前门传统文化产业集聚区、龙潭湖体育产业园和南中轴现代服务业集聚区三大功能区,与北京市刚刚推出的“城南行动计划”发展思路十分契合。

  朝阳区着力打造的中国国际传媒产业高地,重点展示了奥运、CBD、电子城三大板,突出了文化创意产业中“新媒体为王”的经济特色。

  石景山区则将不久前挂牌的中国动漫游戏城微缩版搬进展馆,以显示石景山CRD(首都文化娱乐休闲区)的魅力。过去“东边炼人,西边炼钢”的石景山,现在东西两头都要开始“炼”文化创意产业了。11月26日,石景山区区长周茂非在第四届文博会的“中国文化创意产业发展国际论坛”上,具体描绘了该区的宏伟发展蓝图,让台下有意进军文化创意产业的听众兴奋不已。一向以高科技傲视群雄的海淀区,最闪亮的“创意名片”则是科技与文化紧密融合的西山文化大道。作为我国文化创意产业的先行者,去年海淀区文化创意产业实现收入近2500亿元。 “财”和“才”都厚实的海淀,已经开始培养文化创意产业的原创力量。

  北京老区东城区,在展会上推出的南锣鼓巷“西洋景”,令观众眼前一亮,甚觉新鲜。近日,南锣鼓巷又被美国《时代》杂志评为“亚洲必去的25个景点”之一。这条历史与现代巧妙融合的胡同,将是不可小觑的未来“梦工厂”。

  借助北京“城南行动计划”带来的注意力,宣武区在本届文博会上大唱“宣南文化”戏。琉璃厂,荣宝斋、戴月轩、清秘阁等老字号,将在文化创意的春风里,容光焕发,再现百年前的胜景。其他区县,在文博会上也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北京市社科院文化创意产业研究课题组专家赵弘说,北京有着深厚的中华传统文化积淀,有着丰富的专业创意人才资源与强劲的科技创新能力,有着旺盛的消费需求和强大的市场辐射力。这使得北京文博会具有与其他文博会不同的特点与优势:优秀的场馆设施,强大的政府背景,庞大的媒介宣传,强大的吸引力和影响力。

  北京的特殊地位,使其文化创意产业,同样具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作用。

  目前,文化创意产业是北京最具潜力的支柱产业,资产规模超过7000亿元。据北京市副市长蔡赴朝在文博会上介绍,2004年至2008 年,文化创意产业占全市地区生产总值比重已经从10.1%提高到11%。今年前三个季度,在国际金融危机的背景下,北京市文化创意产业逆势上扬,实现增加值965亿元,占全市GDP的比重达到11.8%,又创历史新高,其蓬勃之势已在北京形成了一股巨大的发展浪潮。

  当然,本届文博会上,也有专家对一些地方政府跟风建设文化创意产业园区表示了忧虑。专家认为,有些地方在文化创意产业发展理念还没有确立的情况下,迅速建立了多个文化创意产业基地;一些经济比较发达的城市,把文化创意产业园区当作“百货商场”;一些主管文化创意产业的部门更加浮躁,盲目做秀,随便找一个“设计师”对现有设施改头换面,就是一个文化创意产业园区……

  专家提醒,文化创意产业园区是依靠创意人的智慧或灵感,借助高科技对文化资源进行再创造,生产高附加值产品的产业集聚地,不是人人可吃的“唐僧肉”,更不是“剜到筐里就是棵菜”。政府只有扎扎实实,建构完整的人才体系,健全知识产权保护体系,用先进的技术和充裕的资金共同驱动,文化创意产业才会快速、健康发展 。

企业:当事业一样投入,当商业一样经营

  发展文化创意产业,企业是主体,资金投入是重点。

  在2009第四届中国文化创意产业年度高峰会上,有关机构公布了一份名为《2009中国创意产业高成长企业发展报告》的调查报告。该报告显示,国内创意产业以中小企业为主,九成创意企业渴望融资。90%以上的企业已把融资列为一项必要的战略规划,51%的企业资金需求量为1000万至5000万元,20%的企业需要5000万元以上资金。

  在本届文博会“中国文化创意产业发展国际论坛”上,熊晓鸽、阎炎、沈南鹏等几位国内“风投界”的重要人物,被企业代表们追星一般围追堵截的现象,真实再现了国内文化企业对资金的饥渴。在文博会展馆里,一大批在中央和地方成功转企改制的新文化市场实体,包括在文化领域内起着龙头作用的骨干企业,都携其创意产品光鲜亮相,卖力吆喝,期待着资本的垂青。而三位业界“带头大哥”的观点却惊人地一致,他们认为文化创意企业鱼龙混杂,难以分辨哪是金子哪是沙,产业脉络又不够清晰,风险很大。

