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位置和人气是决定性因素
  北京到底有多少家话剧演出场所?根据记者的调查,北京市目前对外营业的、座位数在500座以下,经常做话剧演出的剧场一共有11家,在这些剧场中,座位数以200至300个居多,总座位数为3769个。
70后80后盘活小剧场
  戏逍堂、大可乐剧社、哲腾文化、盟邦戏剧……都是现在北京小剧场市场比较有名的品牌剧社,在他们背后是一张张年轻的面孔,这些年轻人是当下小剧场真正的主人,小剧场也因为他们而呈现出不一样的“新鲜”。
 
剧场两端,一边闲置一边难觅
  相对火爆的演出市场,作为文化产业链条上的重要一环的剧场,却显得滞后。统计显示,北京目前有80多个剧场,每年1万多场演出大部分由其中不足30个主要剧场承担,其余50多个剧场、影剧院、礼堂则演出少或者根本没有演出,处于长期闲置状态。旺盛的演出需求期待盘活这一“沉睡”的资源,但能否如愿?
 
需求方:为找剧场踏破铁鞋
  今年2月,《操场》因为剧场档期有限只演了16场,200万元的投资到头来赔了80万元。切肤之痛让邹静之决定找一个能够长期租用的剧场,可找了几个月,他连一处能改造成剧场的废弃厂房或锅炉房都没找到。  
  名人找剧场难,小剧团更不易。注册在宣武区的学明艺术团这些年已积聚起市场人气。可每在一处刚刚打响旗号,便因各种原因无法续约,演出场所被迫一年一换……断档最严重的2008年,拥有百十号演员的艺术团不得不停演一年,辞掉了30多人。面对火爆的演出市场, 剧场几成“稀缺资源”。且不说国家大剧院、保利剧院等一线剧场的档期早被国内外各大院团排满,就连东方先锋剧场、朝阳9剧场等后起的小型主题话剧剧场,租约也排到了明年。[详细]
 
供给方:守着剧场少有演出
  与急迫寻找演出场地的剧团比,不少剧场却长期闲置。
  记者发现,一些建成之初被媒体大加宣传的剧场,近几年都没了声息。如安徒生剧场、金帆音乐厅、北京剧院、红塔礼堂,国图音乐厅、青年宫影剧院、还有一些单位俱乐部……尽管地理位置还算优越,但已很少有对社会开放的演出了。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北京具备演出条件的剧场有80多个,其中经常演出的不到30个。1000多个隶属各企事业单位的内部礼堂,由于归属所限基本不组织商演,有的甚至改作他用。
  “座位少”、“设备老化”、“周边道路窄无法停车”、“等待升级改造”……不少剧场都有自己闲置的理由。[详细]
 