  这说明,大部分文化创意企业,需要更久的等待和忍耐,需要更多的投入和努力,才能度过成长期的艰难。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张晓明认为,不少好的文化创意项目融资难是由于缺乏“包装”,投资人难以看清其市场前景而导致融资失败。

  风投对文化创意企业投资的谨慎,也和我国文化创意产业缺乏完善的产业链有关。创意不少,却互相没有关联,散沙一盘,乱沙障眼。经济学家厉无畏说:“中国的创意产业最容易犯的错误是喜新厌旧,今天推出一个,明天换了另一个,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既浪费了资源,又弱化了品牌效应。美国的米老鼠做了80多年,日本的凯蒂猫做了30多年,依然充满活力。芭比娃娃、哈利?波特、流氓兔等形成品牌后被广泛渗透到玩具、文具、服装、服饰、箱包、食品等行业,大大提高了附加值。这是我们中国的创意产业最欠缺的。”

  他建言业界企业,不要盲目贪大,贪多,如果重视长期的品牌规划,附加值自然能够提升。

创意人:当创业一样苦干,当专业一样深钻

  别的产业,公司吸引人;创意产业,人吸引公司。

  在职场大军中,创意人才似乎是一个特别的人群。他们有个性而富有激情,不同于传统行业的从业者。一个个“传奇”也在这个行业中诞生,25岁的MySee公司CEO邓迪、24岁的翻唱网CEO郑立、25岁身家过亿的李想……这些“80后”们的传奇故事,吸引着大量年轻人前仆后继,争做创意人。

  但正如辉煌背后总有辛酸一样,创意行业入门容易成才难,想要迈入创意高层次人才的门槛更是难上难。有数据显示,纽约创意产业人才占工作总人数比例只有12%,伦敦为14%,东京为15%,而我国不足千分之一。即使被誉为“创意之都”的北京,创意人才所占百分比也不到1%。由于遭遇创意人才瓶颈,北京乃至全国创意产业可持续、高质量发展的原动力明显不足。

  本届文博会专门在主展场国际展览中心开辟了一个分馆招聘文化创意人才。尽管招聘会上有不少职位虚位以待,但求职人反映:“合适的工作好难找”。招聘的企业也苦恼:“合适的人才在哪里?”一家招聘企业的负责人说:“我们这种企业倾向有经验有实力的人,能‘对上眼’的很少。” 一位应聘的年轻人说:“谁都知道依靠名气大的公司可以使自己迅速成长起来,但问题是这样的公司需要的不是我这样的新手,而是精英。”

  可是精英毕竟是金字塔的顶层,对于底层的庞大的从业人群,他们又将何去何从?行业需求与人才储备之间存在的巨大缺口如何缝合?北京工业大学文化产业研究所所长王国华认为,现在教育的唯学历论在一定程度上阻碍着创意人才的成长。国内的学校和社会培训机构对创意人才的培育,课程设置也不合理,大多是做表面文章,例如,动漫教育不设置人文、历史课程的教育,仅局限于技术的培训,这样永远出不了动漫大师。正如文博会上用人单位所言:“这样的毕业生没法用,还需要到社会上培养好几年”。

  创意时代,财富来源于思想和智慧。而没有知识积淀的头脑,思想和智慧何来?

  创意专家周鸿铎说:“文化创意产业通过对知识资源的开发利用而衍生出无穷无尽的新产品、新市场,‘根’是文化,‘本’是知识。”

  台湾著名创意大师赖声川的创意学认为:创意人人都有,只是有个屏障,而取得的过程就是要除掉屏障。如何除掉这个屏障,或许唯靠“根”和“本”。

  总之,成功创意的基础,是扎实的知识和文化素养,而不是灵感乍现。

  第四届文博会告诉我们,创意正在走出它原有的设计范畴,文化也正在拓展其更丰富的商业价值。文化与创意结合,改变了很多商品冰冷的面孔,让商业世界散发出更多经久耐品的味道。

  “世界文化创意产业之父”约翰·霍金斯说过:“创意,本就是一个动态发展的概念”。可以肯定,明年的文博会和今年的不一样,它留给人们更多的是想象与期待。(记者 杨菲)


  编辑:波特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