09年北京话剧市场

    小剧场话剧  大剧场戏剧

剧目    148部     80部

场次     2000      300

结论:北京戏剧生态转型 小剧场唱主角

分析——

 1、贴近观众

  中国的小剧场话剧从诞生之初就一直戴着一顶“另类”的帽子,今天的小剧场话剧正在变得越来越像“家常菜”。

 2、民营团体撑起多半边天

  排演一部小剧场话剧只要30万元就可以了,成本低、风险小,非常适合民营团体运作。

 
辩论:“待字闺中”,是理由还是借口
主管单位不缺钱,面向社会没义务
  目前,很多剧场、礼堂都隶属于政府部门或企事业单位。在主管方看来,它们是满足单位职工业余文化生活需要的设施,没有向社会公众开放的义务。北京造币厂下辖的鑫融剧院就是其中之一。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一些部委、企事业单位所属剧院有能力举办大中型演出,但现在除了放电影,提供会议用地外,基本没有对社会开放的演出。
剧场是公共资源,应有社会承担
  演出界一些人士认为:“兴建剧场、礼堂,最终用的都是纳税人的钱,应当属于社会公共文化资源, 没有理由不为社会广大民众服务。”何况,建剧场耗资巨大,长期闲置又造成资源的极大浪费。北京演艺集团副总经理李龙吟算过一笔账,以每个剧场平均作价1000万元计算,北京仅剧场和礼堂闲置造成国有资产浪费金额就高达100多亿元。
机会成本高,场租难降价
  客观地说,闲置剧场中也有愿意长期出租的,但场租高,会令人望而却步。根据剧场不同情况,一般1000个坐席的剧场全天场租六千元到三四万元不等。如果只租晚上的演出时段,也便宜不了多少。即使租得起,剧场通常不负责招揽客源,运营成本也由承租者承担。经营低票价周末相声俱乐部的李金斗曾抱怨:“凭什么要这么多的钱?”
场租诚重要,责任价更高
  北京现代舞团艺术总监张长城为寻找剧场伤透脑筋。历经周折,他最终整体承租了东城区方家胡同46号院,眼下正着力将这里打造成一个具有剧场及原创地综合功能的艺术中心。他认为:“发展文化产业,剧场有不可推卸的社会责任,一味提高房租的房东式经营思路,实际上是剧场忘记了自己在整个演出市场中的职责。
有心参与演出,无奈缺人缺经验 
  1989年,地质礼堂作为国务院机关后勤改革的试点,成为全国第一个向社会开放的中央部委礼堂。初期,礼堂主攻电影市场,但随着近年电影市场的迅猛发展,便向演出市场寻找突破口。但当机会纷纷找上门来的时候,礼堂负责人却有些茫然:“说实话,我们都不是干演出的,对这个领域特别陌生,不知怎么搞才好。”
公开招聘,专业的事请专业的人办
  “解决剧场经营人才缺乏的问题,可以通过公开招聘的方式。”北京这方面有足够的人才资源。京城某著名剧场便通过广纳贤才打开了局面。过去该剧场的工作人员都由主管单位安排, 而且大多是其他部门调整下来的富余人员。为抓住演出市场的大好机遇盘活剧场,他们一改以往只接受单位冗员的用人套路,转向社会招聘人才。
京城剧场指南

人艺小剧场

蜂巢剧场

东方先锋剧场

首都剧场

国家大剧院

保利剧院

海淀剧院

长安大戏院

国家话剧院小剧场

天桥剧场
更多剧场>>
 
需要勇于开拓的管理者
  闲置剧场面临的问题,那些在演出市场取得成功的剧场同样遇到过。所不同的,是后者通常拥有一个充满文化理想、敢于开拓进取的领导者以及团队。
  国家话剧院旗下的东方先锋剧场运营前两年始终赔钱,也一度遭到质疑:“守着东方广场这么好的地段,把整整一层楼拿来做剧场太可惜了。”经理傅维伯则认为:“将这个地方当作歌舞厅肯定更赚钱。但我们得明白,让剧场履行它的功能,是不能放弃的责任。”为了培育市场和人才,东方先锋剧场坚持每年腾出相当一部分档期,以低场租或免场租的形式扶持一些青年导演的作品。[详细]
 
掌握市场主动权离不开特色
  北京相当一部分闲置剧场,是800座以下,甚至500座以下的中小型剧场,舞台的高度和进深有局限。但业内人士认为,目前演出市场产品丰富,对剧场有不同品位、不同档次的需求。恰恰是这些看似先天不足的剧场, 只要改造得更具特色,就能有所作为。
  8月15日,位于东城区方家胡同46号院的跨界艺术区落成。院子里两个分别为500座和200座的小剧场,是利用原有的企业小礼堂和锅炉房改造的。很多业内人士发觉,在众多千篇一律的剧场中,这里氛围独特,很符合当今观众的欣赏口味。
  另一个例子是崇文区阳平会馆戏楼,是只能容纳300多个座位的小剧场,舞台之小,使很多表演受到限制。但今年4月, 赵本山的刘老根大舞台北京旗舰店在此扎根,靠喜闻乐见的艺术表演形式带“火”了剧场。
  目前北京地区符合舞台技术要求较高的节目演出的剧场不过10家左右,他们认为那些基础条件较好,座位数在800人以上的中型剧场,如果改造时能在舞台技术方面更具超前性,不愁没有用武之地。[详细]
 
走“场制合一”
  作为演出产业链条上的重要一环,剧场正迎来历史性的转折期,只是一些管理者浑然不觉。
  北京市文化局局长降巩民认为,演出业的发展趋势将以剧场为核心。剧场利用自身资源参与演出市场,要实现效益最大化就应该生产剧目,由剧目催生剧目制的剧团,将艺术家的聘用变为项目签约制。可以说,守着剧场就等于守着金饭碗,哪还会闲置呢?这正日渐成为共识。[详细]